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順叔談當下即是

2004年4月19日.星期一.情

今日,我到順叔的辦公室談到校友會再次核數的問題。我感到十分自責,由於我的急躁和及苟且,以致我們的法律文件並不符合要求。要順叔使用數千元在這不必要的事項上實在非常抱歉。

順叔談到法住學會的一位老師說,有很多事情如果能做到為什麼不做好呢?我們是不是沒有能力做好呢?正如這件事,順叔認為這個會不是他自己個人,而是所有國事人的。他不希望這個會在開頭的時候就留下一個法律的問題,如果我們就這樣把文件存檔,以後就不能更改。到了今日,我們既然有能力去補救,我們就應該把它做好。一個小錯處我們可以不理會,就會累積成很多很多無法補救的錯處;一個小處的改進,一點一滴,我們做的事會更完美。

他告訴我這數年來的工作令他發現活在當下的道理,我們很難計較未來怎樣看今日所做的事,正如當年他做國事的時候有很多事情在今天看是很不值得的,但是在當時的環境堣w經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我們無悔。如果我們一天都能夠做好一點,我們會有更大的成就。

這個給我很大的教訓,我太多事情做到了八十分,就以為可以滿足,這是錯的。為什麼不能再走一步?

我要多謝順叔給我的半小時,要多謝他給我的新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