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父(一)



1 一個春暖花開的下午,孔子帶著學生到河邊郊遊。他老先生坐在樹下彈琴,弟子們就散坐各處看書、聊天、曬太陽。

孔子游乎緇帷之林,休坐乎杏壇之上。

2 孔子彈琴的時候,有一位漁夫自河中將船划靠岸,走下船來,坐在一塊石頭上。這漁夫白髮紅顏,寬鬆的衣服隨風飄逸。他左手抱著膝,右手撐著下巴,很專心地傾聽孔子彈琴。由他的神情看,似乎他能從樂曲的抑揚起伏中,領會演奏者的心意。

弟子讀書,孔子弦歌鼓琴。奏曲未半。有漁父者,下船而來,鬚眉交白,被發揄袂,行原以上,距陸而止,左手據膝,右手持頤以聽。

3孔子奏完後,這位漁夫招手請在他身邊的子貢及子路倆過來。他用手指了指孔子輕聲地問:「這位先生是誰啊?」

曲終而招子貢、子路,二人俱對。客指孔子曰:「彼何為者也?」

4 子路說:「他是魯國來的遊客。」漁夫又說:「他姓什麼啊?是何方的貴族?」

子路對曰:「魯之君子也。」客問其族。

5子路說:「他姓孔。」老漁夫又追問:「這位貴族的轄區在哪兒啊?」

子路對曰:「族孔氏。」客曰:「孔氏者何治也?」

6 子路心想,你這傢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老師多年奔走各地,就是想求個一官半職,發揮所長; 而最令他苦惱的,就是迄今仍然不獲重用。沒有官職哪來的轄區啊?子路調過頭去沒回答老漁夫的話。

7 子貢的反應比較快,他對老漁夫說:「孔先生是我們的老師,他性服忠信,身行仁義,終身奉獻於禮樂人倫之修飾與建立,對上效忠君主,對下教化平民; 一心想為天下人策劃一個理想的生活環境。這就是我們老師孔先生做的事。」

子路未應,子貢對曰:「孔氏者,性服忠信,身行仁義,飾禮樂,選人倫,上以忠於世主,下以化于齊民,將以利天下。此孔氏之所治也。」

8 老漁夫對子貢的回答仍不滿意。他又問:「貴族都有轄區,孔先生管理的是哪個地方啊?」

又問曰:「有土之君與?」

9 子貢再也閃躲不掉這個尷尬的問題。他說:「我們老師迄今沒有管區。」

10 老漁夫又問:「那他是師爺之類的官員了?」

11 子貢說:「也不是。」

子貢曰:「非也。」「侯王之佐與?」子貢曰:「非也。」

12 老漁夫搖搖頭,笑了笑就起身,準備回到船上去。他站起來後對子貢說:「從你們老師的演奏堙A我知道他是一位充滿仁愛之心的人,雄心壯志想要大幹一番事業。可是這樣的野心是很危險的; 有固定的官位還好,沒有職務,別人會以為他有一統天下的王者之志。有這樣的雄心壯志,當權者怎麼會跟他合作?我擔心當權者會想盡法子排斥他的。

13 你們老師修的是天之天的道,而想的卻是事業、世榮。這樣苦心勞形地想做事業,求世榮是會攪亂他沉穩,安寧,祥和之心的。這樣矛盾的修法,兩邊都落空,很不明智。」

客乃笑而還,行言曰:「仁則仁矣,恐不免其身;苦心勞形以危其真。嗚呼!遠哉,其分於道也﹗」

14 說完就上船準備離開。孔子早已留意到這樣一位陌生人。老漁夫走開後,他叫子貢過去問話:「這人是誰啊?你們都談了些什麼?」

15 子貢一五一十地據實轉述。孔子聽罷立刻將琴推開,坐起來自言自語地說:「這是一位了不起的異人。」

子貢還,報孔子。

16說完就往河邊停船處走去。這時老漁夫剛拿起篙,準備將船划開; 他看見孔子走過來,似乎有話要說,就又收起篙立在那兒。孔子站定後,面對漁夫舉起雙手,倒退了幾步。站定後,恭恭敬敬地鞠了一個九十度的躬,然後再向前走了幾步,停在岸邊。老漁夫很自然地受了孔子的敬禮。他問道:「你有什麼話要問我嗎?」

