列禦寇(五)



1 魯哀公經不起儒派人士一再的遊說,決定聘請孔子為相。可是他心媮椄O有些疑慮,但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於是他請顏闔來討論這件人事案。

2 他對顏闔說:「我想任命孔子為相。你覺得這樣對國家目前經濟衰退,國力不彰的現象有幫助嗎?」

魯哀公問乎顏闔曰:「吾以仲尼為貞幹,國其有瘳乎?」

3 顏闔的回答倒很直接了當。他說:「不行!千萬使不得!孔子喜歡雕琢文飾,善於華麗的言辭,做事把握不住重點,老是在枝枝節節的問題打轉,對解決問題沒有幫助。

4他的那套東西都在矯飾壓抑人的本性,利用違背本性的行為來誇示其虛偽的本領,而不知道那是培養不誠實,遮掩人性的不當示範。人們的心靈受到矯飾行為的遮掩,人的精神及行為都會失真,這怎麼能治理好國家,教育好百姓呢?

曰:「殆哉圾乎仲尼﹗方且飾羽而畫,從事華辭,以支為旨,忍性以視民,而不知不信,受乎心,宰乎神,夫何足以上民!

5 你不要聽別人的推薦,你只要閉起眼睛來想想,他那套東西適合你的個性嗎?如果你都覺得有問題,那其他人必也有困難。所以怎麼能安心地讓他去照顧百姓呢?國家在他手堣@定會誤事的。

彼宜女與﹖予頤與﹖誤而可矣!

6總而言之,讓老百姓背棄真理,崇尚偽巧,絕對不是一個教育百姓的好辦法。為了替後世蒼生著想,我勸你還是打消這項任命案吧!按照他的那套理論,實在是很難將國家治理好的。」

今使民離實學偽,非所以視民也,為後世慮,不若休之。難治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