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話~純粹對照100%

「『萌』就是我———里匡萌」
「聽說妳已經可以跑啦?妳今天精神也很好耶!」文月笑著對萌說(譯註:萌就是MEROKO的前身)
「妳的氣色也很棒啊!妳起得來嗎?」萌反問
「討厭啦~我又沒病得那麼重~」
剛好,萌的朋友對她說聲再見就離去了
「啊…原來妳是和朋友在一起的阿……抱歉」
文月認為到她已打擾到她們了
萌和文月是如同親人般的朋友,與因身重病的兒不能去學校的文月每天說話,每天見面,如大小姐般的她,大萌兩歲,對萌來說,她是比較特別的朋友
「今天信子對我說『萌妳沒有煩惱真好啊!』真是讓我有點火大!」萌抱怨著
「ㄝ——妳沒有煩惱嗎?」文月問
「………沒有」
文月一聽開懷大笑
「文月小姐,是這邊嗎———?」一個男士走過來問
「是公治先生.萌,那我先走囉!再見」文月對她道聲珍重即離去
「未婚夫啊……為了家裡而要和那種風評差的人結婚,文月還真是怪可憐的……」萌心想
「我會不會總有一天也非相親不可呢?就像那流行的法國電影那般……我明明就很憧憬熱情的戀愛的……」

「今天我要和文月一起作anmitsu(譯註:中文我不太會講, 就是一種食物將川燙過的豌豆加上蜂蜜和豆子醬)」萌很高興,正往文月的家中
「啊——萌!妳好呀~!」文月的朋友看見她打了招呼
「妳也進來吧!」
文月也請她快進來一起賞花
「啊……嗯嗯………」萌有一點點不知所措
但是,文月卻在這時說出了一些話…她說她也想像莉莉安(文月的朋友)那樣厲害,……我雖然很高興,但是我覺得還是有萌在的時候我才會比較沉著
萌聽到話時不知怎地就哭了出來…她認為文月真的是大好人一個……能夠消除她心終生來醜陋的念頭……而能夠讓她坦白說出心裡話的也祇有文月一人而已…..就是這麼特別…..萌最重要的人
突然一個很奇怪的聲音嬝繞周圍……而且……真的很難聽
「萌.剛剛那是什麼聲音?」文月問
「誰曉得……」
「啊……」突然有一個男人出現在她們面前,都嚇到了
「抱歉………….!!」文月和萌逃走了
「真是嚇了我一跳…剛剛那個男的….長的好俊美…….」萌心想
「剛剛那個聲音就是他手上拿的小提琴的聲音!」萌摀者嘴說,快笑了出來
「萌!妳多忍耐一點啦!」文月提醒她別笑了出來

「剛剛真的是很奇怪ㄋㄟ~!」文月笑著
「對阿!奇怪的聲音!」萌說
「大小姐~有客人來囉!」一個女生前來知會
結果,來的人是——剛剛那個男的!!
正當她們倆個準備逃走時,卻被他一把抓住「等一下——!」
文月和萌都很緊張…..以為他是”大道藝人”(^^|||)
那個男生有一點生氣,知道她們一定是為剛剛拉的小提琴而笑的
「對阿!小姐妳太失禮了!他可是古雅先生的兒子呢!」旁邊的人說
「古雅…古雅…古雅財團!?」她們——嚇了一跳
「我是古雅清十郎」男生自我介紹,此時散發出來的優雅氣息,好像電到了萌
「他拉出那樣的音色……」文月和萌又想到剛剛的事情
「我是萌,而這一位是文月」她自我介紹
此時,清十郎突然就地拉起小提琴,跟剛剛截然不同的音色,現在的很優美
「今天我是特別來演奏的」他說
萌,真的好像愛上他了——

「文月,妳有談過戀愛嗎?」萌問
「妳不可以問已經有未婚夫的人這種問題喔!」文月回答
「抱…抱歉啊!」
「萌妳在談戀愛嗎?我知道喔!是那個拉小提琴的人吧!」文月說
「……秘密」萌的臉沉下來了
「我知道啦~妳要加油喔!」文月笑著

「即使是現在——我還是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那樣…..我真的不知道」

「我們三個人變成好朋友,自己很自私的關係,我一定會在文月和清十郎之間出現,寧可和兩個人共同在一起,這就是所謂的一時二鳥吧!我真的是很幸福……」

「——但是…,自從那時候起,我和文月的關係就變壞了…我也被告知不能再去她們家……我一直都沒能發現,轉眼間外面那邊的世界有秘密隱瞞著我…..因為我都沒發覺到…..在那一夜….父親告訴了我……」
「我和公治有婚約!?」萌震懾,因為他喜歡的是清十郎
「古雅先生的兒子希望和文月小姐結婚」
她父親說,因為婚約已經破壞掉了,所以必須找萌頂替,這也是不得已的,因為萌她們家的公司在公治財團之下