孔子推琴而起,曰:「其聖人與﹗」乃下求之,至於澤畔,方將杖拏而引其船,顧見孔子,還鄉而立。孔子反走,再拜而進。客曰:「子將何求?」

17孔子又鞠了一個躬。他說:「剛剛您老對我弟子講了些話,好像沒有講完,孔某不夠聰明,反應不出您要說的意思,我是否能斗膽地請您,為我指點迷津,解釋清楚呢?」

孔子曰:「曩者先生有緒言而去,丘不肖,未知所謂,竊待於下風,幸聞咳唾之音,以卒相丘也﹗」

18 老漁夫很滿意孔子謙遜的態度。他笑著說:「很好!很好!難得你這把年齡,還這麼好學。」

客曰:「嘻!甚矣,子之好學也!」

19 孔子聽老先生願意說教,毫不猶疑地就跪下,在濕地上恭恭敬敬地叩了三個頭,算是行了拜師之禮。拜後,孔子站起來說:「我年幼時就好學不倦,如今已六十九歲了。可惜一直都沒有找到自己滿意的真理,也因為這樣,我才誠惶誠恐地虛心期待,有一天能得到名師的指點,走上正確的求學之路。」

孔子再拜而起,曰:「丘少而修學,以至於今,六十九歲矣,無所得聞至教,敢不虛心!」

20 老漁夫點了點頭,坐下來對站在岸邊的孔子說:「『同類相從,同聲相應』,所謂『物以類聚,志同才道合』,你的修養跟那些當政者不同,因此,不能跟他們混在一起。這些年你謀事不成,也就不奇怪了。

客曰:「同類相從,同聲相應,固天之理也。

21現在就盡我所知的分析一下你的過去生涯吧!你過去想做的都是屬於政治的範疇,在這個範疇堙A共分四個不同的階級,天子、諸候、大夫、庶人。這四種人如果都能恪守其位,各盡其職,確實發揮他們在社會中的功能,這樣的社會沒有治理不好的。

吾請釋吾之所有而經子之所以。

22 如果大家不守份,不盡其應盡之責,職掌混亂,發言的一大堆,做事的人沒有一個,那這個社會就會亂成一團。

子之所以者,人事也。天子諸侯大夫庶人,此四者自正,治之美也;四者離位而亂莫大焉。

23 所以從事政治的工作,就是要設法讓官治其職,而百姓庶民將自己手上的工作做好,如此而已。

官治其職,人憂其事,乃無所陵。

24庶民的問題在田地荒蕪沒人耕種; 房屋破爛,晴不遮陽,陰不避雨; 衣食不足,該繳的稅捐拿不出來; 家堭C媳不和,老的不慈,小的不孝。

故田荒室露,衣食不足,征賦不屬,妻妾不和,長少無序,庶人之憂也;

25 一般官員的問題在能力不足執行其官職; 如外交官,語言能力不足; 軍人不會舞刀使劍。官職責任範圍的工作沒有做好,如員警巡邏不周密,消防人員不能廿四小時備勤,市政官員對城市規劃沒有遠見,造成交通擁塞、河川污染等。

能不勝任,官事不治,行不清白,群下荒怠,功美不有,爵祿不持,大夫之憂也;

26 做官的自私自利,利用官職所授之權力,謀取私財。高級一些的官員對下屬領導無方,放縱下屬胡作非為,怠忽職守; 對有功的下屬,不適當的表揚,鼓勵大家做好官、做好事,造成官員們對官位沒有榮譽感,年輕人不願意投入從政行列。沒有優秀人才加入政府工作,政府自然難有優異的表現。

27諸候等地方首長的問題在中央政府的官員腐敗、貪贓枉法、壓榨地方。地方首長自然難為。

28 國家衰弱,外有強敵,內有盜匪,百業不興,地方首長也是隻手難以撐天。地方政府的人才不濟,年輕人不願下鄉服務,造成政府功能不易發揮;另外是地方生產不足,對中央的稅捐需求不能滿足,造成中央的不滿。對中央的政策不能配合,造成中央的疑慮,又不能適時化解。疑慮日深,有了不聽中央指揮的惡名,地方首長就難為了。

廷無忠臣,國家昏亂,工技不巧,貢職不美,春秋後倫,不順天子,諸侯之憂也;

29 天子的問題在風不調、雨不順; 颱風、地震、瘟疫等不時發生,造成百姓身家性命的損失。地方官員威高震主不聽使喚。地方與地方爭權奪利、糾紛迭起,弄得民不聊生,百業荒廢。百姓隨性而為,禮儀、音樂沒有一定的正規可循。君王好大喜功,爭戰不斷,造成國庫空竭。社會組織紊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則社會開始浮動不安定,誰都不聽誰的,各自作主。家庭組織破裂,則年輕人失去培養的溫床。社會制度破壞,沒有好的領袖,沒有好的部屬,則力量不容易集中,很難完成重大的工作。百姓們放縱情欲、好逸惡勞、不務正業,國力就會衰退。

