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十三)



1這世上有各種不同的可憐蟲。其中有一類人,他們一聽到老師的教誨,就高興得不得了,以為已經獲知了真理。殊不知,在這浩瀚的宇宙之中,有一段時間基本上是空無一物的。他們聽聞的道理,在那段時間堮琤輕N不存在。既然不是能貫穿所有時空的道理,自然的也就談不上是什麼永恆不變的真理了。

有暖姝者,有濡需者,有卷婁者。所謂暖姝者,學一先生之言,則暖暖姝姝而私自說也,自以為足矣,而未知未始有物也。是以謂暖姝者也。

2 另有一類人,他們安於現況,就像豬身上的跳虱一樣; 跳虱棲身于豬的鬃毛之間,自認為在此食宿無慮、冬暖夏涼,又沒有天敵侵擾,簡直有如置身於皇宮一般。殊不知,有一天,廚子生一把火,將豬在烈火下燒烤,結果跳虱就成了全豬大餐的陪葬品了。

3 如這類安於現況者,他們實際上是生活在自己所選擇的有限空間之內而不自覺。

濡需者,豕虱是也,擇疏鬣自以為廣宮大囿。奎蹄曲隈,乳間股腳,自以為安室利處。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布草操煙火,而己與豕俱焦也。此以域進,此以域退,此其所謂濡需者也。

4 至於另一類人,他們有些像舜。羊肉沒有請螞蟻來吃,螞蟻是因為羊肉的羶味,循線而致的。舜被大家請出來做事,是因為他出眾的才華,吸引了無數百姓的擁戴。舜曾遷居三次想找個寧靜的地方過退休生活,然而,當他搬到鄧這個地方時,仍有萬人緊隨而至,想甩都甩不掉。

5 堯在得知舜的才華之後,下令他治理一塊荒地。堯說,希望跟隨舜的百性,能因他的領導而受益。那時候,舜實際上已經是耄耋之年; 聽力不行,眼睛也看不清楚。可是就因為他的管理能力出眾,百姓一直不肯讓他回家去含飴弄孫。像舜這類的人,我們稱他是駝背族。

卷婁者,舜也。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膻也。舜有膻行,百姓悅之,故三徙成都,至鄧之虛而十有萬家。堯聞舜之賢,舉之童土之地,曰:「冀得其來之澤。」舜舉乎童土之地,年齒長矣,聰明衰矣,而不得休歸,所謂卷婁者也。

6 所以修行完備的人大多不喜歡身邊有一大群信眾,整天的跟著他。他認為置身於群眾之中,是件不吉祥的事; 更何況,身邊一旦有一大堆人包圍著,修行的功課就很難再進行下去了。

是以神人惡眾至,眾至則不比,不比則不利也。

7 修行完備的人他擁抱著自己的德,與人一團和氣地生活及交往,他並不刻意排斥人,但是嚴格地說,他並沒有什麼深交的朋友,我們稱這種人為『真人』。

故無所甚親,無所甚疏,抱德煬和,以順天下,此謂真人。

8 真人是隨遇而安的,在任何環境中他都能適應。如果他是一隻螞蟻,他就拋棄個人的想法與意識,完全按照分工的責任,去做一名稱職的螞蟻;

9如果他是一條魚,他就會獨立自主、悠悠閑閑地在大海之中遨遊,絕不會刻意去尋求一位夥伴,在岸上互吐唾沫,依靠彼此的口水來維持生命;

10 如果是做為一隻羊,他就會置身於羊群中,跟大家一起擇水草而行,既不超前,也不會落單。

11 螞蟻、魚、及羊,牠們都是老老實實,完完全全的接受德的導引生活; 很少有像人類一般,利用個人的意志,弄出一大堆夢想、企圖、野心,並且運用謀略、計劃去加以實踐,結果反而為自己帶來了無窮無盡的痛苦與煩惱。

于蟻棄知,于魚得計,於羊棄意。

12 真人的眼光、耳朵、以及心思等都是極其單純的。因此,無論是看見什麼、聽見什麼、或感應到什麼,他就必然的相信什麼。他不會拐彎抹角,加油添醋地渲染; 更不會城府甚深地考慮個人利害,以此去曲解事實。他也不會因背景、立場、時間的不同,而特地作各種不同的詮釋。能夠達到這個境界,則順境固然可以活,逆境也能輕鬆應付,至此人生也就幸福、平順而少災禍矣!

以目視目,以耳聽耳,以心複心。

13故此,總的來說,修行完備的人是以德來引導生活,而不是以個人的思想意識來引導生活的。

14在修行完備的人眼堙A德是構築我們人類生命最重要的條件; 得之而生,失之而死。然而不幸的是,德在注入人體以後,我們人類之中的絕大多數,卻完全忽略了祂的存在,因而放著這樣一位傑出的智者不用,卻反而別出心裁地發展出科技、學問、以及經驗等來主導自己的生活,結果弄得天下大亂;

15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德在我們身上都是形同虛設,唯有當這個肉身回歸塵土,與德分家後,德才得以重獲自由。

若然者,其平也繩,其變也循。古之真人!以天待人,不以人入天。古之真人,得之也生,失之也死;得之也死,失之也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