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四)



1 韓國與魏國因為爭奪土地,戰爭不斷,百姓都極痛苦。

2 魏昭僖候對這種情形知之甚詳,可是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做比較好。擴充國土當然是好事,但是戰爭帶來的傷亡,其後果也很嚴重。

韓魏相與爭侵地。

3 有一天,子華子來見昭僖候。子華子看出昭僖候他心中的憂慮,因此問到:「如果有這麼一塊神碑,你一旦擁有它,你就能一統天下,成為眾國的盟主。可是你左手拿它,右手就會癱瘓,右手拿它,左手就會癱瘓。我請問你會去拿它嗎?」

子華子見昭僖侯,昭僖侯有憂色。子華子曰:「今使天下書銘於君之前,書之言曰:『左手攫之則右手廢,右手攫之則左手廢。然而攫之者必有天下。』君能攫之乎?」

4 昭僖候不加思索地說:「我才不會去碰那什麼神碑呢!」

昭僖侯曰:「寡人不攫也。」

5 子華子說:「很好!這樣看來,你的手臂是比天下來的重要了。我們以此類推,你的身體當然比雙臂更重要了。韓國與天下比較是小多了,而今你想要的土地又比韓國小多了。今天你為這塊土地憂心不已,既傷心,又傷身,是不是划算呢?」

子華子曰:「甚善!自是觀之,兩臂重於天下也,身亦重於兩臂。韓之輕於天下亦遠矣,今之所爭者,其輕於韓又遠。君固愁身傷生以憂戚不得也!」

6昭僖候這下子想通了,清楚地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7他對子華子說:「太好了!我有許多謀士,可是沒有一個人像你,將事情比喻的這麼清楚。」

8 子華子對事情的輕重緩急,權衡利害,確實是高人一等。

昭僖侯曰:「善哉!教寡人者眾矣,未嘗得聞此言也。」子華子可謂知輕重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