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三)



1人們之所以念舊,完全是出於天性。因此,故鄉的一草一木對他們來說,幾乎都充滿著美好與難忘的回憶。

舊國舊都,望之暢然。

2 兒時的家園,即便僅遺下殘垣斷壁,亦不會稍減人們對它的嚮往之情。因此,要是能築起高臺,登頂遠眺,一償思鄉之願,那真不知該有多好。

3照這麼說,我們對自己與生俱來的自性、佛性、氣、拙火、妙用等; 是否也應該懷有相同的嚮往與期盼之情,期望自性等能重回我們的懷抱,導引我們走這一趟無可預期的人生呢?

雖使丘陵草木之緡入之者十九,猶之暢然,況見見聞聞者也,以十仞之臺縣眾閒者也。

4 冉相氏是一位修行完備的人,他的處事風格是: 緊抓原則,隨遇而安。

5 就像鏡子理論中所要求的,我們心中有把尺,任何走入鏡子堛漱H、事、物等都以這把尺的標準完美而盡情的反應。

6 對事過境遷以及尚未出現於鏡內的一切,我們都不應在意; 永遠只與鏡中之人、事、物等緊密地打交道,盡己之力的令其完美。

7 鏡中的客觀條件無論再怎麼遷移,怎麼變化,我們都不干涉,不期盼,更不去思念。可以說,對客觀條件,我們是完全放任的。

8 可是,對於主觀方面的原則,我們卻緊握不放,不會輕易改變。

9 修行者深深瞭解到主觀條件的氣、自性、佛性、妙用等是唯一可以掌握,及持之以恆的。這也就是心中的那把尺了。

10 修行者也知道,客觀條件的萬事萬物,雖然千變萬化,種類繁多; 可是它們都具有佛性,都有道隱藏於其間; 根本上,這些萬物也都是屬於同一個源頭所衍生出來的物種。因此,嚴格地說,它們也是不分彼此的。

冉相氏得其環中以隨成,與物無終無始,無幾無時。日與物化者,一不化者也。

11 道、自性、佛性、氣、 妙用、 拙火等,我們是無法用意識清楚地窺其全貌的。因此,如果一個人想用他那點可憐的聰明才智,用他的意識,用心以去模仿自然的道,他是註定會失敗的。

12 這是因為,一旦你用心去做,就會有遺珠之憾。學得不完整,難免成了東施效顰,反而壞了大事。

13 日常生活的常規,矯枉過正,或揠苗助長都不會是好事。

闔嘗舍之!夫師天而不得師天,與物皆殉,其以為事也,若之何?

14 世尊就曾批評過一些刻意虐待自己的身體,同時喜歡模仿一些怪異動作,以為這樣就能得道,成仙,成佛的修行者; 世尊認為他們都是走錯了方向。

15 修行完備的人,在修煉時是完全隨氣而行,不著一絲意識痕跡的。就如練無上瑜伽時的口訣:“空,不要有自己的動作,童言無忌”,別聽意識的主張。能夠堅持這句口訣,完全隨氣而行的話,那麼,你修煉的路是絕對不會走岔的。

16一旦修行上了道,則日常生活等小事當然就更不會困擾你了。這也是修行人緊握道,緊握自性、佛性、氣、拙火、 妙用的原因。

夫聖人未始有天,未始有人,未始有始,未始有物,與世偕行而不替,所行之備而不洫,其合之也,若之何?

17湯為君時,曾拜伊尹為師。湯拋棄己見,完全以伊尹的主張為主張。結果天下大治。湯這個國君信任專家如伊尹者,我們修行人也應這樣,全面依靠自性,讓自性等引導我們走完修行之路。

湯得其司御門尹登恆為之傅之,從師而不囿;得其隨成。

18在修行這方面,我們的意識是君,可是自性才是伊尹,才是真正懂得修行之路的上師。佛經上的我與無我,我就是指自性,無我指的是肉身。我與無我各司其職,則人生之路、修行之路就能圓滿的達成。切忌官大識大,以為官做大了什麼都懂,一意孤行,那就壞了事矣!

為之司其名;之名嬴法,得其兩見。

19 現今國君有孔子這樣的人才來輔佐國政,應該是不壞的主意; 這總比掌政者萬事皆逞一己之私來得強些。

仲尼之盡慮,為之傅之。

20容成氏對自性,伊尹及孔子這類輔臣有著這樣的評語。他說:「沒有二十四小時構成的一天,就永遠沒有可能產生 “年’。沒有堣l,就沒有面子,也即等於沒了依附。人如果遺失了自性,不願意將自性給找回來的話,那麼,修行是永遠也上不了路的,人生之路也將因此而迷失了方向。」

容成氏曰:「除日無歲,無內無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