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

獨個兒站在海邊的長堤上

迎面吹來的只有凜冽寒風

風猛打著我冰冷的臉龐

在其上添上一層厚厚的冰霜

 

好不容易才睜開早已乾澀的雙眼來

看著殘陽西沉在碧海的懷抱中

一襲烏雲毫無朕兆的橫空而至

遮蓋了半個昏沉的天空

阻擋了滿月如雪一般的光華

把我的心情推進最黑暗的深淵

 

回首昨天與妳共渡的每一分每一秒

在琴弦上四手翻飛迴然起舞

在大地的懷抱中臥看漫天星火

在荒野古道草原大漠上縱馬奔馳

在戰場的亂石間刻上妳和我的名字

 

那時

我深信

我必能與妳締造這世間最最最漂亮的童話

 

但無論妳與我共同擁有過多美麗的回憶 多崇高的理想

我們始終沒有逃過分離的結局

雖然已忘記我們何時開始相對時默默無言

可是我已無法再在妳眼中看見那歡愉的神采

 

看見妳開始與他手牽手肩並肩的四處走

看見妳看著他時眼中所泛出的款款深情

看見妳與他所發出的歡樂笑聲

看見妳為他所展露的溫柔笑顏

看見妳跟他在人前人後打情罵俏

看見妳眼中因他所重燃的那光輝 那歡愉的神采

我知道我和妳的過去己融入並成為歷史的一角

最後我只成了妳生命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小過客

留給我的安慰只剩下我在妳人生中所寫下那毫不起眼的一頁

 

浙瀝……

浙瀝……

 

雨點打在我枯乾了的臉上

把我從沉思中喚醒過來

我看著天際的雨雲

是在為我而哭嗎?

是攆走了唯一願意靜靜聽我傾訴的明月吧!!

 

我轉過沉重的身驅

揮著與妳別後遺下來的兩袖清風

孑然一身 帶著對妳誠摯而默默的祝福

朝著那歸家的路邁步

始終我並不屬於妳的世界

只有帶上對妳永恆的追思回家

蹲在那只屬於我的一角獨自回味

 

但我仍在遠遠遙望

與妳共渡的那一剎輝煌

 

回首向來瀟灑處 歸去 也無風雨也無晴

 

∼給  那 生命線曾與我交疊的她

          那 早已遠去的她

          那 遙不可及的她

 

∼仍在原地漫無目的地等候著的我

                 泰雲怒索屈勒斯.華歷斯.L  

                                               二○○二 十一 八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