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十一)



1 放眼所及,各式各樣的生物到底是怎麼來的?

2 這樣的問題永遠是年輕學子初聞哲學時,腦海中難免都會升起的疑問。

3 少知也不例外。當他讀到生物學時,瞭解到人體是由為數眾多的原子,分子架構成各式各樣的器官,並由此組合而成人; 為此,人類本身無疑就是一個具體而微的小宇宙。

4 當他讀到天文學時,又瞭解到宇宙之無比遼闊。天上的星星,除了太陽系的幾個行星外,每一顆幾乎都代表著一個銀河系。而從衛星傳回來的照片中,他發現了成千上萬的銀河系,各具特色的呈現天際。

5 人類居住的地球是太陽系中的一員,而太陽系是銀河系的一份子,位居在銀河下方邊緣的角落。而這個銀河系,卻只是天上眾多銀河系之一。

6在這個忽而極大,忽而極小的觀念; 如少知者,很快就迷糊了。

7 少知回過神來,想問一個範疇較明確的問題。他說:「萬物是怎麼生出來的?」

少知曰:「四方之內,六合之裡,萬物之所生惡起?」

8 大公調回答說:「陰陽兩股力量相互影響,互為牽制; 四季輪替,一季接著一季的來到世間。在這些變化當中,生物產生了喜愛與不喜愛; 選擇這個,不要那個; 偏好這樣的,嫌棄那樣的。因之,演化的戲碼於焉形成。

大公調曰:「陰陽相照相蓋相治,四時相代相生相殺。

9 雄與雌交配,物種因而得以延續繁殖。平和與紊亂交互發生,生物從中得到培養生機以及突變的可能空間。

欲惡去就於是橋起,雌雄片合於是庸有。

10 平和時,生物充分繁殖後代,壯大自己。

11 而當局勢改變,環境對牠不利時,牠就退下,讓某些合適的變種有冒出來繁殖後代的空間。而這種現象正是生物演化的重要途徑。

12 萬物中有的性質傾向於靜止,有的則傾向於移動; 如是,大自然的運作才得以持續開展。

13車輪一定要走在有摩擦力的路面上,這樣車子才能行動。若車輪落入泥漿沙坑之中,那就動彈不得矣。

14 在原子,分子聚聚散散之中,生物有了生老病死的變化。那些活力十足,欣欣向榮的就多聚些日子。至於那些活力不足,有氣沒力,逐漸衰退者,那就散開或默默凋零,然後再尋找機會重新聚合,以成為新的,具有活力的新生命。

15 在原子和分子聚散的變化中,世界呈現出一片花團錦簇,百鳥爭鳴,萬物欣欣向榮的景象。

16 上面是我們針對物質世界運作原則之粗略討論。

安危相易,禍福相生,緩急相摩,聚散以成。此名實之可紀,精微之可志也。隨序之相理,橋運之相使,窮則反,終則始,此物之所有。

17 自然界一切變化的軌跡,都緣自一個最根本的原則。生物的生與死是互為因果的,當事物發展到一定極限時,它就會改變方向。當路走到尾端時,它就會柳暗花明又出現新的景象。

18 上述種種現象,在物質世界堻ㄛO屢見不鮮的,我們可以輕易的從現實中取得佐證。

19 然而我們人類的認知,也只能在物質世界中打轉,超出物質世界的範疇,就不是我們人類所能理解的了。

20 因此,當我們研究道時,我們只能在這個範圍內用功。我們不能追朔道的起源,更無法探究道的最終流向。

21只要一碰觸道的始與終,我們的討論就嘎然而止,再也無法談下去了。」

22 太公調說:「所以,在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應該從兩個不同的角度來著手。一個是物質的角度,一個是道的角度。

23從物質的角度,我們可以根據物理、化學、生物等科學的方法去探討。它的範圍是在物質世界,一超出物質界,就不能講述了。

24 可是萬物卻絕不只有物質而已。這就像我們用上萬個零件組合而成一部汽車,可是,如果無人駕駛,它充其量也不過是一堆廢鐵而已。所以,駕駛操作完全是另外一個課題,而這也就關係到道的層面了。

