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2004

發惡夢!我夢見我考ca遲到,行了良久才走出一個好似迷宮的公園,九點五十五分先到,仲要個examiner起我本answer book簿寫著我遲到的時間,啊呀!身邊那位考生,為什麼會是一個Uncle,再轉身......CarmenValarie兩個正拓著頭恥笑我0羅!不知有什麼特別寓意......!

奇怪,我十八號才考中文Oral,今天十點便回校與幾個同學練小組討論。很久沒有回校了,新翼那邊對我們中七生而言太陌生了嘛......

每次乘坐8P在東區走廊上駛經學校,雖離它遠遠的,我都必定望望;再想到正是上課的時間,而自己(如果好彩的話)就不用再穿校服、不用再在那裡聽書、還有不用再做LAB、LifeEd一齊聊天、Self-Study一齊細聲講大聲笑比Cindy罵……有種不知怎形容的感覺……當然,將來大學或工作地方都會認識新的朋友,可是,那種友誼又會是另一回事了!

 

與妳們同窗四年的日子中,充滿了笑聲的芳香,隨手拈來,儘是些美好的回憶!


還有
......一件事......今天..其實,嗯……有點受寵若驚,好難得的機會...我好有興趣去嘗試,老實說,我怕我不能勝任,但既然答應了,也要硬著頭皮去做到最好。

 

28.4.2004

la la la la la la ....

剛才同妳傾計真是好開心呀!!我和妳在考試其間經常會send sms比其他同學仔,但好像不曾怎問候對方,通電話也比較少,我之前常常會在想,是否因為我們已認識了快要七年了,太熟稔,有許多東西也大家「心照」便可呢。嗯…study leave時,妳們幾個好像失蹤了似的!!>_<不過,考bio lunch時收到妳的sms Reply,hehe…仲要這麼多字~~Carmen~!!!妳永遠是我的好姊妹!!! Yeah, but now I know it's just that when either of us is in need, we'd always be there for each other!!!!!

26.4.2004

Yesterday was horrible. Me lying on the bed after every hour of studying…simply feel so tired. Aiya…but never mind, now that the bio exam was over. Ha! Ha! Dun wanna talk abt it anymore~! Thanks for your sms ah! (according to order of receving)gloria, amanda, carmen, jeffy…!!

好 得 意 呀 ,之 前 冇 時 間 講 , 姐 夫 說 他 買 了 兩 隻 樹 蛙 , 3 c m 長 , 青 色 的 。原 來佢 地 會 「 呱 呱 呱 」 聲 咁 大叫 嫁 ! 其 實 我 都 好 喜 歡 爬 蟲 類 , (When I said so, yanyan asked me if I fancy ants law, scare me to death!)爬 蟲 類 個 樣 好 可 愛 嘛 , 不 過 我 就 是 怕 牠 們 食 的 東 西,即 是 昆 蟲 、蟋 蟀 。 我 接 受 不 到 家 中 要 長 放 牠 們 … 仲 要 親 手 去 餵。 都 係 烏 龜 好 d …
我 聽 人 講 , 烏 龜 食 0 既 乾 糧 好 似 蝦 米未 咁 嫁 ,哈 哈 ~

 

25.4.2004

明天回家後可以瘋狂一下了!

昨天本來讀書讀到已經頭昏腦脹,仲要比人一個電話無端端比人鬧一餐。呆左。好在有人話比我知發生咩事,如果唔係就悗Y……最唔開心係d人,一個我當係好友0既人,咁樣睇我不特止,仲要原本大條道理背後不過是將自己同人的私人恩怨轉介在我身上,你都真係對朋友夠曬好, I've never cheated anyone; I was just cheated. 而且,仲係佢話你唔去 ja ma;另一個唔知係咩就以為自己好威,四維揚,what the hell is 成功0既第一步呀!!


我口才唔夠你好係事實,但誰是誰非誰理虧不只是靠把口講,不是你說得通便一定係你對!


I come to realize I don’t have much of a real good friend.

 

21.4.2004 @_@

明天早上便身處培僑,要面對最可怕的事實了,也許我會在6小時的兩份paper呆坐?我的精神、心情、請配合下我!

