淒魂欲斷居酒屋1

 

「失物的尋找者......

「一星期後之約,必能達成!獎賞可是由我喜歡的。」

命令下達後,一雙隱藏在黑暗中的眼睛退去。

***********************************************************************************

偏遠的森林裡,存在一間不為人知的居酒屋。今晚又是一個風雨之夜。

「獵物又要上門了呢~」居酒屋的老闆嘴角向上彎起,露出深意的笑容。突然,居酒屋的門有像被人大力推開的聲音。

「呀~~~~~~~......很痛...」一把少年的聲音說著。

「小孩不該在深夜,跑進森林裡呢~而且......還撞壞了我的門。」看著損毀了的門,又看看了倒在地上的少年。

「唉~你沒事吧?」一把強壯的手拉起了少年,仔細打量著少年。一頭稍長的啡髮,上身穿著衛衣,下身是牛仔褲,是一般青少年的打扮。可是因為外面下著大雨,所以頭髮都濕得滴水,衣服也濕透了,露出了弱小的身軀。而且他的臉並不是一般的俊美。感覺到前人的視線,抬起頭來對上了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像是會發出神秘的光芒......」少年心裡想著。一直注視著少年的老闆,發現了少年的視線後,賊賊地笑著說。

「啊啊~看來把我的門損壞了的人,看我看得失神了呢~那我要怎樣把他收拾好?還是直接把他吃掉好了~嘿嘿......」說著,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少年驚醒了起來...

「呀~不要不要~~對不起啦...我會賠償給你的~你要什麼都可以啦~~~糟糕了...我身上沒錢...但是我可以幫你打工還錢的啦...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的!」少年一邊臉紅著,一邊不停地說著。老闆笑了笑,雙手攀上了少年的腰。

「你好,我是這間居酒屋的老闆叫做平井堅。請問你又是誰呢?為什麼要在深夜裡走進森林?難道你不怕野狼嗎?

「啊~你好,我叫橘慶太。我是因為聽說了這森林裡有一個失物的尋找者,所以進來找他的。至於野狼......乞嚏」少年紅著臉費力地推開在腰上平井堅的手,可是身形上的差距,這好像是不可能的事。途中冷不防打了一個噴嚏。身體冷得顫抖起來。平井堅的手突然鬆開,令本來開始因平井堅的體溫而漸漸暖和的身體,又因那自門吹來的寒風,再次變冷了。慶太一邊高興脫離了野狼的魔爪,一邊又眷戀著他溫和的體溫。不久,平井堅手上拿著一塊雪白的大毛巾和一個杯子。

「來吧,把身上的水拭擦一下,再把這杯溫酒喝下.這樣你會比較溫和一點。」平井堅把手上的東西給了慶太。

「謝謝你!但是...我不會喝酒的。這杯酒就算了吧。」平井堅心裡頭感到可惜,還想看看慶太酒醉時的樣子呢......平井堅把慶太帶到酒屋內,最吹不到風的地方(自己的房間...)。乘慶太在拭擦身體時,平井堅問道。

「你是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嗎?」我可以幫助他,獎賞可是由我喜歡,嘿嘿......

「我是不見了東西,而且我一定要在兩個星期內拿回,不然我就......」慶太擦著頭說。

「啊...所以我問你是不見了什麼?

「我是不見了...不見了......乞嚏」慶太又再次感到了溫和的體溫。

「看你冷得這個樣子,而且身體又沒擦乾,你是不懂得擦嗎?」平井堅搶過大毛巾,面向著慶太的背部,伸手去擦他柔軟的頭髮。把慶太的頭擦乾後,又著手脫去慶太的上衣。慶太羞紅著臉,想回頭問平井堅在做什麼時,又對上平井堅的眼睛,忙不迭又轉回頭。

「他的眼睛太危險了!我可不能再看!」慶太心裡想著。可是他不停地感受到平井堅的眼神,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不禁連耳根也羞紅起來。平井堅看到慶太的醜態後,本來想笑起來,可是他看到慶太手臂上的傷口時,卻笑不起來。

「慶太!怎麼你的手流血了也不說出來?你不覺得痛嗎?」平井堅大叫了起來,嚇到了心裡想著他的慶太。

「下?!什麼什麼?我不會喜歡你的,一定不是!」慶太失神地叫著。

......慶太根本就沒聽我說,但是看在他是在想我的份上,就算了....看他的傷口,還好只是皮外傷而已...」突然慶太感到一股濕熱的感覺,游走在自己的傷口上。

「嗯~~!輕一點啦~~!」正當慶太在享受這觸感時,突然想到了平井堅的行為。

「夠了!嗯嗯~~~可以停了!」平井堅停止了舔吮的動作,可是看到了慶太剛才在享受的表情,便禁不住要欺負他。

「怎麼了?我只是在幫你清理傷口就那麼大動作了哦~你很敏感哦~嘿嘿......」說著,伸手環著慶太的腰,不時舔吮著他紅透的耳根。

「不要啦~~~~~啊啊~~不要~~!」受不了平井堅的攻擊,慶太的身體感到又酥又麻。

「嗯~不錯不錯~~叫聲很美妙,你有聽過什麼叫做欲拒還迎吧?」平井堅吹著慶太的耳朵,令慶太感到又羞又醜。由於慶太光著身子,平井堅便更加大膽起來(為什麼= =?)。平井堅舔吮著慶太的脖子,更大力地吸吮起來,好像慶太是美味的食物一樣,留下一個個羞人的紅印。而慶太則是一臉受不了的樣子...突然平井堅感到了慶太異常的體溫,手探上了他的額頭。

「你發燒了,怎麼不說?真是的...」平井堅卻看到慶太瞪了他一下。

「我想說也說不出了吧!你這隻大野狼......

......對不起啦!」平井堅說著,把慶太柔弱而發燙的身軀放在自己的床上,禁不住沉醉在慶太因生病而發紅的俊臉。

「做什麼...看著我?」慶太開始呼吸不穩定。看到慶太嘴唇,平井堅俯身上前,侵佔慶太的嫩唇。平井堅把舌頭伸進慶太的口腔中,追逐著慶太的舌頭,互相纏捲著、挑逗著。

「啊~~~....~我快........~呼吸~~~~不到了~~~~~嗯啊啊~~~~~~~!」慶太在平井堅的忘情熱吻中求饒。直至慶太的小口中流出銀絲,平井堅才停下了他的吻。

「今天就饒了你吧,反正有的是時間~」把慶太安置好後,平井堅煮了一盆沸水和拿上一條毛巾,準備替慶太蓋上。

By 小雪 (修改 Ar 腐)

1