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劍(一)



1趙文王喜歡劍術,天下有名的劍客都以得到文王的誇獎為榮。趙國經常聚集三千多名來自各地的劍客,他們一天到晚地比劍。每年因械鬥而死的人數總在百人以上。社會因而秩序大亂,貿易製造等行業都受影響。

昔趙文王喜劍,劍士夾門而客三千餘人,日夜相擊於前,死傷者歲百餘人,好之不厭。

2 文王上任三年來,因為國內風迷鬥劍,民生日漸凋敝。臨近諸國看準這種情勢,都準備要趁機併吞趙國。趙文王不理會這樣的情勢發展,仍然不改他喜愛劍術的嗜好。

如是三年,國衰,諸侯謀之。

3太子悝是一位明理的年輕人,他深為趙國的安危擔心。

4 有一天,他告訴幕僚:「有誰能說服我父王停止整天與劍客們廝混,將心擺在國事上,我就賞他黃金千兩。」

太子悝患之,募左右曰:「孰能說王之意止劍士者,賜之千金。」

5幕僚們說:「莊子有這個能耐。」

左右曰:「莊子當能。」

6 太子就派使者捧著黃金千兩到莊子家,請求他出馬解趙之危。莊子沒有接受這些黃金,但是他同意跟隨使者去見太子。

太子乃使人以千金奉莊子。

7 莊子開門見山地問太子:「你為什麼找我做這件事?為什麼要送我黃金千兩?」

莊子弗受,與使者俱,往見太子,曰:「太子何以教周,賜周千金?」

8 太子回答說:「聽說先生賢能,我特地派人送上黃金千兩給你的僕人,希望他們能好好地侍候你。先生不肯接受,那我也不好意思開口要求先生做什麼了。」

太子曰:「聞夫子明聖,謹奉千金以幣從者。夫子弗受,悝尚何敢言﹗」

9莊子說:「哎!明人面前不說暗話。我知道你的用意是想要我去說服你父王,放棄他嗜劍之好,專心朝政。這是好事啊!有什麼不好意思說的。不過假如我跑去規勸你父王,說的不妥當,不能使他改掉這個禍國殃民的愛好; 同時又沒有完成你太子交待的任務。我看我的小命就不保了,屆時哪裡還能享用你的黃金?

10 如果我說服成功,又圓了你太子的心願。那我向文王要什麼沒有啊!這千兩黃金又算什麼?

11 這才是我拒受你的黃金,而仍然願意來聽你差遣的緣故。」

莊子曰:「聞太子所欲用周者,欲絕王之喜好也。使臣上說大王而逆王意,下不當太子,則身刑而死,周尚安所事金乎?使臣上說大王,下當太子,趙國何求而不得也!」

12 太子高興的說:「那太好了!不過我父王只接見會使劍的俠客,你會使劍嗎?」

太子曰︰「然。吾王所見,唯劍士也。」

13 莊子說:「哦!沒問題!我的劍術好的很。」

莊子曰:「諾。周善為劍。」

14 太子又說:「可是你的服裝、打扮也不行。我父王接見的那些人,長得都跟土匪似的。他們戴著頭盔,長長的頭髮自頭盔中亂蓬蓬地散在肩上; 盔上的纓綴粗而蓬鬆; 衣服都很短,露出半個肚子; 講起話來橫眉豎眼,語焉不詳。像你莊子這樣文謅謅地恐怕有問題。」

太子曰:「然吾王所見劍士,皆蓬頭突鬢,垂冠,曼胡之纓,短後之衣,瞋目而語難,王乃說之。今夫子必儒服而見王,事必大逆。」

15 莊子說:「那簡單!你就比照著也給我做一套那樣的衣服就行了。」

莊子曰:「請治劍服。」

16 太子令人三天內趕製了一套劍服。莊子穿上劍服,將頭髮散開; 再穿上盔甲。看起來與一般劍客已有幾分神似。

治劍服三日,乃見太子。

17 莊子就這樣去見太子。太子一看甚為滿意。就帶著莊子上殿,晉見趙文王去了。

18 宦官通知太子帶莊子上殿晉見。趙文王知道太子想勸他遠離劍客的心意,為了嚇阻說客,趙文王特別將隨身的寶劍抽出來擺在桌子上明顯的地方。其用意甚為清楚,想要勸我棄劍,就請免開尊口。惹我生氣,我可是要殺人的。

太子乃與見王,王脫白刃待之。

19 太子與莊子來到殿前。莊子抬頭挺胸,放開大步,雄糾糾,氣昂昂地對著趙文王走去。到了文王桌前,他只簡單地行個武士禮就以丁字步,穩穩地站在那兒。太子行跪拜禮後也站在一旁。他看莊子傲慢的樣子,真為他捏了一把冷汗。深怕他失禮被父王一刀給殺了。

莊子入殿門不趨,見王不拜。

20 趙文王對莊子的態度倒是頗為佩服。他覺得一位劍客本來就應該這樣,男兒膝下有黃金,見人就跪算什麼男子漢?

