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王(九)



1 曾子離開孔子後,他不像子貢、子路等到外地去求取功名,曾子一個人居住在衛國鄉下,繼續他近乎苦行僧的生活。

2雖然他的物質生活是清苦的,可是也因為這樣,他的心境沉穩,安寧而祥和。

3 根據看過他的人說,曾子就以較厚的麻布當袍子,那破袍子極其粗糙,縫製上不分什麼襯裡,外表看上去就像裹著一個麻布袋。

4因為營養不良所以面有菜色,略帶浮腫,家中事務裡裡外外,耕田鋤草,修理房舍等都自己料理,不假外人,因此手腳都弄出繭來了。

5 平時收入有限,為求節約,三天才升一次火,煮些熟食。一般日子就以乾糧充飢。

6十年來他沒有做過新衣,到哪兒就是那件破袍子。

曾子居衛,縕袍無表,顏色腫噲,手足胼胝,三日不舉火,十年不製衣。

7 他那頂帽子的帶子都斷了,還是勉強的戴著,從來沒想過換一頂新的。袍子的袖子太短,臂稍微動一下,手肘就顯出來了。那雙鞋子的跟也鬆了,一提它,鞋跟就與鞋面脫了節。

正冠而纓絕,捉衿而肘見,納屨而踵決。

8 雖然是這般地的衣衫襤褸,一副潦倒景象,曾子平日經行時,唱歌吟詩的調子卻是高昂而中氣十足,好像能貫穿金石一般。

曳縱而歌《商頌》,聲滿天地,若出金石。

9 曾子堅持他簡單樸素,沉穩,安寧,祥和的生活,不論你是國君或諸候都請不動他。

天子不得臣,諸侯不得友。

陶淵明有詩曰:

清晨聞扣門,倒裳往自開。

問子為誰與,田父有好懷。

壺漿遠見侯,疑我與時乖。

襤褸茅簷下,未足為高栖。

一世皆尚同,願君泊其泥。

深感父老言,稟氣寡所諧。

紆轡誠可學,違己詎非迷。

且共歡此飲,吾駕不可回。

10 我們看看曾子的堅持,再回頭看看子貢、子路以及大部份的年輕人,他們為了完成自己的夢想,拚命地努力讀書,辛苦工作,全不把這個可憐的肉身當回事。他們以「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為光榮,認為是一種讚美。

11 另一種人他們好逸惡勞,稍微辛苦一點的事都拒絕承擔,好吃懶做,最後一事無成。

12 修行完備的人,他們致力於精神層面的提昇,他們沒有工作,可是整天禪修、打坐、默想、瑜伽也沒閒著。他們斷絕了與外界的紛紛擾擾,讓意識靠邊站,讓本性的大智慧昇起,最後成就了他們修行的願望。

故養志者忘形,養形者忘利,致道者忘心矣。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