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一)



1 人類社會發展初期,它是一個成員單純,規模不大的團體。幾個部落圍聚在一個範圍內,大家為了解決一些共同面臨的問題,推舉一人出來做盟主,負責處理部落與部落之間以及對外等問題。其權利與義務是不能與當今國家領導相比擬的。

2 幾個朋友組織一個網球隊,平時大家一起打網球,每個月固定辦一次比賽。所有這些活動都需要一位熱心的隊友來負責推動,於是隊長產生了。這位隊長除了服務外,其實是沒有什麼權利可言的。 因此,每次遴選隊長都得大費週章的勸說,才會有人願意出任。

3 堯舜時代推舉盟主的背景,大概與選網球隊長有些類似。如果是像美國總統這種有專用飛機、有衛隊、有公錧、有幾兆預算供其揮灑的位置,不爭的你死我活哪裡會有結果呢?

4 堯在位幾年政績不錯,可是非常辛苦,妻子抱怨連連。因此很想早日卸下這個重擔,安享餘年。最初,他想將位子讓給許由。許由德高望重,本是很合適的人選,可是他只顧自己的修行生活,不願意出任。請了幾次他就是不肯,堯沒法只得再找子州支父。

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不受。

5子州支父知道這是件苦差事,吃力不討好。可也不想公然拒絕,不給堯面子。他說:「請我來做天子是我的光榮,我沒有理由不接受,可是我剛巧得了憂鬱症,目前正在養病,實在抱歉,謝謝你的好意。」

又讓於子州支父,子州支父曰:「以我為天子,猶之可也。雖然,我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

6 天子是大家都敬重的職位,可是為了保養身子,使身體不要過份勞累,所以子州支父拒而不受;一個人應該不會為了俗事來傷害自己的身體吧!

7 從另一個角度看,堯之所以選擇許由及子州支父為天子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沒有野心、沒有私心,不會帶著大眾跳下火坑,走向危機。自以為聰明,有遠見的人,千萬別讓他坐上大位。

夫天下至重也,而不以害其生,又況他物乎!唯無以天下為者,可以托天下也。

8舜跟堯一樣,他幹了幾十年,累的彎腰駝背的不成人形,家人一直要求他放下天子之責。舜幾經篩選決定請子州支伯出任下屆天子。子州支伯推托不肯接受,他的理由同樣是稱自己有病在身,目前正在休養不便受此大任。

舜讓天下於子州支伯,子州支伯曰:「予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

9 子州支伯不肯受此天下人器重的大位,想必與其修行的生活有關。因為堅持維護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是修行人的最高原則。

10坐上天子之位,一天到晚排解紛爭,左右為難; 興利除弊的事又一大堆,哪裡會有沉穩,安寧,祥和可言。所以修行的人與一般世俗之人在職業的考量上是不相同的。

故天下大器也,而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異乎俗者也。

11 子州支伯不受大位,舜只得再找。他經過評估後,決定請善卷出任下屆天子。可是善卷也不肯,還大發高論的說:「我生活在這個自然環境裡,冬天穿皮毛的襖子禦寒,夏天穿細紗做的衣服。春耕、秋收盡我一己之力,全家溫飽沒有問題。我這樣日出而做,日入而息的日子多麼輕鬆自在,我為什麼要自找麻煩,去接這個天子的位子呢?你以為我會貪求那些名利嗎?你實在太不瞭解我了,虧你還是我多年的朋友呢!」

舜以天下讓善卷,善卷曰:「余立於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種,形足以勞動;秋收斂,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遙於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

12 為了避免舜三顧茅蘆的困擾,善卷乾脆舉家搬到深山中躲起來了。舜覺得自己來日無多,必須盡快找一位接班人,於是他又要求他的好友石戶之農出任。舜將天子的職掌,每日工作日程表等簡單地介紹給石戶之農,希望他順利接手。石戶之農聽後,他說:「天子這個位子不是人人都可坐的,責任那麼重,事情那麼煩。夾在各種利益衝突之間,動輒得疚。天啊!那會累死人的。只有像你這種吃苦耐勞的人才能承受,我還是算了吧!」

於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處。舜以天下讓其友石戶之農。石戶之農曰:「捲捲乎,后之為人,葆力之士也。」

13回家後石戶之農想,做為一個國家領導者應該以無為而治為宗旨,依百姓的最大意願為依歸才是好的領袖,國家才會安定繁榮。像舜那樣計劃一大堆,忙得像無頭蒼蠅,應該不是一位好的領導者。像這樣的國家待久了會出問題,於是他攜家帶眷的出走海外,終其身不再返回中原。

以舜之德為未至也。於是夫負妻戴,攜子以入於海,終身不反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