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話-你看見雨裡降下了追憶的水滴了吧

那一天也是,等我醒來時已在下雨了

「萌……我今天又想起妳了….用那種眼神…責備著我」文月黯然…

「Takuto,昨天的Meroko绝對很奇怪耶!」滿月在休息室對Takuto說
「是啊!」只見他滿臉不在乎地回答
「你說『是啊!』……不管她真的好嗎?」滿月真的在擔心
「我對她本來就沒有那個意思…對她溫柔的話就是種殘酷吧!」
「因為我的眼中只有妳…這也是沒辦法的事」Takuto解釋,臉微微泛紅
「!」滿月聽到這一句話也不免害羞起來
「Fullmoon小姐,快要該妳囉!」有別的人員在催她工作了

「接下來,讓大家久等了———今天的特別來邊是Fullmoon小姐!」
滿月正在接受廣播錄音———
「大家好」滿月應道
「話說回來,您的生日是5/12吧?」廣播主持人問
Takuto此時看著掛在牆上的月曆———今天是5/10「………」
「咦?話說回來,昨天為什麼我會被問到有關於爺爺的事呢?」滿月在接受訪問的過程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這樣好嗎?Meroko?不跟他們告別」Izumi準備帶她離開
「嗯…沒什麼…」Meroko還是沒說
「那我們走吧!」
「萌!」滿月突然出現!叫住Meroko
「妳會離開果然是有什麼意圖吧?」滿月問
「滿月…!?為什麼妳叫她『萌』?」Izumi很驚訝也很迷惑
「我從田中小姐那邊聽來的,我奶奶會討厭音樂的理由,是因為好朋友自殺的關係…那個人就是妳吧?」 滿月繼續問
「妳錯了…是『以前』的好朋友…那兩個人結婚……」Meroko淡淡地說
「不對的!!他們倆個人並沒有結合!!!清時郎是我父親的叔叔!」滿月突然說出這個驚人的事實!!!
「ㄝ……?」Meroko不敢相信
「也就是說,事情就是如此!所以他們兩個沒結婚!!但是他們都算我的祖父母!」滿月解釋著
「我把我所知道全部的事都說出來了!!萌和文月和清十郎相見後,就很少再一起了」滿月繼續說
原來,在公治先生與萌見面之後,他就喜歡上她了,公治先生不喜歡文月整天像個小孩子般嬉戲,他希望他和妻子有做好準備而已
文月當時聽到想當然爾很難過,但是萌又清十郎在一起,於是就哭了出來
之後,清十郎就常邀文月去看電影,還送花
「這樣我們會很困擾的!」
清十郎送了很貴重的東西給文月家
「那妳就把妳的煩惱坦白說出吧!為什麼那個時候妳要哭呢?」(譯註:和公治先生結婚是被強迫的,因為文月家的集團要被收買了)
「這和你沒關係吧!」文月說
「我喜歡妳」清十郎抱住了她
「這樣我很困擾…我已經是有婚約在身的人」文月說
「—————這就是妳的憂鬱所在啊……」清十郎有一點失望

「夠了,不要再說了,滿月」Meroko不想再聽了
「現在事情變的怎麼樣都沒關係了,文月確實是很喜歡清十郎,但是,他也知道我的心意,所以才會那麼困擾的……我還是逃出來了…理由並不是因為被背叛很痛苦而已…他們倆個人的心,已經離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了…所以會很絕望的………,現在也是…我和Takuto的心一樣…已經不會回來了……」Meroko說
突然,滿月爬上欄杆,坐在上面!
「啊———!!!」Meroko嚇了一大跳「等一下!!妳在做什麼啊??!!!」
「跳下去啊!」滿月說
「我不是阻礙到你們嗎?看見變的冷淡的我就盡可能地後悔吧…」滿月無神
「哇———妳這傢伙是認真的!!!」
「Meroko妳好奸詐!!!」滿月大叫
「啊?奸詐?」Meroko疑惑
「太奸詐了太奸詐了!!!Takuto都還沒這麼接近過!!!妳明明就可以再見到奶奶的!!妳明明就可以再說抱歉和謝謝的!!!而妳什麼都沒做就逃走了!!真是太奸詐了!!!」滿月哭出來了
「滿…滿月,妳冷靜一點……」Meroko錯愕…
「其實根本不是這樣…自從很多事發生之後…什麼事都變的亂糟糟的……其實你沒有離開,什麼事都沒有…也沒想要自殺…所以!切斷吧!如果妳有勇氣的話,不要再忍耐不說出自己的心意了!!而我…我也會努力加油的!!」滿月哭出來
就在這時,她一個重心不穩,沒握好欄杆,就掉下去了———!!!!
「一呀—————!!!!」
Meroko,Takuto和Izumi趕緊去救她,即時抓住了滿月!!!
Meroko和Takuto四目相交——————

