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十二)



1 孔子一行人被圍困在陳蔡之間已經七天沒有吃熱食了。餓的時候就喝一點野菜泡的湯,隨行人員的情緒低落到了極點,大家都露出疲憊的樣子。唯有孔子神閒氣定 一個人在房間媦u琴清唱,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孔子窮于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糝,顏色甚憊,而弦歌於室。

2 這天顏回到屋外採野菜,在回來的路上,遇見子路及子貢兩人在路邊低聲細語,討論著大家被困的心境。他倆看見顏回就對他說:「老師近來挫折連連,兩次被魯國放逐,在衛被限制行動,在宋國被人羞辱,到商周也是一愁莫展。今天我們被圍困在此,想想我們的前途真不知如何是好?

顏回擇菜,子路、子貢相與言曰:「夫子再逐于魯,削跡于衛,伐樹于宋,窮于商周,圍于陳蔡。

3 在此大家迷惑之際, 我們老師是不是應該想些辦法來為大家脫困呢?可是你看,他一個人在房間堭y悠閑閑地彈琴唱歌,完全不顧大家的死活。我們的安危也就算了,老師他自己的聲譽,在受到如此沉重打擊下,仍然氣定神閑,若無其事。顏回啊!你說他老人家是不是臉皮太厚了些?」

殺夫子者無罪,藉夫子者無禁。弦歌鼓琴,未嘗絕音,君子之無恥也若此乎?」

4顏回沒有回答他們的話,一個人提著菜籃回去了。顏回將聽到的傳言轉述給孔子聽。孔子歎了一口氣,放下手中的琴對顏回說:「你去請子路及子貢兩人來,我有話對他們說。這兩個糊塗的孩子,跟我這麼多年,怎麼還不瞭解我呢?」

顏回無以應,入告孔子。孔子推琴,喟然而歎曰:「由與賜,細人也。召而來,吾語之。」

5 子路及子貢應召來到孔子房間。子貢怯生生地站在那兒低頭不語生怕老師責備; 子路年齡比較大,脾氣耿直,一向是敢做敢當,他還沒有等孔子開口就直接了當的說:「老師啊!你說我們這幾年的處境是不是已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我在顏回面前是講了一些抱怨的話。可是,這也是為了大家好,完全沒有惡意,請老師不要介意。」

子路、子貢入。子路曰:「如此者,可謂窮矣!」

6孔子打斷了子路的話,神情嚴肅地對子路說:「這是什麼話?什麼叫山窮水盡?君子通於道是謂通,不通於道才叫窮。我孔丘一生求道,沒有一刻離開道的範疇,只是因為處於亂世才有志難伸,怎麼可以說我窮呢?

孔子曰:「是何言也!君子通于道之謂通,窮於道之謂窮。今丘抱仁義之道以遭亂世之患,其何窮之為﹗

7 我捫心自問,有關道的,我從來不曾違背疏忽。就是在最危難的時候,我對道的信心也不曾稍微喪失。不像你們,一點挫折就恐慌成這樣子,急著想棄道而與世俗之業妥協。你們應該學學松柏,在天寒地凍,萬物凋零時,只有它們仍然挺立在峻山之間。

故內省而不窮於道,臨難而不失其德。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

8 陳蔡對你們而言是困境,對我而言,正是展現修養的時節,我又有什麼值得緊張的呢?」

陳蔡之隘,於丘其幸乎。」

9 說完孔子轉過身去,仍然靜靜地彈起琴來。子路對老師的尊敬與信任本來就異於常人,只是因為大家都在埋怨,他才失去了主意。現在聽老師這樣解釋,心中疑惑頓時開朗,不由得喜由心生,手舞足蹈地隨著老師的節拍跳起舞來。

孔子削然反琴而弦歌,子路扢然執幹而舞。

10 子貢面帶慚愧地走出屋來,對聚集門外,準備看他們好戲的同學們說:「我們學識修養太差了,我們不知天高地厚地胡亂批評,誤解老師,實在不應該。大家都回去靜靜的看書做功課吧!

子貢曰:「吾不知天之高也,地之下也。」

11他們針對的是陽虎,而老師不是陽虎,所以圍困我們的事,必有水落石出的時候。大家安心吧!別自亂了陣腳。」

12 凡是修行完備之人,他們的主觀條件是極其健全而隱固的。客觀環境的變化,都不能影響他們,物質條件不是他們維持沉穩,安寧,祥和心境的主因。為此,客觀環境的順逆,對他們心境也是沒有影響的。

13 他們知道順境、逆境就像春、夏、秋、冬,寒、暑、風、雨一樣,來來去去的不可避免。冬天多穿幾件衣服。夏天戴頂帽子,吹吹冷氣。颱風天在家看電視。下雨室外球場不能打球,找間室內球場也行。只要他們保持彈性不執著,以無相,無住而生其心,順境、逆境對他們而言都是不足慮的。

古之得道者,窮亦樂,通亦樂,所樂非窮通也。道德於此,則窮通為寒暑風雨之序矣。

14所以你看許由能自娛於穎水之陽,而共伯能逍遙於丘首山上。

故許由虞于穎陽,而共伯得乎丘首。

陶淵明有詩曰:

衰榮無定在,

彼此更共之。

邵生瓜田中,

寧似東陵時。

寒暑有代謝,

人道每如茲。

達人解其會,

逝將不復疑。

忽與一觴酒,

日夕歡相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