陰陽不和,寒暑不時,以傷庶物,諸侯暴亂,擅相攘伐,以殘民人,禮樂不節,財用窮匱,人倫不飭,百姓淫亂,天子有司之憂也。

30 以上是我知道的政治。現今你似乎,上沒有直接負責的君侯,下沒有大臣職事的部屬,以一介平民而擅自規劃、修飾禮儀音樂,收一大堆年輕人訓練他們為官之道; 希望他們有朝一日能服務鄉里,你這不是多事嗎?

今子既上無君侯有司之勢,而下無大臣職事之官,而擅飾禮樂,選人倫,以化齊民,不泰多事乎?

31 在我看這些都是政府應該做的事。你擅自去做,會引人非議,起人疑竇的。

32我跟你說,一般人有八種毛病; 在社會上混,有四種忌諱,要特別留意。

且人有八疵,事有四患,不可不察也。

33不是他的事,他自作多情的去做,這叫摠;

非其事而事之,謂之摠;

34 提意見時,不能察言觀色; 聽者已經不高興了,還要硬講,這叫佞;

莫之顧而進之,謂之佞;

35 察言觀色,專找別人喜歡的說,志不在諫言,而在討好對方,這叫做諂;

希意道言,謂之諂;

36 討論問題,不講是非公正,只注意個人利益,這叫諛;

不擇是非而言,謂之諛;

37老是喜歡批評別人,講別人的壞話,這叫讒;

好言人之惡,謂之讒;

38挑撥離間,造成不和,這叫賊;

析交離親,謂之賊;

39 明明是欺詐虛偽的行徑,偏偏要與之附合,還要稱譽表揚,不論是非,只論敵我,這種行為叫慝;

稱譽詐偽以敗惡人,謂之慝。

40 不分善惡,八面玲瓏,為自己撈好處,這叫做險。

不擇善否,兩容頰適,偷拔其所欲,謂之險。

41 上述八種毛病,運用在客觀環境的周旋上,就會造成社會混亂; 運用在個人修養上就足以傷身。這種人做君子的最好不要接近他,做君王的絕對不要任用這類人。

此八疵者,外以亂人,內以傷身,君子不友,明君不臣。

42在社會上混的四大忌諱,首先是好大喜功,不能一步一腳印踏實的做事。朝令夕改,老是喜歡出些新主意,以搏取功勞,這種忌諱叫叨;

所謂四患者:好經大事,變更易常,以掛功名,謂之叨;

43 利用專門知識或地位欺侮別人不懂、不能干涉,擅自行事。為了自己的利益侵害他人,這種忌諱叫做貪;

專知擅事,侵人自用,謂之貪;

44明明知道不對,但是為了面子或個人利益一意孤行; 別人提醒,反而變本加厲,絕不悔改,這種忌諱叫很;

見過不更,聞諫愈甚,謂之很;

45和我同黨、同派、同流者我就贊成他的主張; 不同黨、同派、同流者雖然是對的、是好的主張,我也不贊成、不配合,這種忌諱叫矜。

人同於己則可,不同於己,雖善不善,謂之矜。

46 能夠除去八種毛病,小心地不犯四忌諱,這種人才能教; 不是這種人千萬別收為弟子,為自己找麻煩。」

此四患也。能去八疵,無行四患,而始可教已。

47孔子聽完後面有愧色地歎了口氣,心想,原來桃李滿天下,處理的不好,也有後遺症。

48孔子心存感激地又行了一次最敬禮。站起來後,他問老漁夫:「我一片好心想為天下蒼生做點事,可是總是得不到好的回應。非但如此,我兩次被魯國驅逐出境;衛國不准我通行; 在宋國遭受伐樹之辱; 陳蔡之圍更是險象環生。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麼錯,會有這樣的遭遇?」

孔子愀然而歎,再拜而起,曰:「丘再逐于魯,削跡于衛,伐樹于宋,圍于陳蔡。丘不知所失,而離此四謗者何也?」

49 老漁夫搖了搖頭。他說:「我跟你說了半天,結果你還是不能領悟,看來你是太老了,腦筋轉不過來。好!讓我再從另一個角度給你解釋吧!