25所以真正有學問的人,他們是物質及道兩方面都極為關注的。」

言之所盡,知之所至,極物而已。睹道之人,不隨其所廢,不原其所起,此議之所止。」

26 少知說:「我讀季真及接子兩位先生的著作,知道季真認為,這世上沒有上帝,沒有許多宗教家認知的造物者。萬物都是因緣聚合而成,因為太陽供應能量,造成原子及分子在活躍的運動中,偶然地聚合而產生了甲烷、乙烷、氧、二氧化碳等基本生物成份。最後逐步演化而成生物。季真也認為,是時間及機遇造就了萬物。

27 接子則認為這世上有造物者。萬物是造物者一手造成的。老師,依您看,這兩派的學說究竟哪一家比較合理可信?」

少知曰:「季真之莫為,接子之或使。二家之議,孰正於其情,孰遍於其理?」

28太公調說:「雞會叫,狗會吠,這是三歲小孩都知道的事; 可是如果我們追根究底,想知道為什麼雞會這樣叫,而狗又那樣吠?為什麼雞狗不說話?像這樣的問題,就是再有學問的博士也答不出來。

大公調曰:「雞鳴狗吠,是人之所知;雖有大知,不能以言讀其所自化,又不能以意其所將為。

29 至於對眾生奔馳如野馬的思維、欲望、企圖等就更難預測瞭解了。所以如果我們只針對萬物的結構成份,所謂物質的部份思考分析,不論你研究的多徹底,詳細如季真的“莫為”,接子的“或使”,都是弄不出一個所以然來的。

斯而析之,精至於無倫,大至於不可圍。或之使,莫之為,未免於物而終以為過。

30 完全圍繞著物質部份討論,我們是可以得到一些結論,甚至於創造出一些學說。在這部份堙A也有足夠的空間讓我們思考。可是,一旦說多了,研究深了,我們就會發現許多盲點,而這些盲點,讓我們從此再也無法研究及推理下去了,結果,還是沒有答案;

或使則實,莫為則虛。有名有實,是物之居;無名無實,在物之虛。可言可意,言而愈疏。

31 比如生之前的部分,我們無從知道。死了以後的情形,我們的瞭解也非常有限。

32 人生在世不過短短的數十年,比起宇宙浩瀚無涯的生命,人生實在是太短促了。超出了這個短暫的生與死的距離外的一切,就不是我們所可以捕捉及瞭解的了。

33 季真與接子的理論都是針對這種無法探知的部份,提出他們的推論與假設,其立論的基礎,都是極其薄弱而經不起驗證的。

34 相反的,我們追求道的真諦時,一切卻完全改觀了。我們深信,道貫穿古往今來無窮無盡的時空,始終如一。凡在此時空的一切事事物物,包括眾生以及其構成的物質都跑不出祂所管轄的範圍。換句話說,瞭解道的同時,對死生等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未生不可忌,已死不可徂。死生非遠也,理不可睹。或之使,莫之為,疑之所假。

35 不過道是不能運用語言及文字來加以清楚地描述的。祂必須經由禪修,讓自性、佛性、氣、挫火、妙用等升起,讓大智慧在你體內蘇醒,如此,你才能徹底地瞭解道。季真及接子的理論,都是藉由文字與語言來描述,所以必定有其局限性。更何況,其觀察的範圍,只集中在生的這一小段時空堙A那是不夠的。

36 平常我們一直說 "道" 這個字,其實我們連這個字都應該忘記。我們之所以用 "道" 這個字來形容,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因為假如不這麼說,不這麼寫的話,那就,未免顯得太虛無飄渺了,對一般人來說,就更是難以理解了。

37 然而,我要說,萬一有一天你真正瞭解 "道"之後,這個 "道" 字,你也要將之拋棄才好。對於語言文字,我們要格外小心。對於一個得道的人,他隨便講些什麼都是道理十足; 修行不夠,只是知些雞毛蒜皮的人,他們就是長篇大論,整天講個不完,也都是偏執一方的謬論,它們是完全不足為觀的。

38 因此,對季真及接子二人的論調,你聽聽既可,不必太認真了!」

吾觀之本,其往無窮;吾求之末,其來無止。無窮無止,言之無也,與物同理;或使莫為,言之本也。與物終始。道不可有,有不可無。道之為名,所假而行。或使莫為,在物一曲,夫胡為於大方?言而足,則終日言而盡道;言而不足,則終日言而盡物。道物之極,言默不足以載;非言非默,議有所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