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十)



1 少之問於大公調:「什麼是丘里之言?」大公調回答說:「丘里是指一群不同姓氏、不同家族的人; 他們保持著相同的風俗習慣,共同生活在一個固定的社區之內。

2 綜合的來看,他們是一個社區; 只有將他們分開來看時,你才發現,其實他們是源自於不同的家族,並且擁有不同的姓氏。

少知問於大公調曰:「何謂丘里之言?」大公調曰:「丘里者,合十姓百名而以為風俗也,合異以為同,散同以為異。

3一匹我們稱之謂 “馬”的動物,牠是由不同的許多部分組合而成的。假如你分別攝取馬的某些不同的部分,那麼,你將無法獲得一匹完整的馬。

今指馬之百體而不得馬,而馬係於前者,立其百體而謂之馬也。

4小泥丘累積在一起,從而形成了一座大山; 小溪匯流而成江河; 一個偉大的人,他聚合大眾而成為一個團體。一個小單位它遵守周遭環境的共同標準,以作為它的行為準則,這樣就能形成一座大山,一條江河,一個團體。

是故丘山積卑而為高,江河合水而為大,大人合并而為公。是以自外入者,有主而不執;由中出者,有正而不距。

5 四季氣溫不同,這是自然統一調度、特別安排的結果。不同的季節輪流更替,形成一個年的週期。

6 中央政府,包括了許多單位; 各單位有其不同的職責,文武百官各有所司。他們由國家領導統一指揮。如果他們能夠通力合作,不各自為政,不存私心的話,則中央政府的政策,必能順利執行,貫徹到底。

7萬物由許多不同的器官、組織組合而成。道無相地隱藏其中,不存私心地統一調度,絕不偏袒某個器官、組織。正因為道是無相的,所以我們很難給祂一個明確的名稱。

四時殊氣,天不賜,故歲成;五官殊職,君不私,故國治;文武大人不賜,故德備;萬物殊理,道不私,故無名。

8 無私,是作為一個領導中心的必備條件。一旦有相就難免存有自我,有了自我之心,就很難成為一個照顧大局的領導者; 團體的內聚力就不夠堅固,群體也就容易崩散了。

9 由於道本身是無相的,所以祂沒有專屬於自己的動作,自己的需求; 因而成為了無私的主宰。

無名故無為,無為而無不為。

10 也因祂的無私,祂的命令才得以貫徹。凡是祂想要做的事,就由各器官、各組織共同去完成。

11 當我們從時間的角度來觀看周遭環境,昨天、今天、明天; 天天不同。氣候不同,所發生的事情也各不相同; 遇到的人不同,每個時段的情緒也不一樣。世事是一直在變幻之中的,有些事情看起來是對我們有利的,我們就說自己幸運;有些事情對我們不利,我們就自歎倒楣。而事實上,無論是好運或歹運它們都是輪番而至的。

時有終始,世有變化。

12 有些好事初看時,似乎並不怎麼樣,甚至對自己還有些不利; 可是慢慢的發展之後,卻變的有利了。有些人偏偏不明白這樣的道理,只要一看苗頭不對,就大為緊張,而忘記了事情變化的可能性。他不曉得將時間拉長,其所產生的效應與結果,很可能會截然不同的。

13 有些人在看到前段的發展之後,就迫不及待,甚至大費周章地想用一己之力以求改變,結果,反而失去了甜美的成果。

14 在研究道時,我們可以參考沼澤地區的現象; 在沼澤區堙A各式各樣的植物爭奇鬥豔的生長著。我們也可以參考大山; 在山坡上,各種樹木與亂石並列。

15 這種無私包容之心,就是你想知道的丘里之言了。」

禍福淳淳,至有所拂者而有所宜,自殉殊面;有所正者有所差,比於大澤,百材皆度;觀於大山,木石同壇。此之謂丘里之言。」

16 「對於那些我們還搞不清楚、弄不明白、看不到、摸不著,只隱隱約約地感覺其存在的東西,我們可不可以籠統地將之歸納,而總稱之謂“道”呢?」少知問大公調。

少知曰:「然則謂之道,足乎?」

17 大公調回答說:「不行,這樣的界定未免太過含糊了。比如我們說天生萬物,可是我們知道大地的生物其總數是如此眾多,何止一萬。我們只是採用萬這個字來代表其眾多的事實,而實際上,它與萬這個數字根本就沒有甚麼必然地關係的。

大公調曰:「不然,今計物之數,不止於萬,而期曰萬物者,以數之多者號而讀之也。

18 天地所擁有的空間是無限大的; 陰陽的能量也是無窮無盡的。然而只有“道”祂所占有的空間,以及其所蘊藏的能量都是無與倫比的。

是故天地者,形之大者也;陰陽者,氣之大者也;道者為之公。

19道所涵蓋的一切實在是太廣泛了,我們無以名之而稱祂“大”。就像我們常說的“萬物” 一詞一樣,這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可是我們必須牢記在心的是,一旦冠名後,每當提及此名稱時,那原來埋藏於我們腦海堛漫T有的印象就會立刻浮現,並將此印象與該物相比較,無形中就將此物的範圍歸於僵化而變得狹小了。

20 所以,每當我們試圖想描述你所說的那些東西時,決不能簡單地以一個“道”字 來稱呼祂。

21我們也不能採用為狗及馬命名的方式來為道命名,因為我們一旦為之,我們所忽略的東西就太多了。」

因其大以號而讀之則可也,已有之矣,乃將得比哉!則若以斯辯,譬猶狗馬,其不及遠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