50 有一個人,他怕自己的影子,也討厭自己的足跡。為了閃躲影子及足跡,他忙的團團轉,圈子跑的愈多,足跡就愈多,影子也緊盯著不放。他以為自己跑的不夠快,所以才擺脫不掉影子及足跡的糾纏。於是他愈跑愈快,最後跑的力竭而死。

客淒然變容曰:「甚矣,子之難悟也!人有畏影惡跡而去之走者,舉足愈數而跡愈多,走愈疾而影不離身,自以為尚遲,疾走不休,絕力而死。

51 聰明的你,當然知道,只要到陰涼的地方坐下來,影子、足跡自然就沒有了; 所以你可以批評那個跑的力竭而死的人是笨蛋。然而回頭看你的行徑; 你考察仁義、辨別異同、觀察動靜的變化、把握行為的尺度、疏導好惡的情感、調和喜怒的節度。你做了那麼多工作,都是在求修身養性以及維持秩序,可是社會秩序並沒有因此而有什麼明顯的改變;

不知處陰以休影,處靜以息跡,愚亦甚矣!子審仁義之間,察同異之際,觀動靜之變,適受與之度,理好惡之情,和喜怒之節,而幾於不免矣。謹修而身,慎守其真,還以物與人,則無所累矣。今不修身而求之人,不亦外乎!」

52相反地,自有仁義忠信等標準後,宵小詐偽之人,有了可趁之機,鑽法律及道德的漏洞,賺取好處。

53在我看,一個人真的要修身養性,只要保持自性的真,與世無爭,就能成功,哪裡需要你那些累死人的功夫?你的問題在,應該內求其心的,你反其道而行,去求之外,所以效果不彰,甚至不免惹禍上身。」

子審仁義之間,察同異之際,觀動靜之變,適受與之度,理好惡之情,和喜怒之節,而幾於不免矣。

54 孔子點了點頭,總算將自己的毛病找出來了。不過這位前輩講的自性的真似乎還是玄了些。孔子問道:「請問什麼是真?」

孔子愀然曰:「請問何謂真?」

55老漁夫說:「精誠就是自性的真,所謂『精誠所至,金石為開』,不精不誠,自性不能提升,大智慧不能升起,無學之術不會顯現。不要說金石不能開,就是一般人的情緒反應也不能完全表達。你看五子哭墓,雖然大聲,但不具感情。假裝生氣的人,面孔雖然嚴厲,卻沒有威勢。假情假意的人,雖然笑容滿面,卻不和藹。真正悲傷的人,不哭也讓人覺得哀傷。真正憤怒的人,不怒而威,令人生畏。真正親愛的人,不笑也使人覺得和善。

客曰:「真者,精誠之至也。不精不誠,不能動人。故強哭者雖悲不哀,強怒者雖嚴不威,強親者雖笑不和。真悲無聲而哀,真怒未發而威,真親未笑而和。

56 真性存在內心,神采表現在外,這就是自性之真。

真在內者,神動於外,是所以貴真也。

57 把祂運用在人事上,侍奉雙親就會孝順,侍奉君主就會忠誠,飲酒時就會快樂,居喪時就會悲傷。

其用於人理也,事親則慈孝,事君則忠貞,飲酒則歡樂,處喪則悲哀。

58 侍奉君主以功名為主。奉養雙親以順意為主,至於採用什麼方式倒無關緊要。養親旨在順意,不問為什麼,也不能講什麼大道理。

忠貞以功為主,飲酒以樂為主,處喪以哀為主,事親以適為主。

59 飲酒意在取樂,不挑選酒菜杯具; 人逢知己千杯少。人不對、氣氛不對,樂不起來; 什麼酒?什麼環境?什麼酒杯具?都沒有用。

功成之美,無一其跡矣;事親以適,不論所以矣;飲酒以樂,不選其具矣;

60居喪為的是盡哀,排場禮儀就不那麼重要。禮儀排場是人制定的,真性流露的哀傷,才是自然的來自自性的。不可只注意排場禮儀,而妨礙其真性。

處喪以哀,無問其禮矣。禮者,世俗之所為也;

61 所以,我們強調本性的流露,而不拘於世俗的規矩,笨蛋才會反其道而行。不關注自性之真,而憂心那些繁文縟節。不認真修行提升自性,做深層的禪坐、瑜伽,培養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 一天到晚庸庸碌碌地跟隨一大堆人聽經、談道、學習禮儀、研究興邦治國之方。你想要求自性之真是很難做到的。

