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羅藍情緣

「歡迎光臨?」便利商店的大門,因為她的進入,響了起歡迎的聲音。 她依慣例地站在放著飲料的架前,在各式各樣的飲料中,她的目光停在紫羅蘭花茶的飲料上。 羅紫蘭幾乎每天都會到便利商店買了一瓶紫羅蘭口味的花茶。 為什麼不是其他口味,而是紫羅蘭呢?原因是她很喜歡關於紫羅蘭種種事物, 像是紫羅蘭花茶、紫羅蘭味道的產品等。至於在眾多花草中,為何偏偏會喜歡上紫羅蘭呢? 或許是因為她有個超喜歡紫羅蘭的老媽吧! 從小她幾乎可稱得上在紫羅蘭花香、紫羅蘭的生活環境中長大, 她媽喜歡紫羅蘭的程度,和自己相比,她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光是聽她的名字就知道了,她老媽喜歡紫羅蘭的程度喜歡到連幫小孩子取的名字-羅紫蘭, 也和紫羅蘭那麼像?也因為從小耳濡目染下,漸漸地她自己也喜歡紫羅蘭了。 突然,一隻手出現在她的視線中,並在她的注目下, 那隻手正往架上唯一的一瓶紫羅蘭花茶接近時,她忍不住小聲「啊」了一聲。 「那瓶是我要的!」羅紫蘭看著唯一的一瓶紫羅蘭花茶將要落入別人手中時,她也連忙將伸手去拿那瓶。 於是一瓶紫羅蘭花茶,就被兩個人的手相握著。 「喂喂,小姐,這瓶是我先拿到的。」說話的人是一名高她十多公分,穿著很斯文的男子。 「對不起,先生,這瓶是我先看到的!」羅紫蘭也不甘示弱地反駁著。 「小姐,妳站在這邊,也不動手去拿,誰知道妳相中是這瓶花茶?而且明明是我先拿到,妳怎麼那樣不講理?」 對於她的反應,那個男子耐著性子說。 「拜託,你沒聽過禮讓女士嗎?」羅紫蘭和他槓上了。 她可不想今天的下午茶就這樣不翼而飛,或者還要再多走路去另外一家便利商店去買。 「禮讓?拜託,那也要看人? 「先生,你用言語在人身攻擊哦!」 「厚?」那男子似乎像是沒碰過這樣不講理的女子,暗自在心底嘆氣自己的不好運。 而羅紫蘭在這時,也瞧了瞧眼前這名和她搶花茶的男子。 嗯高自己約有十多公分,應該也有185公分吧?長得還蠻斯文、帥氣的, 還穿一身的西裝,應該也和自己一樣是上班族不過,雖然長得是蠻有魅力、吸引人的, 但是居然和我搶唯一的紫羅蘭花茶,真是的?印象扣十分i 羅紫蘭在心底這麼想著。不過,看著那個男子,她怎麼覺得有點面熟,好像那裡見過的? 想起那個深埋在記憶最深處的名字,她驚訝地叫道。「啊!你是言立文?」 忽然從陌生人的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他嚇了一跳,連自己鬆開拿那瓶花茶的手也不知覺。 「妳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羅紫蘭訝異歸訝異,不過看到對方鬆手,她急忙地把到手的花茶抱得更緊, 然後一邊往收銀台走去、一邊對他說:「因為我是那個以前老是跟你不對盤的--羅、紫、蘭。」 果然,那男子在她預料下,當場愣住。 他呆愣住的表情,讓羅紫蘭好幾天後再回想起時,都還會忍不住笑起來。  






