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五)



1 惠子是莊子的朋友,他素以詭辯聞名於世。惠子總是喜歡將白的說成是黑的,凡是別人認為是對的,他聽了一定會盡想法子,將之強辯為非。莊子對惠子這種愛辯的個性,一向感到不以為然。

2 有一天,莊子對惠子說:「如果,在比賽射箭之前,我們不預先訂立一個公認的標靶,隨便任人亂射。以至於賽後,每一位射手都自稱自己已經射中了目標,都自稱是神射手,是另一位后羿; 這樣做,對嗎?我們可以稱他為神射手嗎?」

莊子曰:「射者非前期而中,謂之善射,天下皆羿也,可乎?」

3 惠子硬著頭皮說:「可以。」

惠子曰:「可。」

4 莊子又說:「如果這樣的辯證能夠成立,那天下的學者,人手各一把號,各自吹自己的調調; 也都宣稱其論調為真理,是正確的。那麼,是否普天之下的為政者與學者,也都可以算得上是聖人,是堯了呢?

莊子曰:「天下非有公是也,而各是其所是,天下皆堯也,可乎?」

5 惠子辯稱:「沒錯!站在他們自己的立場,他們的理論都是正確的。這是因為,真理是隨著時空背景的變化,而有所差異的。不同的時代、不同地域的執政者; 儘管他們的政策各異,其主張也都不盡相同,可是卻都適合他們當時當地的政情及輿論。因此,他們都可以被尊稱為聖人,都是與堯相當的好皇帝,因此都沒錯!」

惠子曰:「可。」

6 莊子抓住惠子自己所定下的結論,進一步攻擊其主張,莊子說:「那麼現今社會上,儒、墨、楊、秉,再加上你惠子,你們五派學者每天爭論不休,各以其是來指責別人的不是,這樣的現狀又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莊子曰:「然則儒墨楊秉四,與夫子為五,果孰是邪?

7 如果大家的論點都是對的,那又有什麼好爭辯的。而如果大家都是錯的話,那麼,誰又夠資格來指責別人的不是呢?

8 現在,讓我們換個角度來談。修行應該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看透生死,可以無為,乃至於無不為。至於在修行過程中所衍生出來的神通、特異功能等,我們就不要太在意; 更不可比較誰高,誰低,因為那不是我們修行的重點。更何況,每一個人在修行中所衍生出來的神通都不盡相同,因此,實在也無所謂高下優劣之分。

9 釋迦牟尼佛的五百大弟子,每人的神通都各不相同。比如:阿難記憶超強,舍利弗佛理深厚,耶那律天眼無遠弗屆,目楗連神足了得。

10 惠子,你認識的魯遽,他有一位弟子修得與風、水、火、地四大相應的神通。這位弟子有一天對魯遽說:『我已得道!我冬天能提升拙火不懼寒風,夏天能啟動涼風解除暑熱。』

或者若魯遽者邪?其弟子曰:『我得夫子之道矣,吾能冬爨鼎而夏造冰矣!』

11魯遽就告訴其弟子:『你這只是與四大,陰陽等 "相應" 的功夫,是修行途中所衍生的神通,不是終點,更不是我們修道者所應該努力的最終目標。』

魯遽曰:『是直以陽召陽,以陰召陰,非吾所謂道也,吾示子乎吾道。』

12 有關 "相應" 青山微風解釋的很好。他說: 『相應之義,英文叫做 harmonization 或 synchronization。以人體為一小宇宙而言,所有的器官機能,必須同步和諧才會健康正常。而微觀每一個器官,甚而每一個細胞也都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宇宙,也應同步和諧。若再更深入剖析,每一個細胞,其實都是千萬個原子分子電子所組合而成的。

電子是動態的,有振動即有頻率,有頻率則必求音頻和諧,節拍同步。所以說,人體是個巨大的帶電體,周身佈滿電子,振動不已。人在健康狀態,全身電子吸附力強,若生病體弱,電子必然流失。

而體內每一個器官,隨組成功能的不同,有著不同標準的振動頻率。當人體內,某一個振動頻率不和諧或失去同步時,代表著那個器官病了。所以,未來的醫學界,將不再使用各類不同的生化藥物去治病。例如胃潰瘍,只要將胃的部份電子加強,調整到正常的頻率,胃病即不藥而癒。

