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琴老師

 

他是一位鋼琴老師。

住處,是一個開放式的單位,不大不小,一個人住本應剛好,但老師很窮,傢具不多,一架破舊的漆黑三角琴和一張木椅子擺在角落,地上放了一張薄薄的床褥,鋪蓋著一塊白布,一個枕頭隨便的被丟在上面,冷冷清清。

他在家裡教人彈琴。

招生的方法,很隨意;他隨意寫了幾張簡陋的字條,在街上經過的地方隨意的貼上。

字條是這樣寫的:「教授鋼琴,收費面議。銅鑼灣清風街1號清雲樓2A室,請於中午過後來訪。」

這樣的招生方法,連他自己都覺得沒頭沒腦。留個地址就叫人上門來尋,有人敢來才怪,他倒也沒想過,有危險的可能是自己也不一定。其實他也想留個電話號碼的,但家裡要是沒電話又要怎辦呢?

所以,當第一次有人上門求學時,他沒意識到甚麼就開了門,以為是樓上的老婦人又來投訴他昨晚的琴音擾人清夢;看清來者的面貌時,他自己也有點愕然。

那是一位清麗可人的少女,十五、六歲的羞澀模樣,清純淨白的臉蛋和閃亮的眼眸,讓老師心中不經意的顫動了一下。

少女看著開門人,怔住,過了好一陣子,還是不動,像是被點了穴道一樣。

「像是被點了穴道一樣。」後來,老師也真的這麼跟少女說了,少女回答他:「那是因為老師氣質非凡、靈氣迫人。我看著你那一雙眼睛,整個人就不懂得動了。」

氣質非凡?靈氣迫人?他只是個落泊潦倒的奏琴人啊!破舊的居所、破舊的鋼琴、破舊的……連可以弄得破舊的物品都不多了,何來甚麼非凡的氣質、迫人的靈氣?

老師忽然想笑,就真的呵呵笑了幾聲,惹來少女的注目。

少女臉紅紅的,「老師你啊,笑起來真是……整個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你應該笑多一點。」笑出酒窩來的老師實在罕見。

笑多一點。笑多一點。很久以前好像也有人對他這麼說過,當時他真的笑多了一點,可是之後,他又笑不出來了……  

話說回來,當時少女站在門外,望著老師發怔,他對被盯著看並不在意,等久了卻覺得煩,才開口問:「有何貴幹?」

少女一顫,慌張地吐出幾句話來:「啊!我、我想來學彈琴!」少女眼皮略垂,微彎的睫毛輕輕抖著,「嗯……不知道學費昂貴不昂貴?我沒有太多錢呢……」

「進來再說。」轉身,一尾被白布束著的過肩黑髮,很柔順的貼伏在那平直略瘦的背上,隱約泌出一種少女說不出來的風情。  

少女戰戰兢兢的步進屋中。  

老師讓她坐在唯一的木椅上,他自己則站著。

「喝些甚麼?白開水可好?」反正想要別的也沒有。

「不用了,謝謝。」少女低下頭。

老師倒是沖了一杯自己喝起來,讓少女感到有點不自在。他喝著水,就不說話了。少女本來也是個含羞被動的小姑娘,但被這樣的氣氛一迫,又再慌張地開口道:「我、我叫林婷真。」

照理,老師也應報上自己的名字,哪怕只是一個姓氏。可他甚麼都沒說,只是哦了一聲。

林婷真繼續說:「我從來沒有學過彈琴,但我真的好想學曉彈奏一首歌……」

「甚麼歌?」老師放下水杯,想用手背擦擦被沾濕了的唇邊,可是又覺得這樣涼涼的也不錯。

Carpenters的,Close To You。」林婷真總算抬起頭來了,炯炯發光的深啡色瞳孔真盯著老師看。

她和老師約好了在每個星期一的放學後上課一小時。至於學費,便宜得差點讓林婷真把口裡的水噴出來(她最後還是向老師要了一杯開水),老師還說有空可以來他家,鋼琴讓少女練習。

這樣的人,也難怪他會這麼窮。

 

 

. . .〔未完〕

我這幾天胡思亂想下寫出來的劣文,其實我是想寫耽美,不過這段開頭看起來,好像變成了:〔少女對老師一見鐘情,繼而暗示表白〕的感覺,唉唉,真是失敗。 

Miu 26/07/03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