 午后時分,羅紫蘭吃完飯後,依慣例地會到便利商店買一瓶紫羅蘭花茶。 自從上次巧遇到小時候的冤家--言立文後,他們幾乎常常就在那家便利商店演出「紫羅蘭花茶搶奪記」, 或是「吵架記」,大概連那邊的店員都大約知道他們的情形。 而今天,羅紫蘭去買紫羅蘭花茶時,意外地並沒有遇到言立文,讓她開心極了。 終於有一天可以像以往一樣可以順利買到紫羅蘭花茶了。 她開心地提著裝著花茶的手提袋,一邊往公司的大樓走去。 沒想到,樂極真的會容易生悲。因為她太高興,所以她也沒注意四周的情況下, 就這樣硬生生地在電梯的門口撞到了一個人。 「哎呀!」她悶叫了一聲,不時還搶救差點掉到地上的紫羅蘭花茶。 「對不起!妳還好吧?」對方有禮貌的道歉。 「還好!還好!花茶沒有掉到地上?」羅紫蘭喃喃地說著。 「沒想到那個紫羅蘭花茶,比妳自己還重要?只顧那瓶花茶,自己撞痛哪都沒注意。」對方一副無奈的口氣說著。 「啊?」聽到對方這麼說,羅紫蘭才抬起頭看著她剛才撞到的人。 「言立文?你怎麼在這?」她吃驚地大叫著。 「我的工作就在這棟大樓,不在這,要去哪?」言立文聳著肩,笑著回答。 「什麼?」一連聽到好幾個讓她吃驚的消息,羅紫蘭還真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的工作公司在這棟大樓?啊!不要告訴我,你和我同公司?」她突然想到,張大口地說著。 因為紫蘭所待的公司分好幾層樓,而她又是那種很少到其他層樓的人, 所以難免會有不知道哪些人是和自己同公司的情形出現。也因此她才會這樣假設性的問著。 言立文大笑著,「我保證不是!不過,我也沒想到妳工作地點居然和我同棟大樓! 看來我們『很有緣』的情形,還是和以前一樣。」他看著他,溫柔地說著。 「是呀!『有緣』!」羅紫蘭撇撇嘴的,似乎不太滿意這樣的緣份。 「剛剛妳沒撞痛哪裡吧?」對於她這樣的反應,他不介意地關心她著。 「好佳在我的紫羅蘭花茶沒撞掉,不然你一定要賠我!」 羅紫蘭一邊按了電梯的搭乘鈕,一邊站著那和他這麼說著。 「妳還是一樣那麼喜歡紫羅蘭呀!」 「你還不是一樣。咦?你今天怎麼沒去便利商店買花茶?」 「怎麼?我沒出現,妳就開始想起我啦?」言立文似乎很高興她問這個問題。 「你少臭美了好不好!誰想你?沒有人跟我搶花茶,我高興都來不及了。」羅紫蘭聽到他這麼說時, 她立即性的反駁。只是她卻發現,當她這麼說時,似乎他有些失望的樣子。是她自己看錯了嗎? 「哦!」應了一聲,電梯也剛好停在一樓。他與她同樣走進電梯,按了15樓的按鈕後, 他詢問著:「妳到幾樓?」 12樓!」羅紫蘭回答後,就沈默下來。 剛剛他那種好像有些失望的反應後,總覺得氣氛突然怪異起來,讓她不敢再多說什麼。 直到電梯停到12樓時,羅紫蘭要走出去時, 言立文才開口和她說:「紫蘭,我是在15樓工作,如果妳有什麼事要找我幫忙的話,隨時歡迎!」 「嘿嘿?這個你放心,我當然不會放棄這找你麻煩的機會啦!」羅紫蘭頑皮地笑著說。 「拜拜啦!」 「拜拜!」  




  星期六假日時,晴朗的好天氣下,羅紫蘭穿了一身輕便的淡紫色系的衣著,走在熱鬧的花市中。 想讓自己的辦公桌上,多一點讓人賞心悅目的感覺,她決定來花市中買盆小盆栽。 在花市中眾多的攤位逛呀逛地,正當她想抱怨,怎麼老是沒有看到她中意的盆栽時, 突然間,一個紫色的花的倩影落在她的眼底。 她有點些驚訝卻很高興地發現,居然有紫羅蘭花的盆栽? 她開心地往那賣紫羅蘭花盆栽的攤位走去,沒想到卻意外地撞到了一個人。 「啊!對不起!對不起?」羅紫蘭連忙道歉著。 沒想到對方卻是以訝異的聲音說著:「羅紫蘭??我的天哪!怎麼又遇到妳?」 「言立文?」看清對方是誰後,羅紫蘭當場嚇到。 「喂喂,這句我應該是我要說的才對。 奇怪,世界怎麼那麼小,連假日出門,也會遇到你。」她沒好氣地說。 自從前幾天她在便利商店買花茶時,意外地遇到這個算是小時候的冤家後, 往後的日子,不知為什麼,總是容易與他相遇。 