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八)



1蘧伯玉已經六十歲了。在過去這些年月中,他不斷地求進步,不斷地挑戰自己。因此,往往他認為對的事,後來發覺有問題,必須要做適當的修正。因為有這樣的經驗,所以,他對現今認為對的事,也變的不是那麼有把握,不知將來在發現新的事證後,今之是,是否可能變成了昨之非!

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未嘗不始於是之,而卒詘之以非也。

2 同理,今天認為不對的、不合理的,事過境遷,未來是不是又可能成為大家認同的公理? 誰也說不準。

未知今之所謂是之非五十九非也。

3 萬物都有生命,可是我們不知道祂們的來源。萬物都會死亡,可是我們也看不清生命是從那兒鑽出去的。

萬物有乎生而莫見其根,有乎出而莫見其門。

4人們對其擁有的知識,都極重視。可是追根究底地研究,這些知識都可能有問題。再說,他們的所謂知識,其範圍也是極其有限的。

5 我們似乎只有在知識後面,才能發現真知。

人皆尊其知之所知,而莫知恃其知之所不知而後知,可不謂大疑乎!已乎!已乎!且無所逃。

6這個問題是不是很嚴重呢?我們是否應該即刻解決這個疑惑呢?然而,它卻始終圍繞著我們,真正是剪不斷,理還亂。或許,這就是人類的宿命吧!

此則所謂然與,然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