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物(五)



1 老萊子的弟子有一天在外面砍柴,回來時他在門口看見一位陌生人。

2 這位弟子對老萊子說:「剛才我在門外看見一個非常奇特的人。他的身材高高地,可是下盤又顯得粗壯而矮胖。側面看,他有些駝背,耳朵緊貼著後腦。從他的眼神堙A我感覺到此人野心勃勃,想要統治整個世界似的,老師依您看,這個人會是誰呢?」

老萊子之弟子出薪,遇仲尼,反以告,曰:「有人於彼,修上而趨下,末僂而後耳,視若營四海,不知其誰氏之子。」

3 老萊子興奮地說:「這人想必是孔丘了,天下絕沒有第二個人長得像他那樣,快去請他進來。」

老萊子曰:「是丘也,召而來。」

4 孔子被請進來後,老萊子對孔子說:「孔兄啊!如果你能放下身段,擺脫你的驕傲,除卻你那自以為是的聰明模樣,你一定可以成為一個和藹可親,人人都願意親近的人。以你目前這個模樣,卻想到處傳播你的儒學思想,肯定是處處碰壁,徒有滿腔熱情也是枉然的。」

仲尼至。曰:「丘,去汝躬矜與汝容知,斯為君子矣。」

5 孔子聽到這樣正中要害的忠告,霎時頗感震驚。他暗自思忖,這些日子以來,自己心堣@直都在苦苦思索; 為什麼一個能夠興邦強國的賢者,卻始終得不到朝廷的青睞呢?

6 如今,老萊子認為是我的態度有問題,果真是如此嗎?

7孔子對老萊子深深地鞠了一個躬,感謝他暮鼓晨鐘似的提醒。他退了一步重新整理一下儀容,收起自己嚴肅的表情; 換上輕柔、謙卑、恭敬的面孔。他對老萊子說:「謝謝你的提醒,如果我能改正自己的態度,是否國君、權貴們就會接受我,並且讓我施展抱負呢?」

仲尼揖而退,蹙然改容而問曰:「業可得進乎?」

8 老萊子回答說:「別人用不用我們有什麼關係呢?如果我們自己不能把握原則,不能忍受今生不為人用的寂寞及失落; 因之隨便擇主。為了迎合君主的心理,而為非作歹,結果不但造成百姓的痛苦,並且還為自己豎起萬代的惡名,這樣的結局,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呢?

9 做一名悠閒的老百姓又有什麼不好的?難道我們之所以拋頭露面,出來為官,目的就純為了名及利嗎?難道是因為我們能力不足,只得勉為其難,接受上面的安排,混口飯吃嗎?

10 那種以獲取長官歡心為業的人,只是一般普通的官員。對此,我輩人士是引以為恥的。

11 以名望為考量,以私利為目的的為官之道,均非我輩所願為之者。孔兄,我們不要整天圍繞在譽堯、毀桀的圈子堨朝遄A我們應該將這些人為的範本都悉數扔掉,不要以名望、榮譽作為為官做事的考量及標準; 應該就事論事,以當下的實際情形去作出判斷,當為或不當為,當做或不當做,以及如何做?

老萊子曰:「夫不忍一世之傷而驁萬世之患,抑固窶邪,亡其略弗及邪?惠以歡為驁,終身之醜,中民之行進焉耳,相引以名,相結以隱。與其譽堯而非桀,不如兩忘而閉其所譽。

12 我們心中沒有固定的成見,只是見招拆招,以解決當下的問題,應付當下的環境。只要把事情處理好,責難之聲也就聽不見了。

13從前成功的政治家們,他們在制定政策,推行政務之前都是思之再三,考慮周詳; 在經過一番仔細調查之後,將配套措施都妥善預備好了,才敢下手推行,因而政通人和。所以,你只要放下身段,收起你高人一等的傲慢之心; 虛心地按照上述的方法去做,在朝肯定是一名好官,在野也能成為一名生活愉快的老百姓。至於當不當官,我勸你還是看開一點比較好。」

反無非傷也。動無非邪也。聖人躊躇以興事,以每成功。奈何哉其載焉終矜爾!」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