有些朋友已經考了pure math,昨夜已經sent了些sms給她們,因為我都好為她們緊張喔!!哈哈!!又唔係我自己考,低b嫁。之後,paper1後,聽carmen同 yanyan and valarie d語氣覺得她們考得都還可以,但係呢,之後考完paper2 carmen就大叫好難,仲話hku要遠離佢咁話,傻婆,考完就唔好諗喇,好壞都算啦。:-)

ps 佢地仲可以在paper2前傾去旅行,哈哈,傻嫁。

 

20.4.2004

昨晚又玩失眠,早上已嚥不下早餐,連晚飯也沒吃,我明知如果我再睡不著明天便不夠精神,因為頭痛得很,之前似是睡了,腦際卻不停浮現很多不知是什麼,只要知道自己極度清醒。我想哥應該會從我半掩的房門瞥見卷在床上,每次一躲懶了,總會先想到他,哎呀,我好不想叫他失望!他曾工作很累也陪我談考試的東西,之前他想鼓勵我說:「仲有大把時間啦,掂喎!」,我知道其實時間好似足夠,但對於我,我是個可能要花上一些時間才可把魂魄叫回來集中精神的人,(哥說我eq低),因此對於他的期望,不,是他叫我對自己的目標,我真的達不到。我一想起他,便好怕,我相信這些害怕絕對是我自己給自己的,不是他們。

昨晚我已經靜下來,弄清下一步該怎樣走,我會盡力溫熟已溫過的東西,不可太貪心了。

這兩天心情極差,兩天都沒有批蘋果了。

 

19.4.2004 =_T

好累,又突然由清晨四時彈了起床,對著筆記死纏難打了足足十二個小時。有鬼用咩,好似個朋友咁講,我efficiency奇低,input doesn’t equal output at all. 我就偏要對住d筆記同pastpaper.........在8點幾已經到POLY U,好曬啊,在太陽下被生蒸。為什麼有冷氣的library我不要、家中舒舒服服的桌椅我又不要,我應該受點苦,這樣良心才好過些。不過,不時有陣陣煙味飄過,一望過去,原來又是有學生在食煙。@_@ 哈,吃lunch時,在我再三追問友人下,才知她失戀兩月多了,她不斷訴苦,哈,好勞氣。我不懂該說些什麼,只一面聽,一面點頭「嗯、嗯」地應著,真的不懂該說些什麼呀!見他們都三年了,真可惜,好感慨呀,算啦,嗯….嗯,他倆都是我認識的呢,唉。

看來他今天在公司遇到又不如意的事了,一看他那副臉便知,剛才他又在….唉,現在又….唉。唉。唉。

其實我的情緒都真是很容易起伏不定。可以無故哭,是突然地,以前都不是這樣子的呢。可惜家人都不太細心,或者是我有點兒神經質,其實我好容易給你們每一個影響,我已經盡量表現得輕鬆,但請不要給我過量的刺激好嗎,我真的不能郃太多。我不想說太多,我知你們會看到我說的話。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好嗎?

 


alevel比起會考,真是辛苦辛苦十萬倍。為什麼哥可以天天狂工作也捱得住,為什麼我不可以?

第一科al快到了,我快支持不住了。

「Add oil」、「努力」「比心機」等等字眼也看得有點盲目了。當然,那些都是好意的鼓勵,但要真正做到,又談何容易。

 

16.4.2004 ^o^

Something bad: I was told by dad last night when we got home. Really it triggered an odd sense of deja vu again, kind of feeling like you could easily slip away from us. Just as an old cliche "Feel a sharp pain in the heart" yeah I really feel the same here. Please take very very good care of yourself and be very very careful when crossing the road next time (and every other thing), you are so very lucky this time. Remember, you’re ever accompanied in this battle. And no, no Sarah, nothing at all, there’s only you, simply you. Don’t be defeated by yourself.

Something good: Congratulations to dad for escaping from the devils’ hands!! That was surely the best news to u these days.~AND Yeah really cool to see ya there on stage....you just lacked a bit of luck..but pls dun u dare to play me again ah ha!!. ;-P

 

15.4.2004

 

考試後才公告這個網頁的呀....現在只有妳妳你你知咋...!!

溫書...溫書...考完就正啦!

It says i am this name wor.... ?_? Suit me ??

You may also try the game here -->What Name Should You Have?

 

10.4.2004

+taken at yesterday's night+


....my brother always says she looks like ghost

not too bad, huh?

