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煙花燦爛--港燦

劇場組合與新域劇團

編、導:潘惠森    

演員:詹瑞文、甄詠蓓、李國威、陳淑儀、梁嘉傑

12/10/02   8:00pm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with wing)

老實說,我對這個戲是抱有很大期望的。可是,我是有點點的失望。不是說這個戲做得不好,只是,太大期望,總是會影響一個人的觀賞態度吧。或者說,我的失望其實是出於覺得「這個戲不夠好」而非這個戲不好。

說回戲本身。我開始覺得潘記的戲開始有一點點相似了。在港燦中,不論是人物的關係還是對話的方式也有給我點點似曾相識的感覺。在看港燦的時候,我不期然的想起多年前的〈螳螂捕蟬〉。不過,今次比「螳」豐富了許多。多了許多對現在的香港的見解,多了許多異象,也多了許多幽默的對白。少不了的,當然是劇場組合最拿手的形體上的美感。這也是其比「螳」優勝的地方。

很喜歡「港」中的對白。當中,有寫實的,也有「虛」的。其中有幾句我很喜愛,特別在此節錄下來:(至於當中的意思,就由大家自己好好咀嚼一下吧)

「『它』只不過是一把聲音罷了,你只要回應『它』就行了啊!你一直不回應『它』,『它』當然就一直跟著你啦……」(這是否意味著,只說不做就可以呢?!)

「這是『夢之船』……無方向,也停不下,亦不一定有經過思考……」

「我老豆話,『望族』,就係被人『望』的『族』囉……」

「你真的很厲害……你很有學問啊……你講野唔經大腦o既……」

「現在的人,不知道為甚麼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簡簡單單不好嗎?……」

「我住在橫欄島,甚麼風浪我沒有見過?……所有吹襲香港的十號颱風都是先經過橫欄島才到香港的……」

「有一條不會游泳的魚……被水沖啊沖啊……」(沖到哪兒是哪兒……)

除了以上這些叫我喜歡的文本之外,這個戲的演員也是不能不提。詹瑞文與甄詠蓓的形體演出再一次叫我動容!陳淑儀所飾演的原人與梁嘉傑所飾演的蛙人組合更是絕配!反之,李國威的演出就好像有點失色了(怎說,他也還是個「新」演員嘛……)。

原人與蛙人的組合可說是全劇中我最喜歡的一部份。究竟,「蛙人」是人是蛙?他(牠?)不斷強調自己是一個人而不是青蛙,會做很多人才會做的事,可是,那些其實又是否真的「是人才會做」的事呢?另一方面,蛙人被原人說成為一隻深井肥鵝,這又意味著甚麼呢?也許,我們,都在不知不覺中「退化」了?究竟我們是一隻退化了的肥鵝,還是一隻被人黏上鵝毛的青蛙?我們又是否分得清?

這個劇,一如許多潘記的劇那樣,有著一個永琲漸D題--等。今次,是等放煙花。等的是甚麼呢?是一剎那的光輝?還是等煙花帶來的點點希冀?這樣的光輝其實又是否值得那三個人從老遠跑到山頂看呢?在等待的時候,三人在掙扎--與自己、與對方、與大自然的掙扎……到最後,終於看到煙花了。煙花放完之後,人是否就要離開呢?抑或,繼續留在山上等下一次煙花的來臨?

又或者,我們可以如潘記最後「粉墨登場」的一那幕一樣:一邊耍太極,一邊捉蚊--我管我捉蚊,你管你看/等煙花--

「望咩啊?」

19/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