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三)



1 其他在社會上流行的學說尚有,主張不受風俗習慣的約束; 不讓對物質的慾望成為自己的負擔; 不要在眾人面前誇耀自己的優點; 不要表現的與眾不同,標新立異; 不要批評別人,同時期望天下太平,民生安樂,所有的人都得享天年等。

不累於俗,不飾於物,不苟於人,不忮於眾,願天下之安寧以活民命,人我之養,畢足而止,以此白心。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

2 宋鉼、尹文等人非常喜歡這樣的理想,他們稱自己為“華山之冠”,用來區分與其他學派的差異。這個學派的人,他們永遠為他人著想,他們說這種由內心而發的行為是「心之行」。

宋鈃、尹文聞其風而說之。作為華山之冠以自表,接萬物以別宥為始;語心之容,命之曰「心之行」。

3 這些人面露慈祥,平和待人,到處宣揚其理念,並認為這是唯一應該提倡的學說。當他們被侮辱時,從不反抗。他們反對戰爭,主張解散軍隊,讓戰爭在世上永遠消失。他們企圖說服官員及將軍接納其理想,雖然沒有人真正的聽從他們的勸告,他們也絕不放棄遊說。

以聏合歡,以調海內。請欲置之以為主。見侮不辱,救民之鬥,禁攻寢兵,救世之戰。以此周行天下,上說下教。雖天下不取,強聒而不舍者也。

4 這些人實在有些過分了。他們謙稱自己為弟子,稱別人為先生。他們會說:「我只要五升米就夠了,我怕別人會不夠吃,餓著了。我雖然餓,但是我更關懷世人之饑苦。」

故曰:上下見厭而強見也。雖然,其為人太多,其自為太少;曰:「請欲固置五升之飯足矣,先生恐不得飽,弟子雖飢,不忘天下。」

5 他們深信:「像我們這樣處處為天下人著想的人,天下人也必定不會讓我們活不下去。」。這些人他們的信念未必一定合乎道,但是他們確實是一群滿懷救世之心之人。他們的教訓是,一位君子不應批評別人; 不應成為物資的奴隸,為物所役; 不應做對社會無益的事; 他們明白的指出,攻擊他國是不對的,因此要求士兵們解甲歸田。對內的個人修養方面,他們主張清心寡慾。

日夜不休,曰:「我必得活哉!」圖傲乎救世之士哉!曰:「君子不為苛察,不以身假物。以為無益於天下者,明之不如已也。」以禁攻寢兵為外,以情欲寡淺為內。其小大精粗,其行適至是而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