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十一)



1 孩子的未來永遠是父母心中亟思破解的迷。

蘇東坡有詩云:

「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

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2 陶淵明對自己幾個不太成材的孩子,感到萬般無奈,他說:「天意苟如此,且進杯中物。」

3 楚國子綦有八個孩子,個個看起來聰明伶俐。子綦這個做父親的,也不例外的很想知道,在這八個孩子當中,究竟是哪個將來的表現最為出眾。

4 有一天,他請了有名的鐵嘴相士九方歅到家堥茯偃o八個孩子看面相。子綦對九方歅說:「請你告訴我,這八個孩子中,哪一個孩子的命最好,最吉祥?」

子綦有八子,陳諸前,召九方歅曰:「為我相吾子,孰為祥?」

5 九方歅仔細地端詳了八個孩子的相貌後,他對子綦說:「捆的命最好。」

九方歅曰:「梱也為祥。」

6子綦對九方歅的推測感到很滿意,因為平時自己就已經注意到這孩子,聰明乖巧,與眾不同,非常討人喜歡。

7 子綦笑著說:「依你看,為什麼是捆的命最好呢?」

子綦瞿然喜曰:「奚若?」

8九方歅說:「捆命中註定將食國君之祿,終身不變。」

曰:「梱也將與國君同食以終其身。」

9 子綦聽後,笑容竟突然收起,並憂心忡忡地流下了眼淚。他語帶哽咽地說:「我可憐的孩子,為什麼他的命竟然是如此悲慘呢?」

子綦索然出涕曰:「吾子何為以至於是極也?」

10這回輪到九方歅犯糊塗了。他不解地問:「食國君之祿是好事,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家埵酗H與國君親近,是三族都沾光的事,做父母的同享榮華富貴,這不是很好嗎?你為什麼反而哭起來了。唉!你這樣的反應是抵禦福氣、是不吉祥之舉。我推測你孩子沒問題,反倒是你這個做父親的,可能會因此事,帶來不祥的命運安排。」

九方歅曰:「夫與國君同食,澤及三族,而況父母乎!今夫子聞之而泣,是禦福也。子則祥矣,父則不祥。」

11 子綦搖了搖頭,他對九方歅說:「歅兄啊!你有所不知。食國君之祿哪裡算是吉祥,也不過是收入好些,平時多些酒肉罷了。酒肉只能滿足口腹之欲,對人的自性、佛性、氣、拙火、妙用等根本沒有絲毫的益處; 更何況為官食祿,也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

子綦曰:「歅,汝何足以識之。而梱祥邪?盡於酒肉,入於鼻口矣,而何足以知其所自來?

12 我的孩子,他為什麼會去當差為官呢?這好比,我從來沒有養過羊,而屋角卻跑出小羊來;我不喜好打獵,而走廊堳o飛出獵鷹來,這不是很奇怪的事嗎?

吾未嘗為牧而牂生於奧,未嘗好田而鶉生於宎,若勿怪,何邪?

13 歅兄,平日我與孩子們悠遊於天地之間,我們享受上天所賜給我們的歡樂; 登高山,游四海,享明月清風,好不快樂。田地埵酗偵礡A我們就吃什麼,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好,從不追求錦衣玉食; 我們不做事業,不求世榮。不懷念,不預謀; 不嘩眾取寵。我們的所做所為,皆完全依賴自性、以及德的引導。

14我們這樣出凡入聖的生活,怎麼會突然掉入官祿的結局呢? 這不是太奇怪了嗎?凡是不正常的結果,必定會伴生不正常的際遇。唉!如果命運非要如此安排,那麼,這也不是我父子二人的責任了。我擔心這不正常的際遇,會為我們惹來不正常的後果,所以才悲傷地哭了。」

吾所與吾子游者,游於天地。吾與之邀樂於天,吾與之邀食於地。吾不與之為事,不與之為謀,不與之為怪;吾與之乘天地之誠,而不以物與之相攖,吾與之一委蛇而不與之為事所宜,今也然,有世俗之償焉!凡有怪徵者,必有怪行,殆乎!非我與吾子之罪,幾天與之也!吾是以泣也。」

15 沒過多久,子綦派遣捆到燕國去辦事,在途中不幸被奴隸販子擄獲。奴隸販子怕他逃跑,因此將他的腳筋割斷,然後賣到齊國去。齊渠公買下他充當門房。捆終身擔任此職,也準確的應驗了九方歅『食國君之祿』的預言。

無幾何而使梱之於燕,盜得之於道,全而鬻之則難,不若刖之則易。於是刖而鬻之於齊,適當渠公之街,然身食肉而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