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四)



1 其他比較有名的學術思想還有由彭蒙、田駢、慎到等為代表的學派。這個學派他們主張群而不黨,崇尚自然,大公無私,做一個絕對自由自在的人。在任何情況下,他們主張絕不要被任何事物拘束住。他們隨遇而安,無憂無慮; 從不自以為是,執意而為。

公而不黨,易而無私,決然無主,趣物而不兩,不顧於慮,不謀於知,於物無擇,與之俱往,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彭蒙、田駢、慎到聞其風而說之。

2 這個學派的中心思想是,萬物一體。你取任何一部份都會遺漏掉其他部分。他們說:「天能覆萬物,但不能載萬物;地能載萬物,可是不能覆萬物。」真正的道包含一切。可是這個道卻不能憑藉語言文字將之解釋清楚。

齊萬物以為首,曰:「天能覆之而不能載之,地能載之而不能覆之,大道能包之而不能辯之。」

3 他們瞭解不同的人、事、物都有其長處,可是也都有其侷限處; 為此,他們認為專修某項學問者,必然會缺乏對整體之認知。所以,教學是不能讓人領會真理的,只有修道才有可能。

知萬物皆有所可,有所不可,故曰:「選則不遍,教則不至,道則無遺者矣。」

4 因為這樣,慎到排斥知識以及自我意識。事物非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他不會主動去做。公平地對待所有的事是他的處世原則。慎到說:「一個人說他明白,其實他不見得真的明白;一個人得到一點小知識,那正是他離開真理,愈行愈遠的開始。」

5 這樣的信仰使得慎到這樣的人,滿不在乎,放蕩不拘,任性頑固,不負責任。他嘰笑世人對賢者的推崇。他完全不把聖人放在眼裡,任意毀謗; 面對問題時,慎到心無定見,見招拆招,但求存活。

6 他不未雨綢繆,事物過了也不計較。他不信計劃那一套準備工夫。事情不是迫到眉梢,他是不會採取行動的。他像旋風一樣在那兒打轉; 也像羽毛一樣在風中飄蕩; 更像磨刀石似的在那兒空轉。不過他這樣的行為,確實讓他避免了違規,減少了觸犯法律的機會。

是故慎到棄知去己,而緣不得已。泠汰於物,以為道理。曰:「知不知,將薄知而後鄰傷之者也。」謑髁無任,而笑天下之尚賢也;縱脫無行,而非天下之大聖;椎拍刓斷,與物宛轉;舍是與非,苟可以免。不師知慮,不知前後,魏然而已矣。推而後行,曳而後往,若飄風之還,若羽之旋,若磨石之隧,全而無非,動靜無過,未嘗有罪。

7 他認為,動物沒有理由,是不會無緣無故停下來想自己的事; 也不會費心去想自己將要作什麼事。動物永遠是隨遇而安,事情應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根本不須運籌帷握。因為秉持這樣的信念,慎到他終身都不曾遭人毀譽。

是何故?夫無知之物,無建己之患,無用知之累,動靜不離於理,是以終身無譽。

8 慎到的行為宗旨是,師法萬物,不謀而為。人們根本不須向聖人、智者學習,因為一塊泥土,實際上就已經包含了道的哲理。

故曰:「至於若無知之物而已,無用賢聖,夫塊不失道。」

9 世人評論慎到,認為他的道只適合死人,不適合活人。學他的道只會令人變得乖僻、怪異。

豪傑相與笑之曰:「慎到之道,非生人之行,而至死人之理,適得怪焉。」

10 田駢在彭蒙那兒學習。彭蒙的老師曾說:「古時候學道之人都在追求無毀無譽的境界。而這種境界莫測高深,實非語言、文字所能描述的。」

田駢亦然,學於彭蒙,得不教焉。彭蒙之師曰:「古之道人,至於莫之是、莫之非而已矣。其風窢然,惡可而言﹖」

11 在不得已的情況下,他們用負面列表的方式來形容道。可是真正的說,他們說的其實也不是道。他們認為對的,其實也不太對。總的說彭蒙、田駢、慎到等並不真的瞭解道,他們只是知些道的皮毛罷了。

常反人,不見觀,而不免於鯇斷。其所謂道非道,而所言之韙不免於非。彭蒙、田駢、慎到不知道。雖然,概乎皆嘗有聞者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