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的三人向著夢想成功絕非一朝一夕  ( from J-point vol.139 )

從前的三人向著夢想,到底怎樣的奮鬥呢?
要實現夢想,天份加上努是絕對不能缺少的。今天w-inds.在藝能界中總算闖出了名堂,但過往他們到底付出過多少的努力和汗水呢?

橘慶太

由於跟不上進度,所以在家中努力練習
開始萌起想成為歌手,想在幕前演出這念個,應該是在小4、5年級左右開始。由於當時是小學生,所以思想很單純,只是很羨慕別人可以在電視機裡唱歌而已,並沒有想過到底要怎樣才能成為歌手,更沒有想過要當演員或搞笑藝人等,因為我真的很喜愛唱歌。
不過那個時候除了想當歌手之外,亦很想成為一個足球員,所以小學的時候我就加入了一隊少年足球隊。那時每個星期日我也要去練習,雖然也曾努力過,但自從升上了中一之後,我卻迷上了跳舞而放棄了足球。說起來早前我在室內五人足球場內踢波時,認識了一個因為踢足球而放棄跳舞,與我情況剛好相反的人,你說多巧合呢(笑)。室內五人足球是我最近很有興趣的活動,現在經常和其他舞蹈員一起踢,下次不如找FLAME一起比賽一下都好喎。
話說回來,最初我學跳舞的時真的很差勁,在眾多同期的師兄弟中,只有我的節拍感最差,心想再是這樣的差勁,便不能再學跳舞了,所以我每天都很拼命地練習,結果經過了半年左右我竟成為了與老師一起作示範的學員,那個時候我真的很開心,而且更令我知道努力是一定有成果的。
讓我加入藝能界的契機是一個選拔賽,當時我只有中二,是父母為我報名參加的。而我自己根本對會獲選一點自信也沒有(笑)。因為我不單只未曾學過唱歌,而且比我唱得好的參加者比比皆視,所以當司儀說我入選時,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
所以我覺得參加選拔賽根本和實力沒有直接的關係,最重要的還是意識的問題。因為很多時我看回自己參賽時的錄影帶,也會有種「唱歌和跳舞怎會這麼差勁啊」的感覺(笑)。不過雖然是差勁,但總算看得出自己真的很拼命做到最好,或許當時的評審員也是看見我這麼拼命,認為我是可造之材,所以才讓我入選也說不定。

比起能唱功了得,拼命去做一件事情的意識更為重要
一個拼命苦幹的人,其他人也很容易從他的表現中看出來,始終一個拼命苦幹的人,眼神和表情也會顯得特別不同。所以我在參加選拔賽時,比起唱功我更加注重自己是否拼了命去把自己的努力傳遞給評審員知道。很多時看見別人唱歌時,總是心神恍惚,精神散渙那樣,我自己就覺得這是不行的。作為一個歌者,無論怎樣都一定要看著對方的眼睛來唱,這樣才可以把自己心裡面的感覺傳達給聽眾知道。就算到今時今日,我的想法也未曾變過。雖然在演唱會上無可能做到跟每一位觀眾有眼神接觸,但只要把整個場館也作為一個個體,用心去演繹歌曲,我很相信每位觀眾都能夠感受到的。
作為一個藝人,總是希望自己能獲得別人的注意,而為了突出自己的星光,我們必需要做一些與別不同的事情。對於我來說拼命去做好每一件事情,就是能令自己發出光芒的最佳方法。因為縱使你唱功如何了得,跳舞如何出色也好,若沒有專心一意拼命去做的話,始終也不能拼發出光芒的。還記得以前,在我跳舞完全不行的時候,父親曾經跟我說過「雖然你學東西比別人慢,但你卻擁有比別人努力10倍的能力,只要你比別人努力10倍的話,將來一定可以做很好過別人」。結果我真的比別人更加努力拼命去練習,而我的舞藝也總算獲得了進步。所以拼盡全力,比別人多一倍的努力,可算是我做人的基礎。

千葉涼平

在舞蹈學校被降班的一刻,真的想哭出來
憧憬進入藝能界,大約是小學5年級左右,還記得那時在畢業紀念冊上,填寫將來的夢想職業時,每次我都寫上「藝人」這職業呢。而到了中一的那年,由於我開始學習跳舞,所以就更加堅決了自己要成為藝人的夢想。
說開學跳舞,其實當年並非自己要求要學的,只是那個時候我跟媽媽說我想當藝人,而湊巧有一個大型的選拔賽展開,除了在北海道各處派街招外,還在電視上大賣廣告,結果媽媽便為我去報名,可惜到最後還是落選。不過大會的人卻介紹我去舞蹈學校學跳舞,而媽媽亦慫恿我去試試,不過我自己其實在最初並不太想太的。(笑)因為舞蹈學校是星期六上課,所以沒有時間跟朋友一起去玩耍,而且一心要成為藝人的,沒有一萬都有數千,要成為當中成功的一個,就好像要把其他的人踢下台一樣,這種感覺我並不太喜歡。要以別人作為自己上台的台階,實在過不了自己良心那一關。
不過既然有機會到舞蹈學校見識見識,總是不能錯過的。可是在最初的3個月的確是很難捱,腦海中出現得最多的是「很辛苦啊」,「很想回家」笑字句(笑)。而當時龍一也是在我的班上,他給我的感覺是很神氣,每當老師說「這個動作有沒有同學願意出來試試」的時候,他總是一馬當先自告奮勇地走出來做的。要是我的話,一定不可能的呢(笑)。
在學校最初的半年裡,有一件事情是最令自己開心的,話說我們的舞蹈學校,每3個月就會舉行一次選拔賽,成績好的就會獲得升班,相反成績差的就要被降班。第一次的選拔賽我僥倖地獲得了升班的資格,而且亦在班上認識到新朋友,所以每次上堂都非常開心。可惜到了第二次選拔賽時我竟被留班,而平日一起玩的好朋友中只有一位跟我同樣,其餘的卻全部獲得了升班資格,在這種情況之下,那一刻我真的想大哭一場呢。

