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離開本網之前在留言冊上留言,留什麼言也可以

1962-1993 香港只有娛樂圈,香港沒樂壇……

1993-6-30那個黃昏,家家戶戶都定睛看意外終局,有人泣不成聲,有人錯愕萬分,有人默默哀禱,有人從心底迴盪出無限的惋惜。 在意外發生時,家駒曾憤怒地斥責香港只有娛樂圈,而沒有樂壇。這番有如當頭棒喝的話,其實是Beyond年年月月不厭其煩地反覆申說過,但既得利益者與合謀者當然充耳不聞,而關心的人又能做甚麼?逃離了一個娛樂圈,萬料不到家會在另一個更大的娛樂體制中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遊戲規則無情地摧毀了一顆年青人的搖擺心,而家駒卻永遠年青。 Beyond的音樂向來都使不同階層的得到了薰陶,除了最瘋狂的Beyond少女群,以及無數在Band房中奏Beyond作品的年青樂隊了,隨便在我身邊,都不難找到熱愛與敬重Beyond的人們。光明世界背面,靡爛的黑夜裡正有一個個迷失的靈魂藉著了酒精的揮發,忘情高歌「灰色軌跡」,而停放在路邊街角的小型貨車則以高音量播放家駒滄桑的歌聲......。無論是固執的、平庸的、快樂的、麻木的、甚至屬於社會邊緣的地下秩序,Beyond的音樂都能在濁中嘗到點滴解放心靈的甘露。直到現在,我們還未能在香港找到另一隊像Beyond般擁有影響力的樂隊。而作為Beyond始創者與靈魂人物,家駒在他短暫的生命中燃亮了自己,也燃亮了很多愛戴他的人。 酒醒夢斷花謝月朦朧家駒遺下他雋永的曲調放下一生不朽的音樂功績,孑然一身地邁向他的音樂天堂裡。可惜及可悲的是他要委實走得太早了。愁與淚,無奈與悽愴,總是抹不悼,揮不 家駒雖己撒手塵寰,正如Beyond三位成員所言或許他正在另一個世界愉快地生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