不過,她想平常他和她的工作地方剛好同一棟樓,會這麼容易遇到,那也是在預料中的, 而且他和她又都很喜歡喝紫羅蘭花茶,因此有時候就會常在便利商店遇到。 甚至有時還會發生和第一次見到時的搶著唯一一瓶花茶的事情。 只是她沒想到,放假她出來逛花市,還會遇到他。這會不會是所謂的「冤家路窄」? 羅紫蘭想到這,不由自主地翻了翻白眼。   「喂,妳那麼討厭遇到我呀?」言立文看到她無奈的表情,他笑著詢問。 「討厭?哈!早在很久之前,我們為了紫羅蘭而吵架之後,我想我們之間應該用『討厭』還不夠詮釋吧? 記得我們常被大人們說我們是冤家,一見面就吵的嗎?」羅紫蘭想到以前,她忍不住撇撇嘴, 「我呀實在是怕遇到你,因為一遇到你,那就表示你要跟我搶有關紫羅蘭花的東西? 她說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嘿,言立文,你該不會也是一樣要買那盆紫羅蘭花吧?」她防備地看著他。 言立文聞言大笑著,「現在才發現我和妳的目標都是那盆紫羅蘭花呀?我看妳還是一樣粗神經,給它很遲頓哦。」 「你才粗神經咧!」羅紫蘭反駁回去, 「說好了,這盆紫羅蘭花我可是買定了,你不要又跟我搶。」她先聲明著。 「是是是,我今天當個坤士,禮讓妳這淑女,可以吧?」言立文笑著一邊做出請的動作,一邊說著。 「ㄚ咧?你今天反常了,居然會先禮讓我?」羅紫蘭對他的反應有些吃驚。 不過她還是很開心地買下了那盆紫羅蘭花。   「嘿,紫蘭。」言立文叫住了結好帳的她,「妳待會有沒有空?」 「有空呀!有什麼事嗎?」 「我請妳去喝杯咖啡吧!我們有兩三年沒見面聯絡了,聊聊天,可以嗎?」言立文正經地說。 不過,羅紫蘭一聽到他這樣有禮貌地說,她吃驚地瞪大了眼。 「我確定我自己沒聽錯。你是不是發燒了呀?怎麼你今天反常極了。」她伸手摸著他的額頭, 想確定他有沒有發燒過頭,而導致反常。 言立文一聽,啼笑皆非。他大手把她摸著他的額頭的手拿了下來,並溫柔地握著。 「我沒有發燒。」 「真的?」羅紫蘭狐疑地看著他。 「真的。」言立文笑著回答。「不知這位美麗的小姐是否肯賞光呢?」 「有人請客,當然好啦!不過我只喝花茶,不喝咖啡哦!」 「是是是,我知道。」言立文笑的更開心。 「還有。」羅紫蘭低頭下來,看著她被他握住的手,沒好氣的說: 「可否請你放手呢?我又不是小孩子,又不會不見,也不會迷路,不需要握那麼久吧?」 「嘿嘿?不好意思,我忘了放開。」言立文傻笑著,放開了握住她的手。 「沒關係!」羅紫蘭第一次沒有藉機調侃他。  




  「紫蘭,妳先去樓上找座位坐。」言立文在和羅紫蘭來到一家咖啡店後,這麼對她說著。 「嗯,好?咧,不對呀!你知道我要點什麼嗎?」 本來乖乖地應聲的羅紫蘭,忽然想到有點不對,她發問著。 「我當然知道。妳要點紫羅蘭花茶,對吧?」言立文非常有信心。 「算你厲害。那我先到二樓找座位。」話說完,羅紫蘭就往咖啡店的二樓走去。   在二樓的眾多座位中,她選了個靠窗的座位。   不一會兒,言立文端了兩杯花茶,和一塊蛋糕來到她的面前。 「我幫妳多點了一塊草莓蛋糕,不知道妳喜不喜歡?」坐下來後, 言立文把其中一杯的紫羅蘭花茶端給她後,又把那唯一一塊蛋糕放在她面前。 「都可以,對於甜食,我是不挑剔的。」羅紫蘭一邊在花茶加了一些冰糖,一邊說著:「謝謝!」 「不用客氣!」 開始喝著花茶的羅紫蘭,發出歡喜的聲音, 「哇!真是棒極了,還是最喜歡紫羅蘭花茶了。能喝到自己喜歡的花茶,真是幸福呀? 聞言,言立文笑著搖搖頭,「沒想到妳還是和以前一樣那麼喜歡紫羅蘭花茶, 瞧妳,好像擁有了紫羅蘭花茶,滿足地像擁有了全世界一樣的表情。」 