 

7.4.2004

和以前會考一樣,晚上便在燈光下埋首書堆,自己不太勤力嘛,因此也說不上嘗過「苦幹」。不過在夜裡還是清醒的,通常不會只剩下我一個。每晚回房睡前經過走廊,都會從哥的房門縫內瞥見房內仍燈火通明,還在工作 (打機是偶然的事,這叫懂得忙裡偷閒),他可是個不折不扣的上進青年啊!好像從未聽到他有什麼怨言,有的,亦不過是間中伸伸懶腰說「好鬼累」。我想知道究竟是什麼令他有精神去日挨夜挨呢?嗯,想是他要把他的公司搞好,好讓多賺錢時便可一一實現他的野心!嘻嘻,瞎猜罷了,只是,我總覺得他對將來有好多憧憬。喂!有上進心是好事0番!說了一大堆廢話,其實我想說,昨晚(即凌晨),當我懶洋洋地在沙發上溫bio的transport in animals之際,哥走過來說:「溫多兩個鐘就可以睇波喎(歐冠皇馬vs摩洛哥)。」我原本想真的一直溫到兩點九睇嫁,不過我已經好眼睏,真差勁,我一向的作風啦,溫書啦、法文啦、咩咩啦、咩啦、什麼也只是半桶子水、半分鐘熱度,那只有我真正非常鍾情的東西才能推動我堅持下去呢,大概就只有一個例子: 寫文章,我由中一開始已經有寫下零零碎碎的英文故事的習慣,大部份也寫在一本簿內,到了2003年末,已寫滿第五本了,哇!爸媽!我真的好喜歡寫作!:-D

良久,我再望望時鐘,一點半,哎,還有四千五百秒-------晚安...!

(後來得知摩連迪斯一野踢拋棄他的皇馬出局,真有意思!忍唔住大叫此舉太型喇!)

 

30.3.2004

夜 晚,天 好 黑,雨 好 大,妹 妹 嚷 著 外 面 打 雷 她 不 要 我 睡 。 不 過 今 天 回 家 後 簡 直 要 倒 下 . . . 三 份 中 化 卷 要 把 我 累 垮 了 ! ! 明 早 還 要 應 付 聆 聽 , 幸 好 也 沒 有 什 麼 需 要 準 備 , 因 此 我 也 可 以 休 息 一 下 。 好 眼 睏 呀 ! !!

 

29.3.2004

你 們 對 我 可 謂 無 微 不 至 ! 昨 晚 我 的 家 人 在 廚 房 " 燒 烤 " ( 好 搞 笑 ! ) , 也 不 忘 拿 東 西 給 的 床 上 的 病 人吃 。 我 胃 口 好好 呀 , 吃 了 不 少( 算 係 咁 啦 )。 不 過 之 後 也 吃 不 下 媽 媽 的 焗 意 粉 ( 吃 了 一 條 )。 爸 拿 水 給 我 喝 啊! ! 好 可 愛 , 哈 哈 ! 只 沖 了 杯 子 的 三 份 一 , 仲 要 是 全 滾 燙 , 哈 哈 ! ! ! !

 

27.3.2004

每 餐 後 享 受 手 震 作 嘔 頭 極 暈 忽 然 成 為 我 近 日 必 然 的 義 務 。 真 糟 糕 , 今 天 我 終 於 看 醫 生 去了 , 但 , 我 竟 然 在 醫 生 面 前 哭了 !

「 無 野 0既 , 係好煩嫁,不 過 考 完 就 無 事 喇 ! 」 他 安 慰 道 。

「 傻 女 ,我 地 都 冇 比 壓 力 妳 。 」 媽 媽 也 在 一 旁 說 。 為 什 麼 人 人 都 以 為 我 的 壓 力 都 是 考 試 害 的 呀 ?

(對 不 起 , 媽 媽, 累 妳 唔 開 心 , 妳 這 廢 物 女 兒 就 是 一 個 實 實 在 在 的 喊 包 。 我 真 的 不 想 常 在 人 面 前 淚 汪 汪 ,相 熟 的 同 學 還 好 , 我 很 很 很 討 厭 別 人背 地 裡 說 我 扮 可 憐 、 做 作 。 )

沒 有 什 麼 完 美 的 , 原 來 只 有 千 瘡 百 孔。 已 經 良 許 久 沒 有 一 起 吃 飯 了 吧 ,上 一 次 的 合 照 ,是 哪 時 拍 的 呀?一家 人,問 題 一大 堆。我 不 習 慣 大 家 都 自 顧 自 的 那 樣 子 。是 考 試 令 我 眼 見 卻 愛 莫 能 助 , 我 已 盡 量 放 下 我 的 不 滿 , 我 忍 耐 , 不 去 想 、不 要 問 、 不 要 知… … 考 試 後 ,我 回 復 視 力 聽 覺 後 又 該 怎 麼 辦 呢 ? 我 不 太 懂 。現 在 家 裡 各 有 各 的 忙 ,根 本 沒 有 人 想 到 有 改 變 的 需 要 。也 許 只 有 我 在 發 瘋 ,對! 想 得 我 快 要 發 瘋 了! 人 愈 大 , 便 好 像 察 覺 到 家 中 的 問 題 愈 來 愈 多 ,都 是 永 遠 是 小 孩 子 最 好, 唉 ,都 快 十 九 歲 女 了,仍 流 連 於 人 生 中 最 無 憂 無 慮 卻 又 最 無 知 的 光 景 。