「清十郎希望和文月結婚….!?怎麼可能……文月一個字也沒跟我提起過啊!?」
萌根本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騙人!!!這絕對是胡扯!!」萌趕緊跑到文月家去求證
誰知,一進們卻看見——文月和清十郎在一起準備要親吻的畫面!!
「萌!!!」文月很吃驚!
「原來是這樣……你們兩個人偷偷會面…」萌真的很憤怒
「萌…不是這…..」文月抓住萌的手想要解釋,但是卻被她甩開了!!
「妳一直背叛我嗎!?」萌大喊
文月看著萌,一句話也沒說
「等一下!萌!」
萌還是頭也不回的逃走了!!

「———…絕望、悲痛的憎恨支配著我」

「請住手!!公治先生!」
公治先生發了瘋似的想要和萌有進一步關係,但是萌並不喜歡這樣子
她奮力地逃開了

「文月說了些什麼…不管怎麼樣都會陪在我身邊!!如往常般地笑著!明明就是如此的近啊!這樣的雨降了下來,什麼東西就看不見了………」
拿出了一把刀子,萌朝自己的手腕劃了一刀———

「真奇怪…傷痕…明明就已經不在了,但是卻還是這樣的痛……」Meroko躲在一個昏暗的小房間裡哭著

急著趕通告的滿月,正準備坐上宣傳車
「滿月——」突然Meroko出現,叫住了她
「Meroko~!!」
「我有話想跟妳說,方便過來嗎?」

「妳有什麼話要說啊?」滿月問
「啊!怎麼會這麼濕呢?」滿月發現Meroko的眼角都是淚水,趕緊拿條手巾幫她擦了擦
但是.Meroko卻一把抓住了滿月的手——
「滿月……妳的身體裡,有清十郎這位人存在著嗎?」Meroko問
「ㄝ…?是的!爺爺啊!」滿月回答
「是這樣啊……」Meroko低聲應賀
「咦?那是什麼?」滿月問她手上拿的東西
「這個是鞭子喔!」Meroko回答
「鞭子?」滿月不解
「我就是用這個來獵取靈魂的」
「ㄝ…?」滿月嚇到了她剛剛所說的話

「我已經厭惡逃避了…那就只有非突襲不可了!就算是多麼黑暗的道路!!」

「呀啊啊啊啊啊啊!!!!!!!!!」滿月一聲慘叫,Meroko的鞭子朝她揮過去了!!
就在此時,Takuto突然出現了!!!他擋在滿月面前,被Mero的鞭子揮到臉上!!
「————…妳在做什麼!?Meroko———」Takuto很憤怒地看著她
「我就知道妳是要來奪走滿月的靈魂的!!!」
「這是我的工作啊!!!你給我讓開!」Meroko說
「我不要!!」
「Takuto….!」滿月躲在他身後
「如果妳是認真才這樣說的話,那就先把我給除掉吧!!」Takuto很勇敢
「你驕傲自負個什麼啊!你什麼力量都沒有阿!!!」Mero對他大喊
Mero使出力量,真的讓Takuto招架不住
「哇啊啊啊啊————」
「Takuto!!!!!!!!!」
「Meroko!請妳住手!!!Meroko!!!」滿月很想阻止卻什麼也做不了
「那樣…..你就會消失了喔……!」Meroko暗暗地說
「哇哇———————」Takuto真的忍受不了了

「———…已經夠了……我全部東西都不要…什麼都消失了…我不要一被子拚死拚活地保護著….我真的不是像表面的那樣喜歡這個工作……」

Meroko放棄了……她不再出手了…..
「為什麼……我總是…….」Meroko眼淚潸然落下…..悲傷地離去
「Meroko!!!!」滿月叫著,但她卻沒回頭

「———嗯?」Izumi聽到聲音,回首望了一下
「!」Meroko向他投懷送抱…
「Meroko!妳怎麼啦???妳在哭嗎?」Izumi很緊張
「……我已經累了……」Meroko緩緩道出
「我不想再待在這裡…我不想….」Meroko很傷心地哭
「帶我….回去吧……」
Meroko和Izumi緊緊地抱在一起……相擁、接吻………

 

(轉載至~黑色羽翼之淚)

Copyright(c)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