則陽(九)



1 孔子在撰寫春秋一書時,對衛靈公這段歷史中的許多疑點,感到困惑不解。

2 為了解開這些疑惑,他專程去拜訪史博館,就這些疑點請教大弢、伯常騫及狶韋三位掌管歷史的官員。

3 孔子問:「衛靈公不算是一位好國君,他平時飲酒作樂、荒淫無度、疏於國政。無論是內政或外交,他都一無是處。可是他死後,歷史學家們卻尊稱他為靈公,這是否有些不顧事實,讓他浪得虛名呢?

4 我們說人類是萬物之靈。靈魂是我們最寶貝的部份,因此,祖先的牌位,我們稱之為靈位。然而,卑劣如衛靈公這一號人物,他又有什麼資格被稱為靈公呢?」

仲尼問於大史大弢、伯常騫、狶韋曰:「夫衛靈公飲酒湛樂,不聽國家之政;田獵畢弋,不應諸侯之際;其所以為靈公者何邪?」

5 大弢這傢伙不學無術,太史的位子也是酬勞性質得來的,肚子堥S貨,自然也講不出什麼東西來。他說:「也不過是一個代名詞罷了,這中間又哪會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呢?」

大弢曰:「是因是也。」

6伯常騫比較瞭解衛國的歷史。他說:「衛靈公這個人的私生活是荒唐了些,可是他對賢達人士卻還是相當尊重的。比如:有一次,靈公在後宮正與三位妃子一起洗澡,大夫史鰍進宮求見,靈公立刻叫人拿浴袍來為他穿上,並由人扶著趕到客廳去會見史鰍。他大白天與三名妃子共浴是有些胡鬧,可是遇有正事,他也適時予以處理,並非完全不理政務。所以稱他靈公,也不應算是什麼大錯。」

伯常騫曰:「夫靈公有妻三人,同濫而浴。史鰍奉御而進所,搏幣而扶翼。其慢若彼之甚也,見賢人若此其肅也,是其所以為靈公也。」

7 稀韋在旁插嘴說:「各位!你們有所不知,靈公這個名號其實是因為有些靈異的事情發生而得的。當靈公過世時,家人卜了一卦,卦中顯示靈公不得葬在皇家墓園,他應該葬在郊外的沙丘堙A只有那兒對靈公而言才是吉地。

8 當挖墓工人在沙地堳麙葬氶A挖到一具石棺。工人們將石棺清洗乾淨後,發現棺上刻有這樣的文字:『家屬不必為靈公準備棺材,這具石棺就是為他而準備的』。

9 石棺上這樣稱呼他,所以史學家才稱他為靈公。孔先生,難道你不覺得,這樣作是非常的合理嗎?你可千萬別聽他們兩人的胡說八道。」

狶韋曰:「夫靈公也死,卜葬於故墓不吉,卜葬於沙丘而吉。掘之數仞,得石槨焉,洗而視之,有銘焉,曰:『不馮其子,靈公奪而里之。』夫靈公之為靈也久矣!之二人何足以識之﹗」

10 孔子一言不發地走出史博館,心想歷史記載之所以昏暗不明,就是被你們這些穿鑿附會的爛傢伙瞎搞的。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