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六)



1 罔兩們圍著影子好奇地問:「我們看你一會兒躺下去,一會兒坐起來。一會兒仰著頭,一會兒低著頭。一會兒將頭髮梳起來打個結,一會兒又披頭散髮。一會兒走,一會兒又停下來若有所思似的。你到底在幹什麼啊?」

眾罔兩問於景曰:「若向也俯而今也仰,向也括而今也被髮;向也坐而今也起,向也行而今也止,何也?」

2影子也給他們問糊塗了。他心想,「我活了這麼多年,每天都是這樣朝九晚五的上班,下班,吃飯,睡覺,從來也沒問過為什麼啊? 」

景曰:「搜搜也,奚稍問也!予有而不知其所以。

3 他回答罔兩們說:「這就是生活吧!大家都是這樣。天一亮,鳥兒就飛出來先佔地盤,然後到處捉蟲子吃。牛、羊、馬等一到草地就開始他們整天低頭吃草的工作。我朝九晚五的上、下班,就是這樣了。你們為什麼要問這個不是問題的問題呢?

4 大家都這樣,所以我也這樣。至於為什麼,我那裡知道?有人說我像蟬及蛇的殼,附在蟬及蛇的身上。有一天,他們不要我了,將我脫下,我就離開了。

予,蜩甲也,蛇蛻也,似之而非也。

5 火及陽光顯現,我就存在。他們退下,被黑夜或黑暗取代,我就消失。除了火及陽光外還有那些躲在後面遙控著火、陽光、黑暗、黑夜等不為我知的。所有這一切都太複雜、太神祕了,我永遠也搞不清楚。

火與日,吾屯也;陰與夜,吾代也。

6 在無奈的情形下,我只得跟著他們走。他們來,我就來,他們走,我就走。他們的光芒強盛,我的影像就深刻些。陽光及火苗他們又何曾被追問,為什麼會突然那麼強盛呢?」

彼吾所以有待邪?而況乎以有待者乎!彼來則我與之來,彼往則我與之往,彼強陽則我與之強陽。強陽者,又何以有問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