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話-鯛魚燒、口是心非、MEROKO

「英知能活在我的心中是多麼美好的事啊…他從來沒有不在我身邊的時候…他昨天在我的心坎裡…又逝去了一次…」

電視節目開播,該滿月唱歌了:
「如琥珀般的你想到就很溫柔//在那森林之中//當你微笑點頭時//我用手指著墜落的流星//我連’再見’都說不出口//你不許責備我//只剩下劇痛//在黎明時所夢見的夢是很難過的//如果認為心還有在跳動的話//那眼淚就會滿溢而出//相繫兩人的鎖//到最終還是會腐朽在海底//一去不回……」滿月唱著

回到家的滿月一進門就倒下,Takuto認為他大概是貧血或是睡眠不足什麼的吧!
後來,Takuto和Izumi的談話扯到Takuto為心事所苦的話語.(他喜歡滿月的事)
於是他就勸勉Takuto要跟他本來所想的一樣,更加油才是,請他慢慢地等待滿月吧
Takuto很謝謝他的這一番話,沒想到Izumi吐槽說他發現Takuto的令人討厭之處又增加了^^”

「這樣啊…滿月他們今天下午在家啊…」
於是Meroko決定先離去,淡Izumi也想要跟,卻被拒絕了
「但是Meroko, 情況已經不妙了耶…」
「……命運之日已經接近了,所以力量只會變小,你不用擔心了」Meroko說

「不管是滿月或Takuto,對於我的存在都不在乎……我…是阻礙者吧!」Meroko想到眼淚就留下了
忽然,她一個不小心,就從空中跌了下來!!!
「兔子!!!」Meroko發現自己已經變身,嚇了一大跳
「阿~為什麼阿~是因為沒神力嗎???」她在原地打轉
滿月的奶奶出現了(應該是她的奶奶吧!)她問她怎麼回事,然後就拿了一個鯛魚燒她

「大重小姐發的mail來了」Takuto拿手機給滿月
Takuto趁滿月沒心防時,突然將滿月壓倒在床!!!
「你…你要做什……Taku…」滿月沒有力氣說話
「我連要贏過英知的信心和根據都沒有…但是我不想就此停手…你誰我都不想讓給任何人…滿月」Takuto眼神堅定,很認真地說
「我不會認輸的…也不會輸給妳…」
滿月憂愁地看著Takuto「我討厭你」她推開Takuto
Takuto有點小震驚啦~!「算了」
「妳姑且就先待在這邊吧!」Takuto摸摸滿月的頭

「如果是那樣…我明明就該說對不起的呀!我討厭你的話,你就會讓我感到非常的寂寞…讓我軟弱的人…讓我夜不成眠的人…紛亂我心卻不活存的人…不能留我孤單一人的人…要追求明天而活著的話…就會反變成要背叛你…我傷害你…波紋間將你棄之不顧…這樣的罪惡…我沉擔不起…我做不到」滿月哭了出來

目前身在滿月的奶奶家的Meroko過的很好,還有糖果吃
「在滿月家雖然感覺有點怪怪的」Meroko心想
突然,Meroko注意到電視機上面有一張CD,就向奶奶詢問(Fullmoon的CD)
「那上面的人跟我死去的女兒的照片很像」奶奶說
「聲音聽起來也不太像嗎?」
「恩!但是我決定再也不聽音樂了」奶奶說
「為什麼……」
「因為我不想再想起悲傷的事了……」
後來奶奶說要幫Mero洗身上的緞帶,換上另一條

換上別條緞帶的Meroko(變身回來了)讓Izumi察覺到它的不對勁,Meroko說只是轉換一下心情而以啦
「Takuto他們快到家了」Izumi說
「恩……那我也去別邊散步了」Meroko說
「妳這樣說是打算在他們兩人病倒還沒之前都不會回來吧?」Izumi很擔心他們的身體狀況
「你是沒看見喔!我是他們倆個人的阻礙者!!!」Meroko生氣了
「我們一起回去吧!」忽然,Izumi從背後抱住她
「回去…冥界嗎?」Meroko問「恩!我們回去吧
Meroko當然是百般不願意,因為命運之日和神力的問題,迫使他必須還留在人界
但是…Izumi沒管這麼多,直接吻了Meroko
「我喜歡妳」Izumi說
不過,Meroko沒理他,對Izumi攻擊,就轉身逃走了!!!
「Meroko~!」

「我不想再逃避了……」Meroko想
可惜的是,似乎一切都太遲了…..Meroko的記憶…瞬間被挖掘出來…也代表她的力量即將……

Meroko後來回去奶奶家,跟隨去了寺廟
突然,Meroko不見了……
「Meroko~?」奶奶尋問「Meroko~妳回來了沒?」
「不對……我的名字叫做''萌''……文月婆婆」

(轉載至~黑色羽翼之淚)

 

Copyright(c)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