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麗的早晨,我睜開醒(酉穌)(一個子來的)的睡眼,從床上掙(手紮)起來。這天,心情特別開朗,我決定去踏單車。在踏單車的路上,我看見有位老翁,手拿長劍。當我在他身旁經過時,他突然開口問我是什麼時候,當我一回答他︰「三時正。」,他又突然拿起長劍,向我一砍,我就立刻到了一條隧道,然後進入了一個奇妙的世界﹗
我醒來時,已在一個默生的地方,但我的手埵h了一樣東西,那炳長劍。我拿著它,一路走,突然看到遠處的水渠塈々@樣東西在(火閃)爍。啊,原來那東西是馬克思。我上前去幫他起來。他後來請我到他家塈中@會。
這時,他們說起他的往事來。他道︰「我其實可算是一位哲學家了。我寫了後多關於資本主意和共產主意的稿,我比較喜歡共產主意,所以我極力寫了很多書稿在政治上,希望人民能更加支持共產主意。不說這些了,說我的身世吧。我是生於德國的,父親是律師……」馬克思說到這,我已無心再聽了。突然,門外有一陣雜聲,我看見岳飛帶同他的軍隊,風馳電祭地走過馬克思家的門口。我回頭,想跟馬克思說再見,但他已不見了,看見的,只有一個翁。他問︰「劍還在嗎?」當我想說在時,我的手無故不受控制,自己拿劍砍自己。當我再睜開眼,我還在單車上,不過多了一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