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一)



1 彭則陽到楚國去謀發展,一抵京城,便立即四處請人為他引薦楚王。

2 最初他找上夷節,請了幾頓飯,也送了不少禮。夷節拿人好處,自然就得為人辦事; 他確實曾在楚王面前提起過彭則陽,希望楚王能撥空與他見個面。可是楚王一直沒有反應,而夷節是一位機靈的政客,他見楚王興趣不高,自然也就不敢再提了。

則陽游於楚,夷節言之於王,王未之見。

3 彭則陽仍不死心,他又再找上王果,請王果代為引薦。他對王果說:「拜託您,能不能推薦一下,讓我有機會可以接近楚王。」

夷節歸。彭陽見王果曰:「夫子何不譚我於王?」

4 王果推辭著說:「這種引薦的工作我不如公閱休,你去找他,機會也許會比較高些。」

王果曰:「我不若公閱休。」

5 彭則陽好奇地問:「公閱休是何許人也? 我怎麼從沒聽過這號人物呢?」

彭陽曰:「公閱休奚為者邪?」

6 王果說:「他是一名隱士。冬天他在江堮溫冀陞矷A夏天則隱居深山,獨自修行。曾經有人問他:『你為什麼要過這樣的生活呢?』他總是回答說:『這奡N是我的家,住在自己的家中,又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曰:「冬則擉鱉於江,夏則休乎山樊。有過而問者,曰:『此予宅也。』

7 替你引薦到楚王那兒為官這件事,夷節尚且做不到; 憑我跟楚王的關係,又哪能有甚麼法子。 你也知道,楚王這個人,他形尊而嚴,不怒而威,你要是得罪了他,他非得把你整得死去活來,方肯罷休。故此,敢站在他跟前說話的人,必定是些花言巧語,奸猾欺詐,以及阿諛奉承之輩; 要不然就是另一類完全正派,剛正不阿的人。在楚王那兒,只有這兩種人才有存活的空間,也才有影響力。

夫夷節已不能,而況我乎!吾又不若夷節。夫楚王之為人也,形尊而嚴。其於罪也,無赦如虎。

8 你先前找的夷節,他是屬於前者。這傢伙無德但聰明絕頂,世俗的道德標準他都棄之如蔽履。為了討好楚王,他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的迎合楚王,並以此來博取他的歡心。因此,他在楚王那兒特別吃得開,享盡了榮華富貴。他這個人對楚王的修德毫無幫助; 可是在助紂為虐方面,卻是一把好手。

夫夷節之為人也,無德而有知,不自許,以之神其交,固,顛冥乎富貴之地。非相助以德,相助消也。

9 有這樣的人在身邊,當楚王為非作歹,行為不端時,心堛爾o惡感就會少些。這就像冬天天寒地凍的時候,懷念著春天溫暖的太陽;而當夏天熱浪襲人時,幻想著冬天冷冽的風,以此來稍減酷熱的侵擾。

夫凍者假衣於春,暍者反冬乎冷風。

10 另一類能說服楚王的人,就是如公閱休這類公正不阿的剛正之士。他們一無所求, 功名富貴不足以束縛他,威脅利誘也不足以迷惑他。尤有進者,他們能使家人忘記貧窮的痛苦,使顯達如楚王者忘記其威嚴,除卻其臭架子。達官貴人在他們面前變得溫順謙卑,聽得進他們的諫言。像公閱休這樣修行完備之人,他們可以一言不發,而使他周圍的人一團和氣,凡是跟他們相處的人,在他潛移默化下都能改過遷善。 君臣、父子、兄弟、夫婦等各守其位,各得其所。

非夫佞人正德,其孰能橈焉﹗故聖人,其窮也,使家人忘其貧;其達也,使王公忘爵祿而化卑。其於物也,與之為娛矣;其於人也,樂物之通而保己焉。故或不言而飲人以和,與人並立而使人化,父子之宜。彼其乎歸。

11 施政者獲得這類人士的相助輔佐,則民眾能得休身養息; 國家也就不會窮兵黷武,整天鬧著改革,結果反而愈改愈糟。

12 與正德如公閱休者相比,我等凡夫俗子實在是相差太遠了。在楚王面前,只有佞人及正德者才有發言權。既然夷節不靈,那麼,你惟有找公閱休才行得通,找我是不行的。」

居,而一間其所施。其於人心者,若是其遠也。故曰『待公閱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