21 文王排斥之心開始有些鬆動。他對莊子說:「你有什麼事想告訴我,為什麼不直接找我,非得要太子引見呢?你知道我最愛劍客了。看來你是一名不錯的勇者。」

王曰:「子欲何以教寡人,使太子先﹖」

22 莊子說:「我聽說大王喜歡劍術,因此要求太子為我引見,來跟大王切磋一下劍術,沒有其他意思。」

曰:「臣聞大王喜劍,故以劍見王。」

23 趙文王問:「你的劍術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王曰:「子之劍何能禁制?」

24 莊子說:「我的劍一出鞘,十步殺一人,行走千里沒有人不應聲而倒的。」

曰:「臣之劍,十步一人,千里不留行。」

25 文王一聽這麼厲害,高興的不得了。心想這下又有好戲可看了。他說:「那你應該是天下無敵了。」

王大說,曰:「天下無敵矣﹗」

26莊子說:「使劍是要用腦袋的,光用蠻力不行; 在比劍時應該故意地賣一點破綻,讓對方以為有機可趁,然後以逸待勞等他遞招過來。因為我們有準備,而對方全心放在攻擊上,疏忽了防守; 我們此時以後發而先至之勢,取下對方首級。大王要不要安排一場比劍讓我表演給大王看?」

莊子曰:「夫為劍者,示之以虛,開之以利,後之以發,先之以至。願得試之。」

27 趙文王興緻更高了。他說:「先生您先回旅舍休息,等我安排好細節再通知你出場比賽。」

王曰:「夫子休,就舍待命,令設戲請夫子。」

28 趙文王立刻召集境內所有的劍客們,將他們分組進行一連七天的淘汰賽。比賽過程非常慘烈,因比賽而死傷的人數高達六十餘人。最後選出最精銳的劍客三十位進行決賽。

29 這天一早,趙文王召集這三十位劍客在殿外集合,各帶自己的兵器一字排開,然後派人去請莊子。

王乃校劍士七日,死傷者六十餘人,得五六人,使奉劍於殿下,乃召莊子。

30 莊子穿著劍服闊步地來到殿前。趙文王指著殿外的劍客對莊子說:「我送了三十位頂尖高手供先生試劍。」

王曰:「今日試使士敦劍。」

31莊子毫無懼色地回答說:「我盼望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莊子曰:「望之久矣!」

32 這時趙文王才注意到莊子好像沒有配戴寶劍,沒劍怎麼比賽啊?趙文王關心地問:「先生沒帶劍那就用我的吧!您喜歡用什麼樣的劍?是長的,還是短的?我這兒收藏頗豐,你講的出來的我這兒都有。」

王曰:「夫子所御杖,長短何如?」

33 莊子說:「無所謂了!什麼劍都行。不過說到劍我倒有三把,相信大王的收藏品中一定沒有。這三種劍不知大王喜歡哪一種?在比賽之前就讓我先談談這三把劍吧!」

曰:「臣之所奉皆可。然臣有三劍,唯王所用,請先言而後試。」

34 趙文王一向以自己收藏寶劍之豐自豪,今天突然跑出三把他沒聽過的寶劍,好奇心大起。他對莊子說:「好!就先講講你那三把劍吧!」

王曰:「願聞三劍。」

35 莊子說:「這三把劍有個名號,分別是天子之劍,諸候之劍,庶人之劍。」

曰:「有天子劍,有諸侯劍,有庶人劍。」

36趙文王聚精會神地問:「什麼是天子之劍?」

王曰:「天子之劍何如?」

37莊子神態嚴肅地回答說:「天子之劍以燕谿石城為鋒,以齊岱為劍刃,晉魏為劍脊,周宋為劍環,韓魏為劍柄,四夷四時為劍鞘,渤海常山做為帶穗。

曰:「天子之劍,以燕谿石城為鋒,齊岱為鍔,晉衛為脊,周宋為鐔,韓魏為夾;包以四夷,裹以四時;繞以渤海,帶以常山;

