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禦寇(九)



1 宋大夫正考父,當第一次被認命為官時,他將頭低下來走路;當他獲提昇時,他的頭就低到了胸前;最後他被晉級到更高位子時,他整個人差不多是在地上爬行了。這時的正考父在街上都盡量沿著牆邊走,生怕礙著別人的路。

2 正考父採取這樣的態度,那麼百姓又有誰敢粗魯而傲慢呢?

正考父一命而傴,再命而僂,三命而俯,循牆而走,孰敢不軌!

3 有些官員就不同了。他們一旦坐上官位,就立刻擺起臭架子來。官稍微大一點就輕浮地想在馬車上跳舞。有一天,他們位居要津,就自己稱公,高傲的不得了。他們在謙遜的修養上不如正考父,離堯、舜以及許由等那就更遠了。

如而夫者,一命而呂鉅,再命而於車上舞,三命而名諸父。孰協唐許﹗

4 禪修三昧是在提昇自性之真。而自性之真是屬於大自然的道,是無私的。另外在三昧時的瑜伽功課是自性安排的。修行人的意識是位旁觀者,是不參與,也不許參與的。所以無上瑜伽的口訣是“空,不要有自己的動作, 童言無忌”。其要求就是要瑜伽行者不要自作聰明的去影響瑜伽的課程。如果不小心有這樣的念頭,也請自性不要理會,就當它是童言無忌吧!

5 瑜伽行者如此謹慎小心地提醒自己,就是怕三昧時意識竄出來以肉身之利益,個人的私慾為出發點,企圖影響自性去做個人私利的事或者自作聰明的去做些不必要,甚至有害的瑜伽動作,妨礙了自性安排的正常課程,使修行者誤入歧途。

6修行人如果沒有這種警惕,三昧中讓心胡思亂想,隨便出主意。那修行就會錯亂而壞了章法。嚴重者走火入魔,末蒙其利,先得其害,那就慘了。

賊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及其有睫也而內視,內視而敗矣!

7 我們一般說兇德有五大類,而關於心的兇德是最嚴重的。

凶德有五,中德為首。

8 什麼是心的兇德呢?我認為自滿,就是心之兇德。這種人他們自以為是,剛愎自用。自已做錯了,反而毀謗他人。

何謂中德?中德也者,有以自好也而訾其所不為者也。

9我們可以從人的長相、態度、行為中辨別出,他一生的命運,就像人身體中有五臟六腑一樣明確。

窮有八極,達有三必,形有六府。

10 一個生得美、有長長的鬍鬚、個子高高的、體格健壯、孔武有力、風度優雅、有勇氣、什麼都敢嘗試,有這八種特質的人,我們說他註定將過一個不平靜而多事的人生,具備這種特質愈多愈麻煩。

美、髯、長、大、壯、麗、勇、敢,八者俱過人也,因以是窮;

11 另外一種人保守、循規蹈矩、順從,在團體中老是屬於濫竽充數那類的人。這種人,我們認為他將有一個安寧、平靜、沉穩、安祥的人生。

緣循、偃仰、困畏不若人,三者俱通達。

12 智慧外露、勇武好動的人,必定招人怨嫉。

13 好施仁義,必遭人責難。

14 通達真性的人,必是豁達之人。

15 精通技巧的人,大都心地狹窄。

16 通達天命的人,必定順任自然。

17 精通命理的人,必定隨遇而安。

18 攻於心計的人,必定做繭自縛。

知慧外通,勇動多怨,仁義多責。達生之情者傀,達於知者肖;達大命者隨,達小命者遭。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