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物(二)



1“施” 是很重要的修為。俗家人對出家人施以金錢、食物、衣服、醫藥以及其他日用品; 修行人則對俗家人施法、祝福、開導、解惑等等。修行人與俗家人形成共生的結構,他們靠 “施” 來鞏固彼此之間的關係,最後形成宗教團體。

2 世尊對 “施” 的道理講得很多。世尊晚年患有風濕的毛病,背經常痛得使他難以直立。有一回,有人建議他不妨去泡溫泉,以緩和背痛之苦; 他泡後全身舒暢,高興之餘,開了金口。他說:「今後有人開設溫泉浴室供人泡湯者,將是功德一件。」

3 對 “供養”一節,世尊嚴正的要求修行人要節制,不可執著; 不可因貪圖供養,反而成為俗家人的家臣、甚至御用和尚。

4 “施” 是一種慈悲的表現。將自己好的東西獻給別人曰“慈”,將別人身上不好的東西幫忙取下、卸下、換上好的東西是“悲”。而這些行為的統稱曰 “施”。

5 莊子的看法則認為,“施” 要由內心直接反應,不可拖泥帶水。心不甘情不願的施,有目地的施,就失去了慈悲的意義了。

6 莊子家窮,經常有一頓,沒一頓的; 有一回,糧食又接不上了,他特意到監河候那兒想借些小米來應急。監河候大概認為,你這傢伙是窮,並非急。而他的原則是救急不救窮。因此推遲的說:「好啊!沒問題!下個月我就會收到一筆百姓交來的稅金,到時我借給你三百斤小米。」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

7 莊子餓的半死,心想,等到下個月我老早就餓死了,還要你三百斤小米做什麼?他生氣的說:「我在來你家的路上,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 於是便停下來四下張望,看是誰在叫我,結果發現,原來是一條鮒魚躺在車轍坑堙A在那兒口吐白沫。

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耶?』

8 這條鮒魚對我說:『我是東海的水官,一生掌管水務,今天不小心,落在這乾枯的車轍坑堸宎u不得。請問,你是否可以給我一升水,好讓我喘口氣。』

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9 我對鮒魚說:『沒問題!讓我去遊說吳王及越王,勸他們引西江的水到這堥荂A迎接你重回東海,你看怎麼樣?』

周曰:『諾,我且南游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

10 鮒魚很不高興的對我說:『魚是離不開水的,我今天倒楣,落在這車轍坑堙A眼看就要窒息而死; 我只不過求你給我一升水來應急,你說甚麼引西江的水幹什麼?你到底是願意救,還是不願意救?引西江之水? 你還不如明天到魚販攤子上去找我比較快些。』」

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我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肆﹗』」

11 在遇到別人有求於己的時候,能幫忙就立刻著手不要猶疑。不願意或力有不逮則明言之,不要說些不著邊際的風涼話,在別人有難的時候,還想吃別人的豆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