「不行嗎?這是享受人生耶!」羅紫蘭反駁著,「你還不是一樣?還敢說我! 真是奇怪極了,你一個大男生,怎麼還是和女生一樣喜歡喝花茶,你是我目前遇到這樣的人。」 「我只喝紫羅蘭花茶,其他的我不喝的。」言立文聲明著。 「咦?為什麼?我以為你其他的花茶也喝耶!」羅紫蘭有些吃驚著。 「我一直很想知道,你為什麼也那麼喜歡紫羅蘭?像我是因為從小就被我媽所影響,所以也跟著喜歡。而你呢?」 「這些問題都是祕密。」言立文神祕笑著回答。 「不能告訴我呀?」 「至少現在還不行告訴妳。」 「啍!不只小氣,還喜歡故作神祕。」羅紫蘭不在意地說著,開心地繼續一邊吃著蛋糕,一邊喝著花茶。 「我們有二、三年沒有聯絡了,這些日子妳過得還好嗎?」言立文關心著。 「還不是老樣子的每天工作。假日偶爾逛逛花市,去郊外看看花、欣賞大自然。 或是在家一邊聽音樂、一邊讀一些好看的書。有時和一些朋友聯絡,聚一聚的。」 「哦?都是一個人呀?妳還沒交男朋友?」 「呵呵才不是咧!我只是忘了講嘛!我早有男朋友。 我和他交往一年多了,我們很相愛的。」羅紫蘭提到她的男朋友時,眼神滿是柔情。 「哇!看來妳過得很幸福美滿哦!不像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言立文感嘆著。 「不會吧?真的看不出來你還是一個人!」羅紫蘭有些訝異。 從以前認識他開始,羅紫蘭早就明白,言立文是個很出眾、也很受女孩子歡迎與愛慕的男生。 只是她卻不明白,為何總是沒有聽說他有交女友或是他喜歡那個女生的。 本來她想說,他可能覺得當學生時,不想談戀愛,怕影響學業。 沒想到出了社會好幾年了,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女朋友呢?怪? 「喂喂,我怎麼覺得妳這話,好像話中有話的樣子。」 「沒有!沒有!」羅紫蘭連忙否認,心底卻暗自偷笑著。 「真的?」言立文懷疑著。 「當然是真的啦!」羅紫蘭加強語氣地回答。 「那你呢?前幾年出國留學,在異鄉過得如何呢?很辛苦吧?哪時候回國的?」 「留學的這些日子,雖然是辛苦,但還是值得的。 只是有時還是會想念在台灣的親人、朋友的。」言立文輕描淡寫的說, 「我是半年前才回來的,最近在一家公司擔任電腦工程師? 「就是我們公司樓上那家呀?那怎麼我之前都沒有遇到你?真是奇怪? 「前一些日子我的工作時間不太一定,有時我們是要忙到晚上,甚至在公司過夜, 所以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才都沒有遇到妳吧!」 「原來如此?」羅紫蘭了解地點點頭。 就這樣地,他們這樣樣邊喝著花茶,邊聊天下,他們兩人之間空白了二、三年的情誼, 似乎在這時連繫了起來。也或許這樣地談心下,他們相處的情形不在像以前那樣老是爭吵吧嗯應該啦! 連續幾天的冷天氣後,沒想到這天居然出了大太陽,讓整個台北市的氣溫明顯升高。 「是誰和我說今天會很冷的。」羅紫蘭中午時分吃完午餐時,她一邊走著一邊自言自語的, 「簡直像夏天,快熱昏頭,真受不了!還是去買瓶花茶來消消暑。」 又往著便利商店的方向走去。沒想到她才一踏進便利商店時,就看到已站在收銀台前結帳的言立文。 「啊!你怎麼早我一步?」羅紫蘭依然是吃驚的反應 「什麼?你還買兩瓶?」她看到言立文所要結帳的東西是兩瓶紫羅蘭花茶時,她立即跑到放花茶的架子。 果然!剛好沒有紫羅蘭花茶! 她一臉臭臭的,嘟著嘴走出了便利商店。此時的言立文正提著他所買的東西,站在門口等她。 