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八)

1 原憲住在魯國,他的家極其簡陋。那棟房子以茅草為屋頂,用蘆葦的簾子當作門,門軸是用一根桑樹幹做的,窗戶則是用一個破罐子充當。房子只有兩個房間,窗戶勉強用一張破布遮住。一遇到下雨,屋內就滴滴答答的漏水,地上一片泥濘。在這樣惡劣的環境裡,原憲並不以為苦,他可以心平氣和地在屋內彈奏樂曲,絲毫聽不出煩燥不滿的情緒。

原憲居魯,環堵之室,茨以生草;蓬戶不完,桑以為樞;而瓮牖二室,褐以為塞;上漏下濕,匡坐而弦。

2 有一天,子貢乘坐駿馬拉的車子,穿著禮服,外面披著白色的風衣來到原憲的住處。子貢的馬車太寬大了,不能走進那條小巷子,原憲只得親出來,迎接這位高貴的客人。

子貢乘大馬,中紺而表素,軒車不容巷,往見原憲。

3 相對子貢漂亮的行頭,原憲就寒酸多了。他杵一根拐杖,身上披一件粗麻衣服,腳上一雙拖鞋,彎腰駝背地走來,一看就知道他窮困潦倒的窘態。

原憲華冠縰履,杖藜而應門。

4 子貢看見這位老朋友的樣子,不禁關心地問道:「怎麼了?哪兒不舒服嗎?」

子貢曰:「嘻!先生何病?」

5 原憲那又臭又硬像廁所裡石頭的鬼脾氣,這時又爆發出來了。他說:「沒有錢叫做窮,知道真理卻不能身體勵行者,那才叫疾。我是窮了些,可是絕對是依道而行。」

原憲應之曰:「憲聞之,無財謂之貧,學而不能行謂之病。今憲,貧也,非病也。」

6 子貢興沖沖地來,就是想在這位老朋友面前展現一下自己的成就,可是被原憲這麼一說,自己在名利上的追逐,好像反而成了罪過似的。他有些尷尬,因此低頭不語跟著原憲走。

子貢逡巡而有愧色。

7 原憲也有些不好意思,覺得自己的言詞有些傷人,因此打圓場地說:「其實我也有許多不盡完美的地方。」

8 子貢聽他說這麼說,心裡好過了些,因此抬起頭,臉上的表情也輕鬆了。

9 原憲將子貢變化的表情一覽無遺地看在眼裡,原本想打圓場緩和氣氛的想法,又改變了主意,他持續他原本尖酸的言詞說道:「我不會為了博取別人的歡心刻意去做什麼事,我也不會結黨營私,在團體中搞小圈圈。讀書純粹是自己的興趣,教書則是為了學生的前途著想。以仁義為晃子為非做歹,為了虛榮,為了享受乘坐豪華馬車等這些事,我是不會去做的。」

原憲笑曰:「夫希世而行,比周而友,學以為人,教以為己,仁義之慝,輿馬之飾,憲不忍為也。」

10 子貢剛剛開朗一點的面孔又再次沉寂下來。心想我大老遠跑來探望,也許我不該穿的這麼華麗,可是你也犯不著這樣揭我的瘡疤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