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七)



1惠施的知識包羅萬象,他的著作也極可觀。可是他的思想很怪異,他對真理的瞭解也有許多疑點。

惠施多方,其書五車,其道舛駁,其言也不中。

2 在對物質世界的描繪上,他說:「真正大的東西是沒有範圍的,我們稱之謂大一;真正細微、渺小的東西是空無一物的,我們稱之謂小一。

厤物之意,曰:「至大無外,謂之大一﹔至小無內,謂之小一。

3 如果將一件東西壓薄到沒有厚度,那麼在它上面是不可能存積任何東西的,而此物件,理論上可以展延千里之廣。站在宇宙的角度看,天實與地同高,山實與湖平行。當日正當中時,太陽已經開始西斜。當物出生的那一刻,它就開始走向死亡。

無厚,不可積也,其大千里。天與地卑,山與澤平。日方中方睨,物方生方死。

4 同一科屬的東西,它們之間有小的不同,或說大體上相似;不同科屬的東西,它們看起來完全不同,可是仔細研究,卻又有許多相似之處,這就是所謂小同異及大同異的區別。

大同而與小同異,此之謂‘小同異’﹔萬物畢同畢異,此之謂‘大同異’。

5 手指南方其距離似乎是無限遠,然而,實際上它是有一定限度的; 比如站在地球上往南方走,有一天你會回到原地。出發點到原地之間,雖然包括了地球一圈的距離,可是它終究是有限的。」

南方無窮而有窮。

6 惠施又說:「某人今天出發到越的地方,可是他卻昨天到達了; 時間變成倒退了。連在一起的鐵環,可以解開。」

今日適越而昔來。連環可解也。

7 惠施說:「我知道天的中心是在,燕的北方與越的南方,聯一條線的上方。

我知天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

8 我們應該泛愛萬物,因為天地宇宙是一體的,都是出自同一個源頭。」

泛愛萬物,天地一體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