羅紫蘭一看到他,劈頭就抱怨著:「厚?你幹嘛買兩瓶啦! 也不留一瓶給我,今天天氣熱得很,還要我去另外一家買嗎?」 言立文依然不改他的笑臉,拿起了他買的其中一瓶紫羅蘭花茶。 「哪!我買兩瓶,一瓶是要請妳的。這樣子我們就不用每次都在便利商店上演『搶花茶記』。」 「咦?」羅紫蘭呆呆地看著他。 「還不拿著?哦,妳今天不要喝花茶啦?那我收回去嘍!」言立文假裝把花茶收回著。 「啊!要啦!我要啦!」羅紫蘭趕緊拿走他手上的花茶。 「看妳那麼著急,真可愛!」 「你故意耍我呀?」羅紫蘭斜睨著眼看著他。 「沒!沒!」言立文邊否認,邊笑著回答。「走吧!外面比較熱,先回公司吧!才不會熱到不舒服。」 「嗯。」於是羅紫蘭一邊開心地笑著,一邊和他走回公司。 「言立文,你今天怎麼怪怪的,怎麼多買一瓶花茶要請我?」走著的同時,她還不時記得詢問著她很好奇的問題。 「因為妳喜歡喝呀!」他回了一個奇怪的答案,當場沒讓羅紫蘭翻白眼。 「這什麼怪答案!如果是因為我喜歡喝,那以前你為什麼都和我搶? 我看你大概是被大太陽曬暈頭,所以今天怪到極點。」羅紫蘭沒好氣地做下這結論。 「隨妳怎麼說吧!」他還是笑著回答。「對了,以後中午我都會幫妳買一瓶紫羅蘭花茶, 這樣妳就不用多跑一趟,所以妳要記得不要自己也買了哦!」 「對我那麼好,有什麼企圖? 啊!不會是因為你以前都和我吵架,現在你良心不安的吧?」想不出有什麼好理由,她這樣說著。 「秘密!也許以後妳就會知道了。」 「啍!又來了,最近你怎麼老是喜歡故做神祕!」 「我只是希望妳開心,畢竟我們也算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不是嗎?」 聞言,羅紫蘭並沒有回答,只是抬頭看著走在她身邊的言立文。 「怎麼了?」言立文柔聲地詢問。 看著他帥氣的外表,溫柔的眼神看著自己,她心底升起了奇怪的感覺。 輕搖著頭,「沒什麼!」她轉回頭看向前方。「謝謝你!」 「不用客氣!」     一手支撐著自己的頭,羅紫蘭呆呆地看著放在自己辦公桌上的花茶。 從那天之後,言立文真的就如他自己所說的,每天都會買一瓶紫羅蘭花茶給她。 雖然她很高興每天可以喝到花茶,不用自己還要跑一趟便利商店買,但是心底卻覺得怪異極了。 她和言立文只是認識很久的好朋友,他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那麼好呢? 「唉!」羅紫蘭輕嘆了一口氣。 其實她也不敢再想下去,怕再想下去, 得到的結論讓自己覺得彷彿會失去什麼或是發生什麼事情的樣子。 或許她真的是鴕鳥心態吧!自以為什麼都不想,就可以粉飾太平。 「唉!」她再度嘆氣著。 「紫蘭,妳在做什麼呀?怎麼望著紫羅蘭花茶一直嘆氣?」她的同事在她連嘆好幾次氣後,忍不住地詢問, 「妳不是很喜歡紫羅蘭花茶?怎麼最近好像這花茶惹得妳心煩的樣子?」 「沒什麼啦!」羅紫蘭揮揮手地回答。 「或者說,妳煩心的不是紫羅蘭花茶, 而是那個每天都會買一瓶花茶來給妳的那個人?」她同事假設性地說。 彷彿被說中心事的樣子,羅紫蘭原本發呆的表情,突然愣了一下。 「我說對了吧?」她的同事也正好看到她失常的那一小反應。 「紫蘭,妳和那個每天買瓶花茶給妳的男子,真的是好朋友嗎? 我怎麼覺得他對你好到不像是朋友的感覺?嗯,怎麼說呢? 我覺得我看到他每次看妳時,眼中好像有種不是朋友之間的那種溫柔情感?」她的同事說出自己的想法。 「唉!」再度嘆一口氣,羅紫蘭終於說話了, 「其實我後來也這麼猜想過。