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於此 ______ ""

  每天每日,我都會走到這熟識的走廊上,回憶起當年的往事,真的很甜..很美。每次逗留很久,總會坐在長木椅子..等待...等待..

  這兒沒有太大的改變...那回憶在我的心中還在停留。這兒是那?!是我從前的中學,離開都三年多了,但我還從來沒遇見他..可能正如和幾米其中的一本書所說,一個向左走∼一個向右走,但總會有相見的一點。但三年了,我還沒有相遇過他,我還擉自一個人的慢慢地等待他的回來。他還記得我嗎?

  他是我中學的情人...名叫〝小忍〞,他的全名?我大約忘記了。從前的中學,很快便會改建為一個公園,真的很不捨得這兒..

  正當我回憶當年我和他的甜美戀情,有一名年約20歲的高大少男撞到了我...

  『啊...』我給那人撞到了落地..

  『小姐,你有冇受傷?對不起。剛才我想東西想得太入神了。我才看不到你,把你撞了落地。』他很不好意思的和我說。

  『我剛才也是想東西想得太入神,不用說對不起。你都在這兒有美好的回憶?』我問他。

  『對,我從前是在這兒讀書的,是聽說這兒快改建,便來看看,真不捨得這兒。』他說。

  『那你便是我的師兄?談了那麼久,還不知你叫什麼名字?』我問他。

  『我的朋友叫我做小豬,那你都可以這麼叫...』他說。

  『小豬...哈哈..』我很痛快地笑起上來,真的很久沒有這樣笑過了。哈哈..

  『有什麼好笑,你再笑我生氣了。那你叫什麼名字?』他說。

  『對不起,我單字一個〝娜〞,你喜歡如何叫便如何叫。』我說。

  『那叫你什麼好?可以只叫一個娜?』他說。

  『當然可以...』我說。

  『其實你站了在這兒那麼久?累不累的..我便很累了。』他說。

  『說的也是。』我說。

  這樣,我和他坐在一張椅子上談了很久...他把他的往事告訴了我,我也把我和小忍的事告訴了他:

  我和小忍是在中2的時候認識的,可以說是一見鍾情..過了不久,我便開始和他有一段戀情,這還是我的初戀!直到中六的時候..他說要去留學..離開我。但他說會寫信給我和打電話給我的,但可惜一個電話,一封信也沒有。我不斷為他搵藉口..那兒不能能寄信..那兒電話的費用很貴..我一直都會覺得他總有一天會寄信給我..打電話給我。但可惜最終也要搬屋,我連電話都和以前的一樣,這樣..我原來不經不覺都等了3年。但我沒有後悔過,因為我相信小忍真的不會不記得我的。

  『喔?真長情呢...』他對我說。

  『喔什麼?』

  『沒什麼,你總有一天一定會遇見他的。』

  我總是覺得他說這些說話..怪怪的。但和他說完我和小忍的事後,我的心彷佛輕了很多..很多。    

  今朝,我的腦海中突然出現了一些問題。如果我見番小忍,我應該如何做?直接同他說,我等了他3年。你為何不打電話給我?你在我們分開了的時間,還愛我嗎?你有想我嗎?真的與他見面,我應如何和他說?

  可能他現在和其他的女仔一起,可能他忘記了我很久....為何我還對他那麼長情?他對我不義,為何我還在等他?

   今早,電話吵醒了我。

  『喂..是誰?那麼早吵醒了我,真討厭!』我說。

  『對不起,我是小豬。』

  『真奇怪,你為何有我的電話?』我問他。

  『唔話給你知。』

  『唔講算數,你那麼早打來為了何事?』

  『想約你去街...』他說。

  『我好像認識了你沒多久,那麼快你便約我?』

  『說笑吧!我幫你約了一個人,那個人是你很想看見的。』

  『喔?那是誰?』我問他。
 突然想起,我第一次與他相遇的那句話。唔通...

  『你出來看看便一清二楚!』

  約了出來...大家坐在同一間餐廳...

  『小豬,你今日幫我約了誰?』我問。

  『你看...』

 我一看,有一個熟識的面孔...他很像...很像....

  『娜,你還記得我嗎?我是小忍。』

 我不要,我不要...我應如何面對他,回答他...

  『嗯...』真的不知如何回答他好。

  『豬b說了..你在這3年的事給我聽了...』我打段了小忍的說話。

  『是嗎?我有事..我先走。』說完這句話之後,我便急急腳...離開了。

 等了3年多,但我看見他,沒有了那種感覺...為什麼呢。現在我突然發覺自己..我像不再愛小忍,我反而痛恨他....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我回到家,馬上走上我的睡床上大哭一頓...在哭的期間,我聽見手提,家中的電話...響了數10次...門鐘也響了多久。

 我終於有勇氣,拿起家中的電話....

  『喂...』我聽得出..這是小忍的聲音。這麼多年,也沒有變。
  
  『嗯..你搵我什麼事?』

  『你剛才什麼事?為何...』他問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好。

  『你不是等了我3年的嗎?為何你看見我便走?』他問我。

  『我不知道如何地回答你..我真的不知道..待我心情好一些..我再回答你。再見..嗚嗚。』我說。

  『你不要再哭..我過兩天再打來。』

 我們收了線之後,我哭了很久很久。之後,我叫了小敏來我家...我把那天的事告訴了她...

