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六)



1 古代思想中莊子偏好而堆崇的議題包括: 自性、佛性、妙用、氣、靈等是無形的。什麼是生,什麼是死。人與宇宙是一體的嗎?人死後靈、神識將往何處?如何安身?萬物展現在人眼前,可是從它們身上卻完全找不到萬物根源的痕跡等等。

芴漠無形,變化無常,死與生與?天地并與?神明往與?芒乎何之?忽乎何適?萬物畢羅,莫足以歸。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莊周聞其風而悅之。

2 莊子用幽默詼諧的語言、文字毫無拘束地表達他對宇宙的看法。莊子認為這個宇宙是在一種渾沌的狀態下存在,用普通的描述方式是不足以表達其真實性的。因此,人們也無法經由單一的描述去瞭解宇宙。

以謬悠之說,荒唐之言,無端崖之辭,時恣縱而不儻,不以觭見之也。以天下為沈濁,不可與莊語。

3 莊子用卮言來做文體的主架構,引述權威者的言論來解釋真理,以寓言來充實內容。正如其他修得正果的聖賢一樣,莊子已達與天地精神交相往來的程度; 同時做為一位修行完備的人,他是謙遜而尊重他人的。

4 他深知,萬物在他面前都是極神聖而尊貴的; 萬物與之實為一體沒有彼此之分。 他站在高點看世俗的消長、變化,有如螞蟻在地上忙碌的為生活奔走,對他而言沒有什麼對錯之別。也因此他能在任何環境中安然自得,並與環境水乳交融,和藹相處。

以卮言為曼衍,以重言為真,以寓言為廣。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敖倪於萬物。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

5 雖然他的文章大都是長篇大論,似嫌囉嗦,但這也是不得已的一點兒小缺點。主要是因為,莊子腦袋裡洋溢著各種思維,一洩千里而不能自拔。

其書雖瑰瑋,而連犿無傷也。其辭雖參差,而諔詭可觀。彼其充實不可以已。

6 他的語調與眾不同,嚴肅中帶有些玩笑,可是大都可愛而有趣。形而上,他與造物者同遊四海; 形而下,他與那些參憚、悟道之士為友。

上與造物者游,而下與外死生無終始者為友。

7 莊子的思想體系深邃而廣闊。他文章的中心思想幾乎涵蓋萬象,無物不包。生命是變化莫測的,萬物實體是極不易掌握的,道運籌的準則是無窮無盡、深奧而不明的。所以,莊子的文章不容易懂,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其於本也,弘大而辟,深閎而肆﹔其於宗也,可謂稠適而上遂矣。雖然,其應於化而解於物也,其理不竭,其來不蛻,芒乎昧乎,未之盡者。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