畢竟日子久了,有一個人對自己好到不像朋友的感覺,難免會讓人這麼想。 問題是我是有男朋友的人耶? 「紫蘭,重點是妳真的愛的人是誰呀!」她的同事說出重點著。 「當然是愛我的男朋友呀!不然我們這一年多的感情算什麼呢?」羅紫蘭立即地回答。 「如果是這樣,那就很好辦呀!妳要想辦法去暗示妳那個朋友, 要他不要再放感情下去,不然這樣對誰都是不好的,不是嗎?」 「嗯!」羅紫蘭應聲著,突然間,她的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 「喂?」她接了起來。 『喂,紫蘭嗎?』 「承恩?」紫蘭有些訝異著她的男朋友怎麼突然打電話來,平常他是很少打電話到她公司來的。 「有什麼事嗎?」 『妳待會下班有沒有空?我有些話想對妳說? 「有空,好,我們就約在常去的那間咖啡店。嗯,待會見。」 紫蘭一掛上電話,她的同事馬上就問著:「妳男友打來的?是什麼事呀?」 「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什麼要緊事要跟我說的樣子。我覺得他最近怪怪的。 突然有種好像不太了解他的樣子。」她說出心底的感覺。 「這樣呀?嗯,不要想太多好了,順其自然吧!」     晚上七點左右,加班的言立文正一邊呵欠連連著撐著雨傘,一邊往公司附近賣晚餐的自助餐店方面走著。 下雨的夜晚,讓人覺得有點寒冷與冷清的感覺。 突然間,走在小公園行人道上的他晃眼一過,像是看到眼熟的人影,他不確定地又回過頭, 「紫蘭?」他訝異地叫道。 羅紫蘭就呆呆地坐在公園上的椅子上,似乎在想什麼,一臉哀傷。身上的衣服還被雨淋濕。 他著急地走到她身邊。「紫蘭?妳怎麼了?」坐在她身邊,他搖著在發呆的紫蘭。 「妳的手怎麼那麼冰?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這樣是容易感冒的。」 近距離地看著紫蘭,發現她的眼眶還有些紅紅的,彷彿哭過的樣子。「紫蘭?」他心疼著。 「嗨,立文!」紫蘭笑著打招呼。可是看著言立文的眼底,他卻看出她那個笑是苦笑。 「我覺得我好笨、好呆哦!」 「怎麼了?」 「沒什麼事啦!只是我失戀了。」 「失戀?」言立文被她的話嚇到,「妳該不會是指? 「對呀!今天我男朋友就約我說有事要和我說,誰知道我去時,就看到他和一名女孩子坐在那, 動作還很親密。」紫蘭彷彿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找不出她有什麼情緒與表情, 「他說他喜歡上那女孩子。他說我很堅強,沒有他也是可以一個人活的好好。 而那喜歡的那女孩子,是需要他照顧的?總之我們就這樣分手了。」 「紫蘭? 「我和他持續一年的感情,就這樣說變就變。 我實在想不出來,世上有什麼是不變的事物。」紫蘭露出一抹很勉強的笑。 「突然間,我覺得好累哦? 言立文還是沒說什麼,只是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蓋在羅紫蘭的背上。 「走吧!妳需要喝點熱飲和好好休息。」他二話不說,拉著她往他工作的地方走去。 言立文的工作因為有時需要加班到很晚,所以公司會有一個休息室供員工可以休息之用。 休息室中,有兩張沙發椅、一個大張桌子和五、六張椅子。 此外,還有小冰箱、飲水機等的,整個休息室佈置成可以讓人放鬆的感覺。 而此時,言立文帶著羅紫蘭來到這個休息室。他讓她坐在沙發椅上後,拿了一條乾淨的毛巾給她。 「先把把頭髮和衣服濕掉的地方擦乾吧!不然容易感冒的。」