  『咁你依家對小忍的感覺如何?』小敏問我。

  『很像對他沒有當年的感覺,很像有點恨他..我真的不知道,我的心很亂...
很亂....他還說過兩天會再打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答他。』

  『可能你依家恨他,多過愛他吧。』

  『可能是吧*我應如果面對他才好?!』我說。

  『...你應該勇敢去面對這件事才對。』小敏和我說。

  『可是,我很怕。』

  『那你選擇永遠逃避他嗎?』

  『我不知道,我的心很亂。我不知道如何做才是好...我怕..』

  『他說過2天會再打來給你,那你在這2天想清想楚吧。』小敏說。

  於是,係這2天..我沒有踏出家的門口半步,我的3餐也是食杯麵過的,我不停地思想著...

  過2天之後,他真的再打來....

  『喂,唔該搵娜。』我認得到他把聲,一定是他,我的直覺也告訴了我,那是小忍。

  『嗯,我係。你是小忍嗎?!』我拿出我既勇氣,大膽地說了這句。

  『對,我是。你還估到我的聲音?哈哈,你現在有空嗎?』他說。我的心當時不停地跳著..."""

  我們約了在一間餐廳..只有我們2人,什麼人也沒有。

  『 ...你等了我很久嗎?』他問我。 

  『其實你都知道了,為何還要追問?』

  『...我只係想搞清楚了吧,真係很巧的呢。你初相識小豬,那小豬又識我,這樣..我們又相遇。記得我們以前嗎?現在想起都很甜呢。』他說。

   『分開了也有3年了吧,你有想念過我嗎?有寫過信給我嗎?有致電給我...』我說了一半,便認不住哭了,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想哭便哭,完全沒有想過什麼。

  『我有的,我有寄過無數的信給你的,可惜..沒有回音。我也有致電過給你的,可是你沒有接聽。開頭到美國是這樣,可惜愈來愈忙,很多功課...過了數月,遇上了小琪琪...當時我也是很想你,愛你的。但我當時喝了很多酒,我和她上床了,之後...我們已愛上了對方,直至前排..我和她因某些原因而分開了,所以來香港散散心,我一回兒便要搭機回美國了。誰知那麼好彩,小豬認識了你。』他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我。

  『你走了不久,我搬了屋,所以你寄不到信給我,這個不怪。但是,沒有可能...我家每一次你打本都沒有人接聽的,是不是你朝早打來?你下午打來?』我問他,他只點點頭回答。

  我笑了地回答他。『那當然啦,那是時差問題呢。』

  『哦..這已經不再是一個問題了。我這樣對你,你還這樣痴心地等我。對不起..我應該如何先可以補番之前既錯,但我們再一起都無咩結果...』他對我說。

  『其實,當我遇上小豬,將呢件事告訴給他知,我才明白到對你的是什麼愛!我明白到,其實我不是對你又所愛,我而是一直在等你,掛念你。那是朋友的感覺呀!!』

  『莫通你對小豬...有....』

  『什麼呀..不關你的事,馬上趕去你的美國去。』我說。

  『我才不會插手你們的事,順期自言較好,不過我知道他很像也對你有少少好感的勒,這是我的地址和電話,有空寄信來,打個電話來談談天,我們還是朋友嘛。』

  『嗯..』

  與他說清說楚之後,我的心很像輕了很多,想飄的一樣,舒服得很。但一浪接一浪,忘記了小忍,但有一個小豬。不知道他對我的感覺是如何的...但小忍說他也對我有好感,是真的嗎?不是他,可能我還對小忍的感覺,還不清不楚。多得他,我才明白到我那些感情。我和小忍緣份而終,但如果不是他的出現,我只有傻傻地等待一個遠方的朋友,永遠也等不到。我對小豬的感情是感激之情,還是一見鍾情呢?我不知道,我對這些感情也不過於此,永遠也弄不清,要旁人來幫我解決。

  我與小忍不停地寫信著,很少用電話來談天,一來電話費貴,一來時差的問題。所以我們大多數也是用書信來溝通。小忍剛走了的那幾天,我不停致電給小豬,想打給他談談心,但是後來小忍在信中和我說,原來小豬在他臨走的那天,為了去買我心愛的朱古力,而急急地沖過馬路,被一架私家車撞到了,送院後不致。這是小豬的家人致電與小忍聽的,他家人不想到處張揚,什麼也用低調行事,所以很少人知。我知道後,痛哭了很久。我一直在怪責自己,為何要愛吃朱古力,我為何不早點兒讓他知道,但我這一次弄清楚了..我是喜歡他。

  在這兩件事之後,我再沒有談戀愛了,因為..我在等待小豬來接我去他的天國。終於在我60歲的那一晚,他接了我上去,他比小忍好,他沒有愛上任何人。他只在等待美好的時機,接我上去他的天國,共享天倫之樂。

安娜b.. //*     21/ 11 / 2004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