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城

看罷K城一戲,有一個很強烈的感覺--K城就是HK!正如編劇所說:k可以是kiss,但也可以是kill。香港人現在不也正是這樣嗎?對香港又愛又恨。既想吻之,又想殺之。

在戲中,上K人與下K人常常為了一些小事而爭吵,弄到K城「家嘈屋閉」。上K人崇拜貓,但下K人卻崇拜老鼠。二者是如此的極端。可是,無論是貓是鼠,牠們也是無辜的。牠們被「利用」來當上下K 的一種「鬥爭工具」。可是,這種鬥爭誰得到好處呢?

K城最想人Forget-Me-Not,這不也正是香港的心願嗎?K城已差不多被遺忘了,那麼香港呢?我相信,香港還是未被人忘記的,只是香港人實在太過怕被忘記了。於是他們用一切的方法提醒他人,「香港還在」,「香港還未死」。我常覺得這種做法好像有點兒「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做好自己的本份,讓人家見到我們所做的事情,然後讓他人記得我們、欣賞我們,不是比我們自己不斷提醒他人我們的存在更好嗎?

在K城中,有一個(亦是唯一的一個)公務員--關鋒(陳曙曦飾)和他的上司--「公務員私人事務署署長」劉料。這兩人都是可笑亦可悲的人物。先說說關鋒。他既夾在上下間,又夾在左右--上有「老闆」,下有K城市民;左在上K人,右有下K人。看看他所唱的一首歌--

「檢控員……為兩餐乜都制有得計

……沒有他 這世界 亂七八糟

……最孤單 這一世 聽乞米

……做個樣 似粒蟻 易殘廢……」

這些又會不會是編劇眼中,現今公務員給他的感覺?

另一個可悲的人物是劉料。看看他所唱的一首歌--

「為何沒有過去那朵花  此地是誰家

焦慮像狂沙 那個願意放過我

賜我每天開心冇風波……」

聽到這首歌,我就立即想起董伯伯。可能董伯伯也在每天想,「那個願意放過我,賜我每天開心冇風波」。當然,要香港人完全甚麼反對的聲音也沒有是不可能的,因為香港是一個自由開放的社會。可是,有反對的聲音與事事與政府作對是兩回事。我當然知道,大家對政府感到失望,覺得政府幫不了我們。可是,是不是向政府埋怨就可以使香港「好」起來?香港人最珍貴的一種特質就是,可以在最惡劣的情況下活下來。如果香港人是一群事事希望政府幫忙的人,香港也不會有今天的這一份成就。香港人有的是拼勁,有的是活力,有的是創意。這些都不是靠政府所提供的。

劉料另一樣可悲的地方--

「每個人都有自己o既立場 宗旨   信仰堅持同埋追求

我唔係一個『個人』   我唔可以講個人利益   我只可以講整體利益」

這是真的。身為「公務員私人事務署署長」,劉料又怎可以有自己的立場。劉料的立場就是K城的立場。那麼他又怎可以胡亂發表自己的意見呢?這,也許就是政客的可悲吧。或者不止政客,大人物都是這樣的。我相信,一間大公司的ceo也是不可以胡亂來的吧。否則,他人又會有信心與該公司合作呢。

總的來說,我覺得整個戲的氣氛不錯。演員的表演算是不錯,尤其是姚潤敏與何浩源--他倆的歌真的很難唱。而全劇中最討好的,毫無疑問就一定是邵美君所飾演的forget-me-not一角,她的歌也是最動聽的歌。此劇故事本身只算是一般,可是加上精彩的對白與歌舞後,又使這劇可觀性甚高。

這可算是我看那麼多戲中,其中一個算是頗怪異的戲了。

5/8/02

(終於在看完這個戲的差不多一個月後寫下這篇文章了!其實我也不想的啦,可是這半個月我離開了香港嘛,所以沒有時間寫囉……不過也不要緊啦,我也只是讓自己當一個記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