醫 生 給 我 開 了 些 什 麼 血 清 素 ,會 有 作 嘔 的 副 作 用( 又 ! ) 、 止 暈 止 嘔 的 和 精 神 放 鬆 的 藥 等 。

「食 左 就 好 快 冇 事 嫁 喇! 」 他 最 後 說 。

但 願 如 此 吧 。

 

25.3.2004

回 校 練 中 文 2003 和 取 回 我 的 chem tas file 。好 不 尷 尬 ! 因 為 後 來 我 發 現 哥 哥 早 餐 時 問 我 往 哪 裡 兒 去 , 媽 咪 竟 把 「 聆 聽 」 誤 作 「 o r a l 」 告 訴 他 , 怪 不 得 他 奇 怪 , 我 五 月 才 口 試 , 為 何 我 要 這 麼 早便 準 備 。 哎 呀 … 不 過 今 日 真 的 十 分 十 分 興 奮 ! 我 至 愛 的* 焗 爐* 終 於 降 生 在 我 家 啦 ! ( ~ 呵 呵 ) 不 過 也 未 有 機 會 用 牠 ( 我 想 用 動 物 牠 , 唔 知 點 解 啊 ) , 好 可 惜 。 又 是 A - L e v e l 啦 , 討 厭 !

又: 很 懷 念 到 昕 昕 的 豪 華 廚 房 和 她 、 C a r m e n 一 齊 玩 煮 飯 仔 ( 仲 要 一 面 聽 陶 吉 吉 ! ! ! ) 的 日 子 喔 ! ( 有 人 煲 “ L O N E ” 野 ! 搞 到 「 痴 底 」 ! ) 我 們 三 個 下 廚 就 好 像 做 l a b 咁 , 對 住 張 食 譜 (lab menu ) , 又 要 量 下 這 個 ( d value 好precise ) , 轉 下 menu 上 的 單 位 , 而 因 為 chem 做 lab 我 們 都 是 三 個 人 一 組 , 所 以 我 們 好 合 拍 ! ! 她 廚 房 實 在 好 大 好 靚 。 我 將 來 一 定 要 賺 好 多 $ $ , 廚 房 弄 得 靚 靚 的 , 再 請 她 們 來 搗 亂 !^^

 

24.3.2004

Dear God-damn Diary, Dunno whats happened to me yesterday; I couldnt sleep at all at night, (a.m. already) feeling very very dizzy and like throwing up! So I've been just sleeping for few hours and then went studying with my friend. Ah!! The 餃子s are very delicious actually, and if not my upset stomach, surely i would have "killed" them all haha~ Today at the outdoor tables is better than yesterday bcuz it is brighter and more silent. Want to vomit all the time as if i am pregnant. >_<

 

17.3.2004

不 是 普 通 的 一 個 星 期 三 。
由 早 上 開 始 已 經 不 能 集 中 精 神 ,再 對 著 org chem 也 不 過 是 欺 騙 自 己 , 哈 哈 ! 因 此 回 家後 (剛 從 校 練 過 O r a l ) 便 在 網 上 尋 找 人 聊 聊 。 首 先 和deme 談 了些 好 無 聊 的 東 西, 然 後 Canadian Jim 來 了 , 還 有等 等 , 等 等 。


哎 唷 , U E OR A L 考 試 的過 程 嘛 , 不 提 也 罷 了 … its all kind of a blur now. Oral 這 玩 意 ,除 了 是 你 有 著 多 少 料 子 , 便 帶 著 多 少 進 去 , 亦 要 視 乎 你 的 運 氣 呢 。 這 點 我 好 像 欠 缺 了 , 因 為 竟 給 我 碰 上 了 兩 個 好 厲 害 的 人喔 ! !

 

14.3.2004

Got an email reply from the Indian Prince friend of mine fiinally. Thanks! Newsflash: Canadian Jim VS English j. Glad to have both of them there at the same time. 久違了的朋友們, its really nice to see your names again after such a loooong time, tho its just a quick hello 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