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話-神也無法阻止一顆月亮的滿盈

我很清楚,大重小姐把我看的比什麼都還重要
只要想到他們對我的好,我就變的一步也走不動了

「我回來了———」TAKUTO進門
他發現家裡好像沒人在不免抱怨了一番,突然———有個人從背後抱住了他!!
「啊———————!!!!」
「是誰?是誰!?」TAKUTO轉身,發現是FULLMOON
「把我變回來!!!!」FULLMOON大喊
「妳怎麼了?妳不是還在工作嗎….?」TAKUTO疑惑
「快點把我變回滿月!!快一點!!!!!」FULLMOON抓著他哭了
「我知道了…妳先冷靜一點…….」
TAKUTO趕緊將FULLMOON變回滿月,滿月還是哭了
「妳沒事吧!??」「妳怎麼了!?」TAKUTO將滿月擁入懷中
「我沒事…..」
「妳沒事的話會那副臉嗎?妳是怎麼了?滿月?」TAKUTO問
滿月緊緊地抓著他「我….我覺得我父親會死都是我害的…..我沒有阻止英知也是我的錯…..其實…..我一直和自己在戰鬥著….死去一點也不可怕,然而,活著才是最令人感到恐懼的…..」滿月哭著
「為了妳,葵連性命都賠上了,他覺得這樣就已經很高興了!所以,無法遺忘也沒關係的!」TAKUTO說
「我只要看到妳心情就會平穩下來,英知跟我不一樣嗎?」
滿月搖頭

「結果犯人還是由妳去找吧?」小泉問
MEROKO抱怨了一堆~因為她也沒看到犯人
不過,小泉卻說出了一句「寂寞的時候…就會想看到滿月」這句話,突然讓MEROKO吃醋了不少

演唱會現場
「啊~超緊張的~滿月有沒有好好地唱啊??」後台煩惱著
「她不是說沒問題了嗎?我也會盡力支援的!」另一個人說
「如果是她,就一定沒問題的」若王子突然出現
「若王子……」大重小姐看著他
「我要是說我想活著,不知道英知會回我什麼……」滿月說著
「妳很寂寞嗎?我好寂寞……不過他絕對我跟我說『這很好啊』的!」
「滿月….」TAKUTO廳的一頭霧水
「抱歉就當我剛什麼都沒說吧~因為我也有變的脆弱走不動的時候呀!」滿月說完.趕緊出場
結果,一大堆媒體過來訪問,想知道上次的事件
記者訪問她,卻一句也沒說話

「滿月…生病了?」大重小姐緊張
「她在4個月前就行蹤不明,也沒有接受治療,我為了找她還特地回來」
「她真正的年齡是12歲…不….是13歲」
「13歲?」若王子回答
「她在短期間成長這麼多老實講真是不可置信…..我沒有弄錯的」
「這首歌,是滿月的」若王子堅定地回答
「這是什麼怪歌呀?」觀眾想著
「好悲傷的歌….不應該用笑臉來唱的!」
此滿月邊唱邊想著英知的事….
‘’英知說他喜歡我 我想要找尋自己喜歡的自己 只有一下子也好 慢慢地卻努力的我 這樣子流逝的時間 我很喜歡 我想要這樣地活著 月圓了’滿月唱著
滿月唱完下臺了,突然被大重小姐叫住
「滿月…妳這個傻瓜…..謝謝你了」
「喂!警察在外面!!」突然有一個人衝進來
「警察…..?」滿月驚訝
「妳就是犯人!我來逮捕妳啦~」那智突然出現
「那智!?」滿月叫了他「你怎麼了?做這麼危險的事…..」
「因為只有我看見了犯人呀~我就變裝進入觀眾席找了」
「你怎麼會知道……?」滿月疑問
「靈感呀~~~~」他指了頭腦
「原來如此」
「犯人要走掉囉!沒關係嗎?」
「你先等一下!」滿月離開了
「嗯…你怎麼對FULLMOON這麼溫柔啊?」小圓問
「我是把朋友看的很重要的男生嘛~~~~~她剛進演藝界時,用最真實的笑容對待別人……」
「你喜歡她嗎?」小圓問
「不…..我喜歡的是……..」

滿月這時看到一個不認識的男子….
「謝謝你做我的歌迷!!」滿月突然向他鞠躬
「我很高興你喜歡我的歌,不過,理由並不是因為我一個人唱歌的,所以,請你不要再傷害我最重要的人了……….」滿月握住他的手「還有你的朋友」

「原來是她……是這樣啊….」ZYONASAN(譯註:我不知道中文翻成什麼…值加打羅馬拼音了)坐在車內
突然一聲巨響,原來是小泉!
ZYONASAN變身成死神飛了出去
「ZYONASAN!!你一直都沒出現我還在想這麼這麼奇怪!你到底做了什麼????」小泉問「沒有得到我的許可我不准你胡來!」
「如果我對滿月做出了什麼事,你就不能原諒我嗎?」ZYONASAN奸詐地說
「被完全馴服的人不是很可愛的東西嗎~小泉」ZYONASAN突然綁住了他!!!!
「情況逆轉了!」變成ZYONASAN控制小泉了!?
「我現在是主人,小泉」

「我剛開始為什麼會想去見TAKUTO一面呢?我長久以來說不出的話講的出口嗎?我也不知道…………..」
「對了,妳在會場的花是自己掏腰包的吧?花多少錢買的?」大重小姐問滿月

「50萬元」

(轉載至~黑色羽翼之淚)

Copyright(c)版權所有.嚴禁轉載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