人類的智慧,令人振奮,而我先賢之前早已有所領悟。這些領悟與科學的驗證結果不謀而合。這些所謂相應之義,亦就是先賢所謂 "琴心三迭舞胎仙"的道理。牠把人的精、氣、神等皆凝聚於一處,使其歸於一片安祥與和諧之中; 在三昧之境讓諸千萬電子於體內唱和,複又達到完整的混聲大合唱。又比如梵音、梵唱等,都藉由念經的音頻,向內求取身體內小宇宙的相應和諧,進而由內部小宇宙昇華而出; 向外,向整個大宇宙去尋求共鳴。以大悲咒為例; 其內文均為各佛菩薩的名號,亦代表著各種不同的頻率。大悲咒宏大的威力,就是在於唱頌這些不同的音頻,使其最終達到的相應效果。』

13 至於相應的功夫,我魯遽也會。我只須將兩隻瑟分別擺放在兩個不同的房間堙A當我將兩隻瑟弦調得相當時,當我在甲房彈瑟,另一個房間堛熒璊]會發出相同的聲音,這也就是所謂相應的現象。

於是為之調瑟,廢一於堂,廢一於室,鼓宮宮動,鼓角角動,音律同矣。

14 如果我將一隻瑟的弦調得高一些或低一些,由C調升至E或由B調降為F調,那麼,那兩隻瑟所發出的音律就會大不相同了。

15 如果我們用彈鋼琴來做比喻,同樣的多、來、米、發、索,C調與E調的彈奏方式完全不同,調子的高低音也不一樣,可是多、來、米、發、索等音卻依然保持不變。」

夫或改調一弦,於五音無當也,鼓之,二十五弦皆動,未始異於聲,而音之君已。且若是者邪?」

16 惠子對莊子的比喻倒是有些領悟。他說:「照你的說法,儒、墨、楊、秉等人各以自己的論點來指責我理念的不是,不論他們說得如何振振有詞、慷慨激昂; 其實對我言,都是無關緊要,也不能就此而證明我的不對。

惠子曰︰「今乎儒墨楊秉,且方與我以辯,相拂以辭,相鎮以聲,而未始吾非也,則奚若矣?」

17 莊子回答說:「你說得不錯,各家學說因其前題、立場、時空的不同而各有論據,也各有其盲點。可是,像你們這樣,一天到晚爭論不休是毫無意義的,非但沒有意義,而且還可能會產生後遺症。因為口角紛爭極會引發肢體衝突,免不了會為你帶來實質上的損害。

18 從前,齊國有位仁兄,他的孩子調皮不受管教,他以為易子而教,必能教好他的孩子; 因此,他特地將孩子送到宋國去,將他交給宋國的友人去代為管教。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心疼孩子,怕他吃不了苦。因此,又特別交待朋友,千萬別管得太緊,這就是齊人在管教孩子上的盲點。

19 當我們想保護一個時鐘時,我們會小心翼翼的用一塊布以及棉花等,將之包好以防撞擊。可是如果我們的孩子迷了路,而我們只在住家附近隨便找,而不到城外去仔細的找的話; 這樣的找法,當然效果不彰,這又是另一個盲點了。

莊子曰:「齊人蹢子於宋者,其命閽也不以完,其求鈃鐘也以束縛,其求唐子也而未始出域,有遺類矣!

20 有一位從楚國來的客人,他寄居在別人家中,本應帶有客人的樣子才是。可是這位仁兄,他卻對別人家的門房、僕人等都表現得很不禮貌,處處擺出一副身份特殊的模樣。你想,他在這個家會有可能住得愉快嗎?

21 又有一位仁兄,他乘船旅行,在夜闌人靜之時,竟然跑去跟船老大吵架,惹他生氣。難道說,他竟然不怕船老大,會乘夜深沒人注意,一把將他丟到江堨h 喂魚嗎?

22 惠子啊!你一天到晚的,跟人辯論不休,做了那麼多無謂的論爭,你已經樹敵太多了。難道,你就一點也不為自己的安全而設想嗎?」

夫楚人寄而謫閽者,夜半於無人之時而與舟人鬥,未始離於岑而足以造於怨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