等她接過毛巾後, 他拿了個杯子,沖泡著溫熱的花茶。 「喝點熱茶,可以怯怯寒。」他端給她一杯他剛沖泡的溫熱紫羅蘭花茶。 「謝謝!」已把自己弄乾淨後,羅紫蘭接過那杯花茶,輕輕品嚐著。 「還好喝吧?」他坐在另外一個沙發上,詢問著。 「嗯,很好喝。沒想到你自己還有買紫羅蘭花茶自己泡來喝。」羅紫蘭微笑著說。 「我很喜歡紫羅蘭。」言立文沒多說什麼。 突然間,兩個人沈默了下來。 「對於妳和妳男友的事,我也不太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安慰妳。但是我會陪妳渡過這段過渡期, 如果妳需要我幫忙什麼的話,我都會幫妳。我只希望妳能過得快樂?」他再度開口說著。 乍聽這些話,羅紫蘭有些訝異著看向他。她明白這番話是超乎友誼之外的關心。 心底真的很感動,但是卻讓她對感情的事更迷惘。 今天發生了太多事,想一個人靜靜下的她說道:「你還要忙著工作,不用在意我。我會好好休息的。」 「那?好吧!」言立文猶豫了一下,才回答著,「現在沒有人會來這,妳好好休息一下, 我先去忙我的工作。如果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在隔壁。妳要好好休息,希望妳早日恢復。」 「嗯。謝謝你。」 「不用客氣。」說完,他看她真的沒有什麼大礙下,他才離開去忙工作。   言立文大約把自己的工作忙完後,因為擔心羅紫蘭的情形,他來到了休息室。 卻看到羅紫蘭已累到側躺在沙發椅上睡著了。 「還是那樣不太會照顧自己,這樣睡會感冒?」言立文無奈地一邊搖著頭,一邊拿出不知從來借來的薄被溫柔替她蓋上。 然後,他就這在坐看著她的睡臉,眼底滿是柔情。 「唉?」輕輕地嘆了口氣,言立文傻傻地對著睡得很熟的羅紫蘭說著話: 「紫蘭,我真的很高興能再次遇到妳,雖然從以前到現在,我們常常這樣鬧著對方, 可是我是真的很高興能認識妳。我想我大概真的沒有勇氣告訴妳事情的真相吧! 其實我會那麼喜歡紫羅蘭花、也只喜歡喝紫羅蘭花茶,全都是因為妳。 在異鄉讀書的這段期間,也是因為妳,讓我支撐下去在他地念書辛苦。 不知何時,自己就喜歡著妳,一直到現在,這份感情有增無減? 每天看到妳開心的笑容,心底就也很為妳高興;看著妳為了事情而煩惱,也希望自己能替妳分擔一些; 雖然知道妳有了男朋友,心底很難過,但是看到妳過得幸福,自己也就不強求什麼, 只要妳過得開心就好?唉!也許我這份感情就只能埋藏在心底吧!」他突然沈默下來。 「呵呵?我居然對著熟睡的妳,自言自語起來!真是的?」言立文笑著自己的傻。 「好好睡吧!希望妳有個美夢,醒來後,又是我所認識的紫蘭,一樣開朗。」 言立文深情地輕吻了熟睡的紫蘭的唇,滿是愛戀地替她整整薄被。 想陪伴著她,言立文拿了筆記型電腦,坐在休息室的另一個桌椅上繼續處理其他較輕鬆的工作。 他沒有發現,正當他開始埋首在工作中時,原本閉目熟睡的紫蘭,兩眼微微睜開, 她看著他認真工作的背影,一手輕觸著剛剛被他輕吻的唇。 其實她早在他拿了涼被替她蓋上時,就已微醒。 她沒想到自己在此時醒來,卻會這樣聽到這麼大的秘密。 他的深情,突然間讓她的心底脹滿了異樣的感覺,像是感動、又像是心悸? 可是她卻又困惑起自己的感情,有些不知所措著?   隔日,星期六的關係,因此辦公室依然和昨夜一樣沒有什麼人, 此時的言立文,因為工作太晚,受不了睡意的侵擾下,已趴在桌上睡著了。 清晨的陽光,從窗戶撒進了休息室中,讓休息室有著暖暖的感覺。 突然間,原本熟睡的言立文微開張了眼。 「真糟糕,自己怎麼睡著了?!」