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六)



1 有回,莊子出席一個葬禮。當送葬隊伍走到墓園,經過惠子的墳地時,莊子一時有感而發地對他的弟子們說了這麼一個故事:「從前,在湖南某地有一種風俗,人在祭典上,會使用石灰,在鼻端塗上一層薄如蠅翼的白圈。

莊子送葬,過惠子之墓,顧謂從者曰:「郢人堊慢其鼻端若蠅翼,使匠人斲之。

2 一般人在卸妝時都是用水將之洗淨。有位仁兄則不同,他是請他的一位石匠朋友,以斧頭為其卸妝。當石匠揮舞著斧頭欲將其鼻端的白圈砍掉時,這位仁兄站在那兒紋風不動,毫無懼色。而這位石匠砍切的功夫也果真了得,鼻端的白圈真的應聲而下,不留一絲痕跡。

匠石運斤成風,聽而斲之,盡堊而鼻不傷,郢人立不失容。

3 宋元君無意中聽到了這等新鮮事,覺得很好奇,於是就邀這位石匠到宮堥荂A請他也依樣畫葫蘆地,將自己鼻尖的白圈砍下來。石匠聽了搖了搖頭,說:「這種事情一定要有適當的對手配合才行,而我的對手已經去世很多年了,所以,雖然我的本事還在,但是這類的表演我是再也辦不到了。」

宋元君聞之,召匠石曰:『嘗試為寡人為之。』匠石曰:『臣則嘗能斲之。雖然,臣之質死久矣。』

4自從惠子去世之後,我莊子就再也找不到合適的對手討論議題了; 因此,像過去那樣高談闊論的情景,恐怕已成絕響。」

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