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六)



1 子牢學藝有成,決定到官場去發展。臨行,他到長梧去拜訪一位朋友,並向他辭行,同時也向他請教些為官之道。

2 他這位朋友的官階雖然不高,只是一名邊防部隊的軍士,可是卻一向受到子牢的敬重。

3 這位朋友對子牢說:「將來你有幸擠身政壇,就應該規勸為君者,在政策制定上一定要三思而後行,不可魯莽地認為船到橋頭自然直,做了再說。在政策制定上,須詳查民情,真正瞭解老百姓心媟Q的是什麼?最希望擁有什麼?還缺少什麼?有哪些問題需要政府出面為之解決等。政策必須在仔細規劃,各種配套措施都想清楚了再付諸實施。總之,一切依民意而行,切不可自作聰明的幫百姓出主意,或以領導民意的心態去執政。」

長梧封人問子牢曰:「君為政焉勿鹵莽,治民焉勿滅裂。

4 這位朋友繼續說:「我從前在家鄉種田,最初的收成並不好。主要的原因是我除草時粗心大意,拔的不夠徹底,結果產品良莠不齊,吃起來不好吃,也賣不到好的價錢。

昔予為禾,耕而鹵莽之,則其實亦鹵莽而報予;芸而滅裂之,其實亦滅裂而報予。

5後來我細心檢討,改變工作態度; 耕耘時深耕細鋤,除草務盡。結果收成大幅改善,生活也因此而變得富裕了。」

予來年變齊,深其耕而熟耰之,其禾繁以滋,予終年厭飧。」

6 這番忠告輾轉傳到了莊子的耳中,他對弟子們說:「一般人在照顧自己的身與心兩方面也都犯有那位軍士所說的: 輕率及魯莽的毛病。他們違背自然,遠離自性,壓抑真情; 將自性、佛性、氣、拙火、妙用等本性遮掩,讓貪、瞋、癡、憂愁、困惑等主導個人的行為,最終在客觀條件諸多刺激之誘惑中,沉迷、造業而不能自拔。

莊子聞之曰:「今人之治其形,理其心,多有似封人之所謂,遁其天,離其性,減其情,亡其神,以眾為。

7 所以,假如我們對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六個與外界接觸的管道,不嚴加管制,注意過濾; 讓貪欲、瞋恚、疑法、悼悔、睡眠等五蓋遮掩自性,讓這些如雜草般的劣根性,以及客觀條件的諸多誘惑,在心中肆無忌憚地活動; 那麼,我們的痛苦、煩惱、與惡疾等也就無可避免的產生了。

8 一個人假如常被濃瘡、疥疸、內熱、遺精等毛病纏身,他的人生道路,肯定是辛苦萬分的了!」

故鹵莽其性者,欲惡之孽,為性,萑葦蒹葭,始萌以扶吾形,尋擢吾性;並潰漏發,不擇所出,漂疽疥癰,內熱溲膏是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