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今世

若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
若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

                                        

去看一位殘障的學生。
天生的異常,使她的脊椎彎曲,肋骨壓了內臟。
從小到大,已經動了七次手術。
坐在輪椅上,她身體外面支著鋼架。
據說身體裡面也支了粗粗的鋼條。
「老師,我已經不知道不痛是什麼感覺了!」
她神態怡然的對我說:
「但是想想,父母在一起,有上億個精蟲。
憑什麼會是我,早早游到母親的卵子,進去受孕。
又多麼有幸地,讓我這受精卵,能在子宮著床。
再多麼幸運地,十月懷胎,被平安的生下!」
她一笑,滿是安祥:
「跟那些未受孕的比起來,我能來到這世界,已經夠走運了。
我要好好活著,活個夠本,才不辜負這一生!」

記得二十幾歲時,有個專門研究輪迴的朋友,到家裡作客。

「我們夫妻,下一輩子還會不會是夫妻?」我太太問他。

「很難,機會不大!」他想都沒想似地答。

「可是……可是難道這一生夫妻的愛,死了,就完了嗎?」

「好像電插頭,拔掉一極,不亮了!」他冷冷地說。

「有什麼可惜?你幾時能記得前生?

你記得你上一輩子,也是跟你太太嗎?你當然不記得!」他一笑:

「同樣地,你下一輩子又能記得這一輩子嗎?

既然不記得,是不是同一個人,又有什麼關係?

夫妻緣,只是緣的一種,沒有絕對不變的,否則輪迴就沒意思了。

最重要的,是你們今生是夫妻,看得到、摸得到、最實在!」

將近二十年了,他的話常在我腦海浮現。

一方面覺得他太無情,一方面又覺得很有道理,

這世上,什麼比今生更實在呢?


很喜歡一個禪宗的故事。

有一天老禪師帶著兩個徒弟,提著燈籠在黑夜行走。

一陣風,燈滅了。

「怎麼辦?」徒弟問。

「看腳下!」師父答。

當一切變成黑暗,後面的來路,與前面的去路,都看不見,

如同前世與來生,都摸不著。我們要做的是什麼?

當然是:「看腳下,看今生!」

許多人都相信來生與前世。

因為那讓我們對今生的不幸,用前世做藉口,說那是前世欠下的。

也對今生的不滿,用來生做憧憬,說可以等待來生去實現。

問題是,那個「今生」不是「前世」的「來生」?

那個「來生」不是「來生」的「今生」?

來生的緣,可以是今生結下的;來生的果,可以是今生種下的。

前世的債,今生正在還。還不清,來生還得繼續。

前世的緣,今生正在實現,好不容易盼到了,還不好好把握?

看腳下!看腳下!

有什麼比腳下踩的地更實在?有什麼比今生更直接?

今生都不積極地把握,憑什麼曙望來生?

今生都不耕耘,憑什麼盼望來生豐收?

難道我們還要像不負責任的父母,

欠下債,死了,等兒女還?打算今生欠債,來生還嗎?

還是勇敢地面對今生。今生債,今生了!

連前世未還的債,也在今生了斷。

何況,這有限的今生,是我們的靈魂漂泊了多久之後,才盼到。

今生之後,又可能有多麼漫漫的長夜!

如同蟬!七年,只換來三十天。

我們當然要像牠們一樣,高高地飛到枝頭,歡唱著、吶喊著。

敢愛敢恨,能取能捨。

傾我們最大的力量,以我們最真實的心靈-把握我們有限的今生

今生今世

幻變的一生 默默期待一份愛 
踏過多少彎 段段情路也失望 
我不甘心說別離 仍舊渴望愛的傳奇 
不拾不棄 
無懼長夜空虛風中繼續追 

風裡笑著風裡唱 感激天意碰你 
縱是苦澀都變得美 
天也老 任海也老 唯望此愛愛未老 
願意今生約定他生再擁抱 

是你的隻手 靜靜燃亮這份愛 
是你的聲音 夜夜陪伴我的夢 
交出真心真的美 
無盡每日每天想你 
今生今世 
寧願名利拋開 瀟灑跟你飛

悟• 物•語

Home

多少好花空落盡

背景音樂:今生今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