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翌日的約定                                

 

他跟她相識在國中,跟很多情侶一樣在相識時是一對冤家。在相處後久而久之產生了一點微妙的感覺,亦發展出一段微妙的關係。

在學校他們出雙入對,放學後他們會一起回家,在乘公車時她累了她依偎著他的胸膛小睡,而他亦樂意將展開他的胸膛。每個週末她也會伴著他與同學去踢足球;他也會約會她上街外出。他就算跟他的友人去約魚呀!喝東西呀!他也會帶著她一塊兒去。他跟她關係一直曖昧,他跟她亦洞悉到在他們之間的感覺起了變化,但因她跟別的男生正在交往,而他亦享受沒有戀愛沒有束縛的自由,所以他們的關係一直都原地踏步。

在國中的最後一年,在一個踢球的週末;是元宵節翌晚,他們坐在球場邊;在圓圓月光底下相依著。他跟她說︰「我想我們沒有可能一起渡過每一個元宵節。不過以後每年的今天,我們都約定在圓圓的月光下相聚,不論將來我們的關係怎樣,又或者將來我們的身邊已有他人,都年年有今日,至死不諭!」並隨後取出紙和筆,立下字條﹙逢正月十六之時,,晨九時許,待︰十時便返之!唯,雙戒為証!願年年如同,至死不諭)

她跟一直交往的男生終止了交往。她向他表白,她想能夠跟他正式交往!但他拒絕了她,她傷心欲絕,她不明他跟她心中早已有情,為何……唉!她決定放棄了,當時亦有別的男生希望與她交往,於是她便開始跟此男生交往。但此時他回來跟她說他希望能與她正式交往;由於此時她已跟他人在交往,所以她拒絕了他的要求。從此他與她也甚少來往了!

數月後她與那男生分開了;一個晚上,他因他忘掉帶家中的鑰匙,在家中附近蕩蕩,突然他想起了她,便走到她家附近,他致電給她「我在你家留下,妳能否下來陪陪我?」她在家閒著,於是便下來聚聚舊……就這樣兜兜轉轉他們終於一起了!

跟他的交往的點點滴滴,一切也印於她的心頭;他的喜惡已變成她的喜惡,她永遠也不會忘記所有他們的東西。這也是她活得最開心的日子,但在一年後他們分開了。雖然跟他的交往彷彿若即若離,但她對他的愛可以用迷戀來形容,一切不安都被愛覆蓋著。其實在她心中早就知道他們活在不一樣的天空下,分開只是早晚的事,她只希望這一天能晚一點才出現。她只是想擁有一個只在乎曾經擁有的故事在她生命中罷了。但這一天終於來臨。她雖然不忍,不忍離開她心愛的男生;不忍夢已到需要甦醒的時候;不忍她和他從此只能活在夢裡;但再不忍她也只能忍痛離開。她不是說過她只是要一個只在乎曾經擁有的故事嗎?現在是時候了!上天說是時候把幸福快樂交還了!是時候履行她對上天的承諾了!

她坐在頂樓看著一片不算蔚藍的天空;她相信就算沒有他,她的天空也不會像這樣的灰矇矇!因為愛他∼所以她退出他的天空;因為愛他∼所以讓他選擇他的幸福;因為愛他∼所以她選擇離開。她為了不要他擔心,不要他難過,她一定要站起來。她一定不會做令他會動手打她的事(傷害她自己的事)。她會活得好好,因為他會想她活得好。她會幸福快樂,因為他會想他幸福快樂。她會愛惜自己,因為她懂得如何愛他。

也許這時候離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他們沒有將關係弄得好爛;至少他們在和平的氣氛下分手;至少她和他還有見面的機會。不過現實不是如她所願,她以為分開了還可以朋友的身份跟他交往,以朋友的身份關心他;但他沒有給她此機會,她有嘗試找他,但他總說忙著,他總冷淡對她,就連在電話中也沒有多半句話。她只能在他的朋友口中得知他的近況。她只能每年在他友人的生日會上跟他碰面;難度真的這樣忙嗎?難度多說半句話都不行嗎?當然不是這樣!但她從未怪他那麼狠,她知道他的狠是為她好,因他知道她有多愛他,他只想她能盡快淡忘對她對他的愛,但他不知道無論時間怎樣過也沒法洗去她的記憶。你能夠戒掉煙癮,但永不會忘記怎樣吸煙。她曾聽說愛情的創傷最長只需兩年就能平復。她的傷口是能平復,但她從來沒有停止愛他;因愛是不會變的,變的只有愛的型式,你對你愛過的人就算沒有了愛情的感覺,但你始終希望她能過得好、食得好、睡得好,這就是轉變了的型式了!

他們分開了半年,第一個正月十六。她期待的一天。她一大早起床,弄了點小吃,應約他們之間的約定。他們相約九時在一間粥店內等,若到十時還未見對方便離去。她九時正踏入粥店,選了他們常坐的位置,挑了她喜愛的牛肉粥,但她的眼睛從未從門口轉移過,她一直守候著他,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她一口一口的吃那碗粥,每吃一口似吃了半個世紀般,她喜愛食物頓時已變成全世界最難吃的食物,吃每一口都似有一支箭射穿過她的心,她的心已無沒有決口地方,她心之碎片已散落在店內每一個角落。過了十個世紀後;他始終沒有來、他爽了約、他違背了諾言、他沒有出現,她…….

分開後第二個正月十六,她依舊九時正踏入粥店,依舊選了他們常坐的位置,亦挑了她喜愛的牛肉粥;他依舊沒有應約。如事第三個、第四個年頭亦是這樣。

在這些年頭她只能送上聖誕咭、生日咭、情人咭祝福他;希望他活得好;告訴他,她也會活得有多好;因她不要他為她擔心她一定會活好自己;因為她清楚她自己的心;是活著誰……

過了四個年頭,他們終於有機會相約聚聚,他終於應她來電、應她的約。從前她想約他聚聚是想告訴他她活得有多好,但他每次都沒有應約。但她今次想告訴他她不好了,因為她這回真的不好了。他出奇地應約,不知是不是上天還對她還有絲毫眷顧,讓她最脆弱的時得回這老朋友。

她很珍惜這一刻的相聚,四年以來第一次可跟他談天說地。四年以來第一次可以這麼接近。在約會中,她得知他跟一直交往的女生分開了;其實她應該高興才對,但她莫名其妙的感到不快;也許她現在活得不好,所以她更不希望他也過得不好。

或者這世上有兩種遺憾最折騰人;一種是得不到自己心愛的人;另一種是看不到心愛的人得到幸福……

又到了第五個的那一天,她仍然依舊守約,他亦依舊爽約;她傳他短訊“你在上班嗎?你是否不能來嗎?待覆”他沒有回應。其實她當然清楚答案,她只不過忍不住問,她只希望奇蹟出現罷了!她吃完了那碗難吃的粥,漫無目的在街上走,不知不覺走到他打工的地方,遠遠看著他……

放風爭的感覺,就好像對著一個很遙遠的對象,遠遠的看著它,雖然距離很遠,但是心媮`是不至於絕望,因為你知道,你手上握著這條線,就像是一種不斷的緣份牽引著彼此;但她清楚這扇風爭永遠也不能收回她身邊!

 

二零零三年正月十六

 

         

        

 

 

setstats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