「等等!Meroko!」meroko在準備離去的同時,Takuto叫住了她
「我是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我們不是夥伴嗎?妳沒說出你想說的話而離開的話,我可是會生氣的!!那個時候!我所守護的並不只是滿月而已!!!」Takuto用力地說出
然而,Meroko還是飛離了———
「Merokom這個笨蛋……」Takuto很生氣

「我的手腕好痛…這個疼痛是從哪裡來的?是什麼讓我這麼痛苦!!?」

文月走在庭院裡,望著天空邊想事情「Meroko自從那次就在也沒來這裡了…我還準備了很多很好吃的點心來等她的……」
突然,『萌』在文月的面前出現了!!!!
「萌???」文月很驚訝地看著她「ㄝ…這個是幻覺嗎?」
「拜託妳說點什麼好嗎?萌…我…」
文月此時也變身成以前的她
「我也很喜歡清十郎的…但是因為妳很重要…因為妳很重要!!!所我我沒對妳和清十郎講」「就在我想放棄的瞬間…那個時候,我發現我背叛了妳……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萌!!」文月痛哭
但是,萌已經原諒她了,他用手將文月眼角的淚水拭去,投以一個微笑……漸漸地,消失在空氣中了

「您要找太太嗎?她剛剛去庭院了,抱歉,請問貴姓?」田中太太招呼訪客
「我姓古雅…好久不見了」

滿月一覺醒來,慶興Meroko沒回去
忽然,有人拉炮慶祝———
「生日快樂———」
滿月一回頭過去,發現是Takuto和Izumi兩個,旁邊還跟了一個小玩具
「ㄝ?這件衣服,是我的禮物嗎?怎麼一回事?」滿月盯著那個玩具看
「沒辦法,就穿著吧!」Takuto說
「喂!妳還沒好呀!!喂!!」只見Takuto在大聲叫著
突然,Meroko走了進來……
「Meroko……」滿月看著她
Meroko有一點不好意思「妳可別搞錯了!!我只是因為妳會高興所以才回來一下下而已!!只是來參加妳的生日會,不是為了妳什麼……」
Meroko話還沒說完,滿月就哭了出來
「滿月!!?妳哭什麼啊?不要哭啦!」Takuto說
「…我說只是讓妳高興是騙妳的…我是真正想在每個地方都能聽到歌所以我才回來的…」Meroko安慰她
「是滿月妳的歌喔!」
「?嗯?怎麼回事?」Takito還沒弄清楚狀況
「謝謝妳…」滿月擦乾眼淚
Meroko也忍不住哭了出來,她抱住了滿月!「對不起啦~~~~~~~~~~~!我絕對不會再做那樣的事了!!!我絕對決對會好好守護著妳的!!!真的對不起!!!」
滿月破涕為笑
「真是可惜呀!破壞你要帶她回去的作戰」Takuto對Izumi說
「『我所守護的並不只是滿月而已!!!』這句話可說的真好!」Izumi講話帶有嘲諷意味
「別忘了『3萬KP加法啊!』」Izumi提醒他!!
Takuto聽到嚇都沒嚇死

「逃出可怕的黑暗 總是在雨下躲避 即使是永不終止的物語或創造的黑夜 魚的文字或連綴河川 意思都是 你在的話一切就沒問題了 」

「anmitsu(譯註:中文我不太會講, 就是一種食物將川燙過的豌豆加上蜂蜜和豆子醬)好吃嗎?」文月問Meroko
「嗯!我最喜歡了」Meroko笑了

(轉載至~黑色羽翼之淚)

Copyright(c)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