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六)



1 列子整天修行,不做事業,不求世榮,弄得家徒四壁,三餐不濟,每天有一頓沒一頓的骨瘦如柴。

子列子窮,容貌有飢色。

2 有人對鄭相國子陽說:「列子是普天下公認的修行完備之人。他住在你的轄區內,窮得三餐不濟,這樣不好吧!別人會認為你是一個不愛護人才的相國。」

客有言之於鄭子陽者,曰:「列御寇,蓋有道之士也,居君之國而窮,君無乃為不好士乎?」

3 鄭相國聽後,就派人送糧食及日用品到列子家。

鄭子陽即令官遺之粟。

4 列子禮貌地接見了使者,可是卻婉拒了鄭相國的捐贈。站在旁邊面有飢色的列子家眷,對這樣的丈夫只有搖頭,嘆息自己的命苦。列子的妻子說:「聽人說,嫁給有學問,聰明能幹的男人,就會終身享受榮華富貴,可是我這可憐人,卻餓得面有飢色,衣不蔽體。今天鄭相國願意幫助我們,派人送糧食、衣物來,你又驕傲的不肯接受。哎!我又有什麼話好說呢?只怪自己命不好了。」

子列子見使者,再拜而辭。使者去,子列子入,其妻望之而拊心曰:「妾聞為有道者之妻子,皆得佚樂,今有飢色。君過而遺先生食,先生不受,豈不命邪。」

5 列子聽老婆這樣的埋怨,笑著說:「娘子有所不知,鄭相國不是真的欣賞我,不是真的愛惜人才。他是聽了別人的話才這麼做的。人言可畏,今天如果我們受了鄭相國的好處,將來別人說我們與鄭相國關係密切,怪罪下來,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所以我不接受鄭相國的捐贈,讓天下知道我與他沒有任何瓜葛。」

子列子笑,謂之曰︰「君非自知我也。以人之言而遺我粟,至其罪我也,又且以人之言,此吾所以不受也。」

6 沒多久,老百姓造反,將鄭相國殺死。列子因為拒受鄭相國的禮物,沒有被貼上當權派的標籤,逃過了一劫。

其卒,民果作難而殺子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