真者,所以受於天也,自然不可易也。故聖人法天貴真,不拘於俗。愚者反此。不能法天而恤於人,不知貴真,祿祿而受變於俗,故不足。

62可惜啊!你從小就沉溺於俗事之鑽研,迄今才有人告訴你人應該向內求自性之真。

63 可惜啊!你今年六十九歲已經為時太晚,來不及了。」

惜哉,子之蚤湛於人偽而晚聞大道也!」

64 孔子聽老漁夫這麼說,急忙又跪了下來連嗑了三個頭。抬起頭來對老漁夫說:「今天我能遇到先生您,真是老天的安排; 知過能改,永不嫌晚。請您就收下我這個老學生,指導我修行之方吧!請您留下地址,讓我隨後登門求教如何?」

孔子再拜而起曰:「今者丘得遇也,若天幸然。先生不羞而比之服役,而身教之。敢問舍所在,請因受業而卒學大道。」

65 老漁夫說:「我們修行的人有個規矩,必與有緣人相處。所謂,同類相從,同聲相應。能認清五蘊皆空,無常是苦。能斷欲、絕欲、滅欲者才與之共修真性之道。不具備這些條件,只是一時興起,趕時麾或者受到什麼打擊才決定出家學道,這種人不要與之共修。因為那是沒有結果,更可能破壞你沉穩,安寧,祥和的心境,彼此都沒有好處。

66你就在培養沉穩,安寧,祥和之心上努力吧!能夠做到這一點,有沒有老師指點也都不重要了。當大智慧的真性升起時,祂就是你的老師。再見!再見!」

67 老漁夫就這樣慢慢地將船划離岸,向蘆葦間駛去。

客曰:「吾聞之,可與往者與之,至於妙道,不可與往者,不知其道,慎勿與之,身乃無咎。子勉之﹗吾去子矣,吾去子矣!」乃剌船而去,延緣葦閑。

68 顏回倒好車,子路把車繩遞給孔子,孔子連看都不看,兩眼望著漸行漸遠的小船,直到水波平靜,聽不到撐篙的聲音才轉身登上車子。

顏淵還車,子路授綏,孔子不顧,待水波定,不聞拏音而後敢乘。

69 子路在車旁問道:「我侍候老師很多年了,從來沒有見過老師對人如此恭敬過。天子也好,諸候也好,沒有哪個人見到你不以同等禮節來對待,而你有時還表現出高傲的神色。可是剛剛那個老漁夫坐在那,人模人樣地,你卻彎腰駝背行跪拜禮才說話,這不是大過份了嗎?弟子們對老師這樣的做法,都覺得很沒有面子。老師你認為對一個漁夫這樣恭敬值得嗎?」

子路旁車而問曰:「由得為役久矣,未嘗見夫子遇人如此其威也。萬乘之主,千乘之君,見夫子未嘗不分庭伉禮,夫子猶有倨敖之容。今漁父杖拏逆立,而夫子曲要磬折,言拜而應,得無太甚乎﹖門人皆怪夫子矣,漁人何以得此乎﹖」

70 孔子扶著車上橫木歎息道:「哎啊!子路啊!你這個人真是不可救藥,你研習禮儀有一段日子了,可是你粗野的意識至今未除。來!上車我給你說。

孔子伏軾而歎,曰:「甚矣,由之難化也!湛於禮義有間矣,而樸鄙之心至今未去。進,吾語汝:

71 遇到長者不恭敬是失禮,遇見賢才不尊重是不仁。這個漁夫如果不是異人隱士就不會令我自自然然地對他表示尊敬。換句話說,是因為他自性的真已修到極點才有此現象。

夫遇長不敬,失禮也;見賢不尊,不仁也。

72我們一般人以權位、財富、暴力、脅迫等也能令人對之懼怕,生出恭敬的態度,可是這種情形,最後是會傷害那受恭敬的一方的。所以,內心不存自性之真,不能由本性發出對人之仁,其後果是滿嚴重的。

彼非至人,不能下人。下人不精,不得其真,故長傷身。惜哉!不仁之於人也,禍莫大焉,而由獨擅之。

73 子路啊!你就有這個毛病。自恃是讀書人、是知識份子,瞧不起漁夫、看不起其他學派的人,這是不對的。我們應該一視同仁,這才是人自性之真道。

74大道是產生萬物的根源,萬事萬物失去祂便會死亡,得到祂才能生存。人們做事違背祂就會失敗,順應祂才能成功。所以誰掌握了大道,君子就尊敬誰,不論他是什麼人,什麼學派都是一樣。這位老漁夫對於道可以說已經體悟了,我敢對他不恭敬嗎?」

且道者,萬物之所由也,庶物失之者死,得之者生,為事逆之則敗,順之則成。故道之所在,聖人尊之。今之漁父之于道,可謂有矣,吾敢不敬乎!」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