38 用五行生剋之道來掌制,用賞罰剛柔之術來轉動,用陰陽虛實之理來開合,用春夏溫和之氣來持劍,用秋冬嚴肅之氣來揮舞。

制以五行,論以刑德;開以陰陽,持以春夏,行以秋冬。

39 此劍使用起來所向無敵,高揮沒有人能夠逃開,低搠沒有人能倖免,舞將起來沒有人敢近身。上可以劈天上的浮雲,下可以斬除地上所有的障礙。使用此劍者可以降伏諸候,統御天下。這就是我說的天子之劍。」

此劍,直之無前,舉之無上,案之無下,運之無旁,上決浮雲,下絕地紀。此劍一用,匡諸侯,天下服矣。此天子之劍也。」

40 趙文王細細地玩味莊子對天子之劍的描述,悵然若失地開始反省,怎麼自己沒有注意到,世間尚有這麼尊貴的寶劍呢?

41 趙文王的神情開始沉穩下來,他抬起頭看著莊子說:「那諸候之劍又怎麼樣呢?」

文王芒然自失,曰:「諸侯之劍何如?」

42 莊子說:「諸候之劍用聰明勇敢的人做尖鋒,清直廉潔的人做稜角,忠信善良的人做劍環,智力過人的人做劍柄。

曰:「諸侯之劍,以知勇士為鋒,以清廉士為鍔,以賢良士為脊,以忠聖士為鐔,以豪傑士為夾。

43 這佩劍使用起來也是所向無敵,高揮沒有人能夠逃避,低搠沒有人能倖免,舞動起來沒有人能近身。

44 它上以天為法則,順日月星辰的次序,下以地為法則,順應春夏秋冬四時的理,綜合人民的意志以安四方。這劍一揮有雷霆萬鈞之勢,四境之內莫不臣服,全都聽命於此人的指揮。這叫做諸候之劍。」

此劍,直之亦無前,舉之亦無上,案之亦無下,運之亦無旁;上法圓天,以順三光,下法方地,以順四時,中和民意,以安四鄉。此劍一用,如雷霆之震也,四封之內,無不賓服而聽從君命者矣。此諸侯之劍也。」

45 趙文王輕輕地將桌上的劍收起來,示意莊子坐下。莊子也不客氣將笨重的盔甲脫下來,大大方方地在邊桌坐了下來。

46趙文王問:「那什麼是庶人之劍呢?」

王曰:「庶人之劍何如?」

47 莊子喝了口茶回答道:「庶人之劍就普通了。舞劍的人手持寶劍,穿戴盔甲,長長的頭髮自頭盔中亂蓬蓬地散在肩上; 頭盔上的纓綴粗而蓬鬆,衣服都很短露出半個肚子; 講起話來橫眉豎眼,語焉不詳。比劍時上斬敵人的頸項,下刺敵人的肝腑,打鬥起來就跟鬥雞沒有兩樣,一不留意就被刺死,丟了性命。這人對國家社會毫無助益。現在大王身為天子,反而喜歡那低俗的庶人之劍,我真為大王不值。」

曰:「庶人之劍,蓬頭突鬢,垂冠,曼胡之纓,短後之衣,瞋目而語難,相擊於前,上斬頸領,下決肝肺。此庶人之劍,無異於鬥雞,一旦命已絕矣,無所用於國事。今大王有天子之位而好庶人之劍,臣竊為大王薄之。」

48 趙文王聽罷頻頻點頭。他自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到莊子桌前。莊子禮貌性地也站了起來。趙文王牽著莊子的手對莊子說:「走,我們到後宮去。我叫御廚做幾道菜,我倆好好地聊聊。」

王乃牽而上殿。

49 莊子坐定後。趙文王圍著餐桌,低頭繼續思索莊子有關劍的描述。他一圈一圈地走,走了三圈還不停下來。莊子對趙文王說:「我要說的已說完了,大王坐下來凝凝神吧!我們吃飯就不要再想劍術了。」

宰人上食,王三環之。莊子曰:「大王安坐定氣,劍事已畢奏矣!」

50 莊子離開後,文王一個人又將莊子的天子之劍,諸候之劍,庶人之劍仔細地回味一遍。對過去自己捨貴求賤,捨大求小的不智感到慚愧。自此,他不再理會那些劍客,也不再支助他們的生活費用。

51 這些劍客在衣食無著,又不受重視的情形下紛紛離開。無處可走者也有自盡身亡的。

52 這些好鬥的俠客們散盡後,趙國社會這才又恢復了往日的繁榮及平靜。

於是文王不出宮三月,劍士皆服斃其處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