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物(四)



1一群儒生為了執行嚴格的禮教制度,他們乘夜挖開了一座鄉裡富人的新墳。辛苦一夜後,站在墓外的領頭儒生對墓中工作的人說:「天已亮了,你們挖的如何?」

儒以《詩》、《禮》發冢。大儒臚傳曰:「東方作矣,事之何若?」

2一位年輕人說:「一會就好了,屍體已經擺在眼前,只差沒剝開他的裹屍布。等等! 我發現這人嘴塈t著一顆珍珠。』

3領頭儒生說: 「古禮中不是有這麼的規定嗎?『青青之麥,生於陵坡,生不佈施,死何含珠為。』這傢伙為富而不仁,嘴堜~然還敢含珠。將之挖出來吧!」

小儒曰:「未解裙襦,口中有珠。」《詩》固有之曰:『青青之麥,生於陵陂。生不布施,死何含珠為?』

4這群挖墓者,抓住屍體的鬢髮,按住他的鬍鬚,硬生生地以鐵器將這具屍體的口腔打開,他們小心翼翼地保護那顆珍珠,結果,反而將屍體的嘴骨都弄碎了。

接其鬢,壓其顪,儒以金椎控其頤,徐別其頰,無傷口中珠﹗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