曾想過若再是不行的話便放棄
之後雖然我很努力,希望能夠再次升班,之後的一年,我亦參加過3、4次的選拔賽,可是始終也無法獲得升班的資格。每當看見升班的告示貼出來,知道自己名落孫山時,那種失落的心情真的難以形容。就連媽媽也跟我說「若下次選拔賽仍考不上的話,放棄學跳舞也沒所謂」,而我亦下了最後的決心,不成功便成仁地再次走到選拔賽的試場。結果那次的選拔賽我竟然獲考上,得知到自己的辛勞沒有白費,那一刻的興奮真的難以形容。
說到我被事務所選上到東京受訓和出道的契機,應該是那年在學校所舉行的Live上。雖然我到現在還沒有問過經理人當年為何會選上我,但我估應該是我那渴望成為歌手的意識拼發出來的光芒吸引了他們呢(笑)。其實在當時還有其他事務所到來挑選新人的,不過大部份也是選女生,只有我們的事務所由於捧紅過DA PUMP,所以才對男生有興趣。
若你問我有沒有甚麼說話想提醒一下當年的自己呢,我想我最希望是跟他說「喂!認真一點上跳舞課吧!」。因為當時只是本著玩票性質,所以和今天的自己在心態上截然不同。現在的我每天都渴望能夠增強自己,因為很怕有一天自己再做不了同樣的事情,所以現在每天也很積極地練習,一天也不能放鬆。若果當年自己能努力多一點,相信來了東京之後也不用像現在那麼辛苦呢。不過現在乾著苦腦也改變不了事實,要是能往後幹得好一點,相信就只有努力吧!

緒方龍一

姊姊與朋友給我的轉捩點
在扎幌的時候,對於自己將來要成為藝人根本想也未想過。只是當年姊姊偷偷地為我交了舞蹈學校的報名表格,而我在上過數堂之後,也覺得跳舞很好玩,所以才留下來學習。不過學了跳舞之後也沒有想過要當藝人,最多也只是幼想過當舞蹈老師而已。其實除了舞蹈老師之外,我亦想過當木匠和電單車維修員,還有繼承父業替父親打理店子等。不過當時我並非因為想夾Band而說要繼承父業,那個時候我仍未對音樂產生濃厚興趣,所以我只是想請一班樂隊回來,而自己則當酒保而已。
正因為這樣,所以我對於能否在舞蹈學校的Live中,被事務所的人看中,獲得出道機會等事情,一點也沒有放在心上。當時若非有個朋友專誠打電話給我,叫我出席,而我又因為朋友盛意拳拳,無法推卻而勉強出席的話,相信我也不會有今天。還記得在當時不知是否頭髮長的關係,當我跳完之後,竟有人走來問我「你原來是男生呢」(笑)。後來那人還問我有沒有興趣到東京接受訓練,我見去了對自己也沒有壞處,所以就應承了他。
我根本就不是那種經常發明星夢的人,而且那個時候剛巧遇上我中三的升學考試,原本我已有意放棄舞蹈學校專心讀書的,若果不是那個Live那一句「你要不要來東京接受訓練嗎?」的說話,我很相信今天絕不會幹著和音樂有關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我那個專誠打電話來叫我出席的朋友,真的是我人生的一個重大轉捩點,而若果最初姊姊沒有偷偷為我報名的話,就更加甚麼事情也不會發生。

自組成了組合以後才發現到自己的弱點
由學跳舞以後,一直以來都十分順利,在未到東京之前我更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可是自從跟慶太和涼平組成組合以後,才漸漸察覺到自己的弱點。自小學開始我一直都覺得自己沒有甚麼事情是做不來的,回想起來當年自己的舞蹈其實是不行的,但自己卻以為很行,簡單來說是自以為是(笑)。此外由於我並非十分渴望,只是被人選上而到了東京與他們組成組合,所以在來到東京的最初一點不安的感覺也沒有,還自以為自己是最特別的一個(笑)。
可是當訓練開始之後,卻感到想像不到的辛苦,這個跟和慶太的相識可謂不無關係。始終大家在以前互不相識,而之後會不會真的成為一隊亦不知道,所以很多時我都會對慶太嬉皮笑臉的態度感到氣憤。而家眾多次言語衝突中,他亦經常指責我的缺點。一直以來由於我都非常有自信,所以我從沒想過要去遷就別人,應該要每個人也遷就我才是。然而當我開始了組合生活後,漸漸發覺到我這樣做是不行的,涼平比我年長,慶太本身是個非常努力的人,可是我卻自把自為,自以為是,這樣的我對於w-inds.來說一定會有一個壞的影響,所以有一個時期我真的十分沮喪呢(笑)。我終於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這麼厲害的人,而且還這麼自以為是,所以每當想起以前曾說過「沒有問題,包在我的身上」等的事情時,就令我感到汗顏…。
不過現在的我已學懂了汲取過去的失敗經驗而改變自己,所以我敢於承應以往自己的自以為是。在音樂或是舞蹈上雖然我也曾遇過很多很多叫人失落沮喪的事情,但我現在會知道只要肯努力,總能令自己成長起來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