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無鬼(九)



1 南伯子綦在禪房打坐,從初禪開始、進入二禪、三禪、四禪; 再由此深入至空入處、識入處、無所有入處。到達此一頂點之後,又漸次倒退,重回初禪; 復由初禪再入二、三、四禪; 然後由此出定,完成了一回合的禪坐功課。

2此時他頭抬起,下巴向上,一股真氣自體內自然湧出,通身舒暢。及至他自坑上下來,守在門外的顏成子聽見了腳步聲,知道老師已經出定,立刻開門走入屋內。

南伯子綦隱几而坐,仰天而噓。

3顏成子練習禪坐也已經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了,可是始終無法練成如老師這樣高深的境界。顏成子想趁今天這個機會仔細的問問老師,其中的絕竅,究竟何如。

4顏成子說:「如果,我們對五蘊無常能夠有所認識,並且知道無常是苦; 故而心生厭、離、斷、滅的禪思層次,然後再經過不斷修煉,是否就可以達到身如枯枝,心如死灰的禪修最高境界呢?」

顏成子入見曰:「夫子,物之尤也,形固可使若槁骸,心固可使若死灰乎?」

5 南伯子綦正如所有禪師慣有的態度,他並沒有正面的回答顏成子的問題,而只說了如下的一個故事。

6 他說:「從前,當我在山中修行的時候,平日都謝絕訪客。齊國百姓因為好奇,一傳十,十傳百,弄得人人都想見見這個獨自呆在山洞中修行的怪老頭。然而,物以稀為貴,正因為鮮有人親眼見到過我,因此,想見我的人就變得更為殷切了。

7 有一回,我實在拗不過齊太公一再懇切的要求,只好破例接見他。事實上,我們倆也只不過隨便聊了一會兒。可是當齊人知道了以後,卻都認為,這是一項了不起的大事,大家為此,競相走告; 大臣們為了拍馬屁,也都爭相傳頌,惟恐不及的紛紛簇擁到齊太公府上,恭賀他獲得了這樣一個殊榮及祝福。

曰:「吾嘗居山穴之中矣。當是時也,田禾一睹我,而齊國之眾三賀之。

8 想想看,世間的名與利、權與勢以及虛榮等等,其實大都就是這麼一回事。齊太公獲得的所謂殊榮,說穿了,也只不過是源於我這個怪老頭在山洞中修行; 平日門禁森嚴,避不見客,從而造成物以稀為貴的假像所致。

我必先之,彼故知之;我必賣之,彼故鬻之。

9這些人都以能見我一面為榮,甚至還暗自期盼,能順便得到一些加持之類的祝福那將更好。因為我神秘的假像,才促成了這一次單純的會面,演變成特殊的榮耀。如果我不在山洞中修行,也不於無意中製造出那種神秘的氣氛; 齊人就不會營造出我神人的假像,這樣的話,什麼殊榮或祝福,也就不至於產生了。

若我而不有之,彼惡得而知之?

10 從這-次事件中,讓我深深的瞭解到,世人之追求名利,權勢,虛榮的可笑; 同時也讓我瞭解到,名利、權勢、虛榮等的架構,其實是非常薄弱而缺乏基礎的。然而,人們普遍上早已經忘記了自己主觀條件中的自性、佛性、氣、拙火、妙用等的真實、琱[及可靠性; 轉而熱衷於追求俗世無常之五蘊,對我來說,這些人是再愚蠢不過了。

若我而不賣之,彼惡得而鬻之?嗟乎!我悲人之自喪者,吾又悲夫悲人者。

11然而,仔細想想,自己又何曾完全忘掉名利,權勢以及虛榮; 對五蘊的束縛又何曾完全解除。對貪、瞋、癡、憂慮、困惑等又何曾完全斷絕。就這樣由世人而聯想到自己,又由自己而聯想到自己內心深處中那些丟不掉,放不開的種種束縳,如此一點一滴的予以清查,檢討; 一段時間下來,我就不知不覺地進入了禪修的最高境界了。」

吾又悲夫悲人之悲者,其後而日遠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