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三)



1 黃帝率領了七位隨從,浩浩蕩蕩的前往具茨山,以求謁見大隗先生。

2 黃帝的馬車由方明駕馭,坐在方明左右兩邊的是昌及寓兩位將軍; 馬前有張若及謵朋兩位勇士做前導,為馬車開路,後面則由昆閽及滑稽兩名武士殿後。

3 這一天,黃帝的車隊在襄城城外迷了路,七位陪同前來的隨從,沒有一位知道接下來的路應該怎麼走。大夥正在犯愁,這時,前面忽然悠悠的走來一名牧馬的童子,張若及謵朋兩人見了,趕忙趨前問路。

黃帝將見大隗乎具茨之山,方明為御,昌寓驂乘,張若謵朋前馬,昆閽滑稽後車;至於襄城之野,七聖皆迷,無所問塗。

4 張若對牧童說:「請問,你知道去具茨山的路嗎?」

適遇牧馬童子,問塗焉,曰:「若知具茨之山乎?」

5 牧童回說:「知道。」

6 張若又問:「那你知不知道,大隗先生的住所在哪兒嗎?」

曰:「然。」「若知大隗之所存乎?」

7 牧童又回答說:「知道。」

曰:「然。」

8 黃帝在旁聽了,深感好奇。因為,知道具茨山的入口或許不難,可是知道大隗先生的住處,卻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大隗先生是有名的修行人,他居無定所,來去無蹤,在這麼一大片廣闊的山區堙A能夠知道大隗先生住處者肯定也非凡人。

黃帝曰:「異哉小童!非徒知具茨之山,又知大隗之所存。

9 這次黃帝勞師動眾的出訪,目的無非是想找位高人,向他請教一些治國之方。這位牧童老弟看來頗不簡單,也許從他這堙A就能夠獲得一些珍貴的建言也說不定。

請問為天下。」

10 想到此處,黃帝立即下車,親自走到牧童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個禮,態度謙和地對這位牧童說明自己此行的目的,並請益治國之道。牧童並沒有因皇帝的威儀而被震懾住,只見他氣定神閑的說:「治理國家有那麼難嗎?也不過就是管理幾個人,和幾個部落罷了。

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若此而已矣,又奚事焉!

11 我年幼的時候曾經獨自一人到處流浪,身體一直都不怎麼好。直到有一回,我遇到一位修行完備的長者,他告訴我,我只須待在襄城之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少碰世俗的事,過著簡單樸素的生活,讓心情回歸沉穩,安寧,祥和的狀態,那麼,身體自然會恢復健康。我一直遵照著他老人家的指示生活,幾年下來,身體真的好了。非但如此,我的氣、自性、佛性、拙火、妙用等也都得到充份的伸展。就在今天,當我在三昧狀態時,便已經能夠神遊太虛,成為了一名修行完備之人了。

予少而自遊於六合之內,予適有瞀病,有長者教予曰:『若乘日之車而遊於襄城之野。』今予病少痊,予又且復遊於六合之外。

12 我想,治理國家就跟治我身上的毛病一樣,只要遵行自然之道就行了,並不需要什麼特別的政策吧!」

夫為天下,亦若此而已。予又奚事焉!」

13 黃帝心想,今天總算讓我遇見了一位修行完備的異人,我一定要把握機會,將治國之道問個明白。黃帝說:「當然在治理國家這檔事上,您是沒有任何責任的,不過,現在我確是非常誠心地在向您請教,如何才算是正確的治國之道,一旦我弄明白了,我也就不枉此行了。」

黃帝曰:「夫為天下者,則誠非吾子之事,雖然,請問為天下。」

14 牧童聽了,沒有理會黃帝,轉身就想走。黃帝深怕失去這個討教的機會,他匆匆地走上前去,擋在牧童面前,拉著他的衣角,再三的懇求,希望牧童無論如何都要交待幾句。牧童實在拗不過黃帝的一再請求,終於,他開口了。

小童辭。黃帝又問。

15 他說:「其實,治理國家跟牧馬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只要心中時常想著,應如何將對馬兒不利的因素排除掉,那麼,馬兒自然就會養好了。我能說的就是這些,你就比照辦理吧!」黃帝聞言如雷貫耳,佩服不已,不由得對牧童深深地鞠了一個躬。

小童曰:「夫為天下者,亦奚以異乎牧馬者哉!亦去其害馬者而已矣!」

16 黃帝說:「您無疑就是我想要尋找的天師了,今天既然已經得到如此上乘的教誨,那麼,我又何須風塵僕僕的,再去尋找大槐先生呢? 我這就回去好好的秉承先生的忠告,努力奉行,並盡力推展也就是了。謝謝!謝謝您!再會!」說完,掉頭登上座駕,心滿意足的回京城去了。

黃帝再拜稽首,稱天師而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