他坐起了身,正想伸伸懶腰時, 卻發現自己的身上蓋著那條昨天應是蓋在羅紫蘭身上的薄被。 他訝異著。他立即轉過身看向沙發椅,果然沒看到他預料的身影。 「她哪時候離開的?」拿起自己的手機,心急地正想打電話給紫蘭時,他看見放在桌上的字條。 「立文:謝謝你昨天的照顧,以及對我的好。我會恢復像往常那樣,請不用擔心。    PS.如果你早上醒來,要找我的話,我在對面的小公園裡。 紫蘭 筆」 擔心她的言立文,立即整理好桌上的東西和電腦後,就往公司對面的小公園走去。 他在公園中的多人型鞦韆中,看到了她。他緩緩走向鞦韆,坐在鞦韆的對面,一同和她盪著鞦韆。 「怎麼一早就跑來這?」他關心著。「心情還好吧?」 羅紫蘭笑笑,「心情還不錯!我今天看到了旭日,還在公園裡聽到了鳥的歌唱聲、花的香味, 覺得能活著這樣享受生活也很不錯!」她的笑中帶了釋然的感覺。 「看來妳早起的收獲還真多呢!」言立文聽她這麼說,心底放心多了。 「是呀,想通了很多事情,收獲很多很多。大概以前我的心思都在感情上, 所以能體會到、感覺到的事物變少很多。也許早在之前,我和他的感情就開始變質了。 這次與他分手,也許對彼此都有好處吧!」羅紫蘭想著以前的種種,她有所感悟著。 「嗯想一想,我現在可是個單身貴族咧!呵呵? 一個念頭冒出,開心笑著的羅紫蘭惡作劇起來,大力搖著鞦韆,惹得言立文抗議。 「喂喂,妳明知道從以前就很怕盪鞦韆,妳還搖那麼大力? 「哈哈?你是男生耶!怎麼還和以前一樣會怕這點搖晃?」羅紫蘭笑得更開心。 「厚?妳是故意的哦?」 「那又如何?」羅紫蘭站了起來,還更故意搖得更大,讓鞦韆盪得更大幅度。 「不管妳了,我要去買早餐來吃?」有點受驚的言立文,站起來想趕緊離開。 只是他沒想到在搖晃大的鞦韆起身,是件非常危險的事。 還沒站穩下,就因為一個搖晃而跌坐回鞦韆的座位上,他的手還連帶拉著開心笑著的羅紫蘭。 「哎呀!」羅紫蘭也因為他的拉扯下,整個人不穩地跌躺在他的身上。 「你站不穩,還拉我下水?」 言立文笑看著她,兩手不知覺地環住她的腰,「誰叫妳故意惡作劇!」 「呵呵?」羅紫蘭傻笑著。「你有沒有發現我們現在的樣子很曖昧耶!」 她看著就近在不遠的俊臉,故意這麼說著。 也因為她這樣的提醒,言立文才發現他與她這麼貼進, 深呼吸中,還能聞到她身上那股紫羅蘭花香的味道。 他的心正在狂跳著。 「喂喂,回神啦!」羅紫蘭露出一抹笑,「我發現我好像喜歡上你了,你說該怎麼辦呢?」 「啊?」言立文愣住了。 「喂?」看著他呆住,羅紫蘭笑起來。 然後大膽地吻了他,那是一種放下感情的吻。 「這是我的訂情之吻,你剛剛接受了! 我們說好了,你要再等我一些些時間,讓對你的『喜歡』轉變成『愛』哦!」 對於羅紫蘭的大膽表示她自己的感情,言立文感動著。他雙手收緊,將她緊緊擁在懷中。 「謝謝妳!」他的愛她許久的一顆心,在此時顯得暖暖的,脹滿許多快樂與感動。 鳥語花香的清晨裡,公園步道上,正有一對像是在散步的情侶。 他們雙手相牽著,兩人不時相互交心地看向彼此。臉上則是讓人一眼就能明白的幸福表情。  「我們去吃點早餐吧!」  「嗯!」羅紫蘭點點頭,不時還笑得很開心。  「有的吃,就笑那麼開心呀?」  「才不是,我只是想到昨天發現的一個秘密,覺得很開心。」  「什麼秘密?」  「不告訴你!誰叫你之前喜歡故作神秘?  「告訴我啦?  「不要? 陽光撒下了溫暖,清晨的空氣中,瀰漫著愛的氣息~~~~~~~~~




回首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