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之+++

作者:深藍  文體:小說



楔子

「呼!好累……」夜半,十二時十分,剛好爬滿兩張格子。莉放下筆,躺在床上。

就在她正要進入夢鄉之際,電話突然響起,吵得她有點煩躁。「誰有這麼好興致半夜找我天談……」睡眼惺忪的她來到大廳,煩燥地提起話筒。

「莉,打擾你了。我是明輝——張明輝,你大概還有印象吧?」

是他。

莉稍為清醒了些,不客氣的問:「你在午夜找我有何貴幹?」她只想盡快遠離他,包括他的聲音,她好想睡。

「呃……真抱歉!我到現在才有時間聯絡你……還有其他舊生。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舊生會聚會,如果你有空就來吧!下午二時,老地方等。」他說得慢條斯理,也許他都在打瞌睡吧。

「知道了,多謝提醒。再見。」莉總是這樣無情。她放下話筒,輕輕歎了一口氣,然後又回到夢的邊緣……

是他。她還是想起他。


一 黑色的天使


她永遠是早到的一個。

這幾天天氣份外冷。在校門前,有著她那副冰冷的臉孔,加上一身黑色的衣著打扮,看來冷酷無情,卻只是個二十歲的愛情專欄作家——林海莉。

她環顧四周,眼前的景物正是上演某段回憶的地方。

教學大樓依舊漆上淺啡色,是一幢樸素古雅的建築。校門外有個大型的花園,還有一條寬闊的道路通往校外;這時剛好有一輛私家車駛進來,正是明輝他們。莉仍是一臉不在乎地踱來踱去。

「嗨!」沒多久他們便來到近前。同行的又是六理班的男生:張明輝、林文傑、林俊傑,三位當年在班中都是成績優異的模範生,深受同學歡迎;可是莉從來都沒有留意他們,更沒有跟隨其他女生討好他們——她就是與眾不同的一個。就是她那種我行我素的性格,倒令明輝注意到她。

「咦?其他人─」文傑通常都是最先發言─四人之中最多言語的一個。

「呃......還有張慧玲、吳沁兒、楊翠菁,應該會來。其他同學不是沒有空來就是無法聯絡。」張明輝做了個無可奈何的手勢。

「那咱們再等......現下不用了。」文傑向來說什麼話都是完整句子,今天不會有什麼特別事情發生吧?他想到這裡,吳沁兒、楊翠菁已從遠處跑到近前,氣喘吁吁,狼狽不堪。文傑呆望著翠菁,感到災難即將降臨他身上!

老天!為什麼翠菁是他的中學同學兼且熱心參與舊生會的活動?恆英中學舊生會文書一職寧願辭掉罷了!

「喂!發白日夢的,一定是林文傑!沒錯了,是不是?我該不會再認錯你倆個雙生兒吧?雖然我以前經常認錯你倆......我想現在不會弄錯的,是不?」翠菁的說話不但又長又煩,而且一說就是長篇大論,甚至是某方面的「偉論」。

「是、是、是。我們先進去吧!這裡冷得很。」林俊傑恐怕他的好弟弟又要跟著發表「偉論」。

「莉......你近來......可好?」眾人走到一個舊生會專用的特別室,明輝在莉的身後,結結巴巴地說。

「你認為呢?」她無禮地反問,頭也不回。明輝習以為常,一面無奈。這時一張無人不知的面孔,在場的人非常熟悉的一張臉,正是她—張慧玲,優雅地坐在眾人前,臉帶虛偽的微笑。莉討厭她那種笑容,語帶譏諷:「真『美』。」莉斷定眼前人永不能遇上真正的愛情,只因那一張虛假的臉,時時刻刻都裝模作樣,沒有半點真情!

「唉……長此下去舊生會就要解散。」文傑歎道。

「瞎扯!你忘了還有其他舊生麼?你說解散就一定能解散?」偉傑總愛針對弟弟。然而文傑從沒有聽從他的「教訓」,反而越說越起勁:「容易極了,只要明輝主席別再來搞什麼『聚會』,舊生會自然解散。」語畢笑著接受哥哥的怒目。

「反正只有六個人,隨便談談就是。」納悶的氣氛終於打破。

「呵呵,林文傑,我們又見面了。」沁兒笑言。

文傑還以為那是翠菁,差點不記得誰是沁兒—神秘天使—行蹤飄忽卻在適當時候來幫你的……猶如天使。

這時莉坐在一角,像在思索什麼似的。

「嗨,莉。」明輝再次向她打招呼。但顯然沒有友善的回應。

「你別這樣好不好?呃……你要我說多少遍,那真是誤會……」某年某日某人某事,令彼此無法好好溝通。明輝總是無法好好解釋。對著她,有點不知所措。

「好,你要我相信你,可是卻出賣我的眼睛,否定我的判斷能力!我也說了好幾遍:我恨你!」冷冰冰的她,使他的心一次比一次冷,像冰,輕易碎了。

「最後一次,請你相信我,你看見的只是假象,我真的沒有……我……」他抱著頭,無力再講。

「嗯,說不出來了?我替你說。」張慧玲走過來接著說:「那天,我和他在這裡,好像沒有其他人……那不打緊,最重要的是……」她頓了頓,同樣掛著是那種笑容,還帶幾分奸邪。「最重要的是,只有我和他……後來你突然走進來要拿些什麼,給你看見了,真不好意思。那時我真的不知道你跟他有什麼戀情唷!看起來不大相襯……呃,別怪他,是我錯嘛,反正我已經跟他分手,沒關係……」
「別再說了!討厭的!」莉又想起那件事,她只知道她看見了一切,那是前年的舊生會眾會,她一進來這裡就看見他們在一起,擁抱。慧玲那種可惡的笑容,莉永不忘記。往後的日子只有這個女人諷刺式的解釋。她轉身離去,黑色的大褸隨風飄逸,留下無情的影子。

「他們總是有些恩怨。」翠菁的「結論」。

「黑色的天使。」文傑也下「結論」。

「是嗎?」沁兒從玻璃窗中凝神莉的身影,若有所思,幽幽歎道:「黑色的天使……」


(待續)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